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要钱
    田野:“婶子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不是亲事啥样还不一定呢吗,跟朱家咋走,还是以后看看再说。”

    这还是要退亲,田野本来想绕过这个话题的,可说道跟朱家走动的问题上,这事就不得不在拿出来了,不然回头村里人就得指着她鼻子骂不懂事。

    朱会计都叹气了,你说好好的事让朱家给闹腾的,这亲事要退了,以后整个老朱家在上岗村都抬不起头来。

    恨不得把朱家两口子拽过来,踩上几脚才解气呢。

    田野走后,朱会计就阴沉着一张脸,想着这事怎么处理,不能让朱铁柱一家把朱家后生的亲事都给耽误了。

    咋就没看出来这家子人这么祸害,这么不是东西呢,当初老朱家爷们就不该娶那么一个祸害进门。

    朱会计媳妇:“摊上那么一家子人,也真是为难你了,不过丫头呀,老二还是不错的,你可不能跟老二闹腾,那才是真吃亏呢,听婶子的,这事呀,不能跟他们较真,好不容易出头的男人,那就是你的。”

    田野笑笑没说什么。

    回家的时候,顺便在村里河边揪了一把艾蒿,这东西避瘟还辟邪,村里五月出开始家家都弄这么一把艾蒿挂在大门口上。

    田野就挑今儿挂门上的。

    还没挂利索呢,隔壁朱大娘一副晚娘的面孔就过来了。

    田野看看艾蒿,看来这老话也不能全信,这艾蒿作用不大,不辟邪呀。

    朱大娘:“你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我儿子不在家,你就把长辈给忘记了。”

    田野那真是对这位极品醉了,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她可比那个昏庸的大王演绎的好多了。

    朱大娘看着田野不搭理她,立刻就怒了:“怎么哑巴了,不会说话了。”

    要她怎么说,田野:“大娘前几日你才说过,这亲事如何,还不一定呢。我怕是没有立场,也没有身份去你家走动的。这年节礼你还是等等吧,毕竟亲事不作数可是你自己说的呢。”

    朱大娘真就那么一说,而且别说朱铁柱,连朱家的长辈都把她叫过去数落过,这亲事还能有变不成?

    咋到了田野这边就揪着不放了,本来这亲事不承认就不承认,她无所谓的,可不是没想到年节礼的事情吗,这个不能算了呀。

    这会要说让田野给年节礼,她确实有点抹不开面。

    田野:“大娘,这事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说完就走了,咋就那么痛快呢,早就想在朱大娘软肋上试试了,省的自己过两天好日子,这人就出来蹦跶。

    田野推开门进院,把朱大娘给甩在门口外面了。想要钱,以后说话就得掂量掂量。

    牛大娘在栅栏跟下面,嗑着瓜子:“哎呦,这丫头当真了呢,朱家的,就不知道你自己说出去的话,有没有当真呀。”

    朱大娘瞪过去一眼:“哪都有你的事。”

    牛大娘能怕她就邪了:“这老二的亲事真的就这么算了呀,要说吃亏的还是人家丫头呢,毕竟丫头还有粮食在你家呢。”

    朱大娘变脸,扭头就走。

    牛大娘嗑着瓜子追着人家跑:“我说朱家的你啥时候把人家丫头粮食给退回去呀,你可不能光知道跟人要钱要东西呀。”

    朱大娘这个没好气呀,这算怎么回事,打不着黄鼠狼弄身骚,没能把田野咋样,反倒是把年节礼给弄没了。

    对着牛大娘:“关你什么事”关上大门就进院了。

    牛大娘:“呸,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然后就在人家门口大声说道:“朱家的,我算是知道你家为啥套院墙了,关上门谁也没人知道你做过什么事。”

    说完就走了。弄得朱大娘在院子里面气的心口疼。

    田野心说这几个桃子可真不白给牛大娘吃。

    以前要是知道牛大娘还是个仗义执言的江湖性子,她说啥也不会这么躲着藏着的,明明可以大家相互帮衬一把的吗。

    中午田野做了好几个菜,味道不比过年时候的味道差,不过就是吃着没有过年时候香。

    感觉差了那么点,过节还是人多热闹点好。

    当然了就田野的饭量来说,想要吃的少也不容易,虽然胃口略差,依然把饭菜吃光了。

    下午的时候,王大牛过来串门子了,不过人家讲究,根本就没进门,也没拿什么好东西给田野送过来。

    在大门外同田野说道:“那什么,老二不在家,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就招呼我一声。外面的谣言你别听,老二跟朱家从来都不亲,他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

    好吧,能这时候过来说这个的,想来都是田嘉志交情不错的人。

    田野投桃报李:“我没事需要帮忙,外面的谣言我也没听见,老二虽然不在家,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你也可以过来找我。”

    王大牛吓得直摆手,那也太没出息了:“没有,没有,我们娘两挺好的。你没事就好。”

    说完就跑了,真的让田野给吓到了。

    田野心说,自己要力气有力气,田嘉志还往家里送钱,空间里面还有粮食,真的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感谢王大牛的盛情才说的这番回礼之言,谁知道王大牛竟然生生的吓跑了呢。

    可能是家里没人,生怕田野大过节的消停了,晚上朱大娘又来田野家敲门了。

    朱大娘回家那是越想越不痛快,憋着憋着就憋出来邪招了。

    田野:“大娘你又有什么事?”

    朱大娘:“我儿子不在家,你当儿媳妇的不给我们长辈年节礼,你还口口声声的说亲事被我给毁了。”

    有这么回事,不过不能这么说,田野:“是大娘你逢人便说,亲事还不一定咋样呢。”

    朱大娘噎了一下,避开了这个话题:“既然亲事毁了,你咋还拿着我儿子的钱呢,你可别说我儿子没有往家里寄钱。”

    田野心说,这反映够快的,回家转一圈就能想到这个了呢:“这个呀,钱肯定是往家里寄的,不过都是寄给我的,那就是我的钱,大娘你还是赶紧给你儿子写信,不要往我家里寄钱了,我也很烦恼的。”

    朱大娘受不了这个刺激,窜了:“你要不要脸,我儿子的钱还给我。”

    田野:“这个真不能给你,钱是寄给我的,你儿子愿意的,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就是,大娘你张罗退亲了,咋不还我家粮食呢,可没有这么办事的。你还是赶紧的张罗张罗把亲事退利索了吧,不然这钱我怕是还得收着。寄来多少收多少。”

    这也忒气人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