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来提亲的了
    朱大娘恨得咬牙切齿的“小小年纪,脸皮比谁都厚,你跟谁学的。你,你把我儿子的钱给我。”

    田野“这个我真的做不了主,不然咱们去找队长说说这事。”

    朱大娘立刻就怂了,这事在闹腾起来,她怕是在朱家这边没有好果子吃的。不然能夜里偷偷的来吗。

    不过人怂话不怂“你吓唬谁呢,大队长还能管到这事上,大队长还能包庇你不成。就不信你不孝顺不给我礼钱,大队长还能偏着你,字据上都写着呢。”

    田野“大娘,你不是过来要老二寄回家的钱吗,怎么又变成礼钱了。礼钱的事情,还是等等,毕竟现在咱们两家的亲事,您可不承认呢。”

    句句打脸,句句顶你心口,看你以后还敢外面张狂不。

    朱大娘“哈哈,我算是知道了,你这是想要礼钱拿捏我呢,想让我承认你这个儿媳妇,没门,你个丧门星,你按的什么心呀,我朱家的门,你这辈子都别想登。”

    误会大了,田野都不想理他了,真没有这个想法“这个,你真想多了,亲事即便没有变化,我也不会去你朱家。”

    就是想让你消停点,别见天的上蹿下跳的。

    然后对着朱大娘“大娘你到底要不要同我一起去大队说一说,老二寄钱回来的事情,或者你要不要找人说一说退亲的事情。”

    朱大娘愣是被田野又给堵住了。

    田野“对了,大娘你要是都不去的话,也可以让你家老二不要寄钱给我了,亲事还不一定如何呢,我收钱也不自在的。”

    这就是诚心挤兑自己呢,相当于挑衅,老二要是听他的,钱还能到田野手吗?

    那不就是因为老二这个白眼狼不知道跟亲爸妈亲,被个野丫头给勾搭走了吗。

    所以三条路,条条都不通。

    田野“大娘要是没事我可进屋了。”

    说完转身进屋,一身样式陈旧的衣服,愣是让田野走出来一股子红毯的味道,跟胜利女王一样。

    朱大娘再次败北而归,回家这次真的气病了。

    没占便宜就算吃亏的朱大娘,没收到年节礼就是块心病。

    本以为能要出来朱老二寄回来的钱,谁知道再次空欢喜了呢。这丫头脸皮贼厚。

    她家儿子她自己知道,要是在田野这里要不出来,在他儿子手里更抠不出来。

    当初没成亲这倒霉孩子就知道自己留心眼,挣钱不给家里呢。

    至于说退亲,朱大娘那也是空喊口号,真要是老二回来了,自己也未见得当的了家,这事她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两家人都清楚的事情,偏偏弄得满村皆知,退亲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朱大娘那是诚心的不想让田野好过,别人问起来,她难得高深莫测一次,不说有,也不说没有。

    随便别人去猜去议论。这可真是一点好心眼都没有。

    朱大娘也想了,朱家老一辈的人在问起来,她可是啥都没说。

    田野乐的拿这个堵朱家,省得他们得着便宜卖乖,看着堵心。

    还有就是等闲变却故人心呀。将来的事情真的谁也说不定。

    当然了他田野也不是悲伤春秋的人,谁变心还不一定呢,突然就觉得用变心这个词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对劲,走过心吗?

    好吧好像有那么点意思。话说自己想多了。

    今年的年成不错,过了端午节,雨水稀稀拉拉的就没断过。

    朱家大娘被儿媳妇气病了,朱家田家的婚事吹了,这事在村里一茬一茬的掀起来,就没有落下去过。

    朱大娘是在朱老大第二次回村的时候病好的。

    相比第一次从城里回来,朱老大第二次从城里回来,趾高气昂的。一副城里人的做派。

    田野看着可能是干活顺过劲儿来了。

    朱老大发工资了,看到钱的时候,啥辛苦都忍下了,衣锦还乡,这不是昂着脖子就回来了。

    不管怎么说,这人不闹腾,能把这份工作坚持下来,对于朱家来说那就是幸运的。

    不然朱老大那可就是真的搁哪哪不成了。

    朱老大的为人依然在村里不讨人喜欢就是了。

    听说朱大娘给朱老大提亲的标准又提高了。

    而且最近逢人便说,我儿子城里上班着,媳妇要找个顶顶好的。

    有病啥的,不用吃药就好了。

    最让田野意外的事情就是朱老大的亲事没有着落,自己家来提亲的了。这可真是太意外了。

    隔壁村的,田野都不认识这家人,不过人家托媒人来说亲了。

    田野当时的表情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了,有生之年竟然还能遇上这样的事情。呵呵。

    田野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五月节掀起的事情,不过是流言蜚语,八月节竟然就给盖棺定论了,你说这村里八卦的多厉害呀。

    幸好朱会计媳妇听说有媒人来田野家,匆匆的跑过来了,气还没喘芸呢就把媒婆给打发走了。

    这事要是真的传出去,他们老朱家的名声那可真是不用要了。

    再说了,老二那小子托付他们的事情,他们不是给做砸了吗。

    你说这事怎么就弄得一发不可收拾了呢。

    看着媒人走了,朱会计媳妇实在没忍住,在田野的身上捶了两下,这可是很亲密的动作了。

    就听朱会计媳妇咬牙切齿的“你可不许对老二有了外心,都是朱家两口子折腾出来的。”

    田野不知道怎么笑,才能让朱会计媳妇满意,呵呵。

    本来朱会计还没想着把事情告诉朱老二呢,可看着这么下去可不行了,这事就不是能瞒得住的。

    到时候就怕老二回来还要抱怨自己,你说老二每次给他来信,说的最多就是田野。意思还用问吗,人家中意媳妇着呢。

    也不知道朱家两口子脑袋是不是塞了驴粪了,你说咋就连这事都能干得出来呢。毁儿子你能落到好呀?

    不是他这个当兄弟的说,就老二的性子,即便是亲事退了,还能对他们朱家两口子有好感?

    那可不是没脑子的孩子,算了说多少都是累。

    朱会计给田嘉志写信,把家里的事情说了一遍。

    能交代的都交代了,起因经过结果,还有田野的态度什么的,最后还是把田野家有人提亲的事情给说了。

    余下的事情还是让老二自己处理吧。

    想到田嘉志的性子,朱会计发愁的直吧嗒烟袋,也不知道这孩子多闹心呢。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父母呀。

    替田嘉志委屈的慌。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