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会心一击
    孙大妞一脸的着急:“你是不是傻呀。他们家都不认这门亲事了,你还上赶着跑过去什么。回头就去他们家要粮食去。”

    田野心说难得消停几天,不然就算了,没的给自己找不自在。

    再想到朱大娘那张破嘴,让孙大妞特意跑过来说这个,怕是把在外面折腾的挺厉害的。

    对着孙大妞田野也没有多问:“那就算了,好了,你快去住婆家吧,我看你对象都等着急了。”

    孙大妞往自家对象那边看了一眼,羞涩的说道:“虽然不是顶好看的,也不是顶有本事的,不过人厚道,靠得住,家里也厚道。”

    言下之意田野眼光不咋样,田嘉志虽然有本事还好看,不过人靠不住,家里也不好。这事给田嘉志定性了呢。

    田野都不想说什么了。好就好呗,你挤兑我做什么呀?塑料花的友谊。

    人家孙大妞真把田野当伴了:“等下次你在相亲,我帮你长眼,咱们找个厚道的。”

    这个还没退利索呢,就想着下次了,田野又不是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找麻烦呢。

    磨着后牙应付:“呵呵,那我先谢谢你了。”

    赶紧把人打发走,忒糟心,看看朱家门口,揣着钱又回去了。

    就得让他们知道知道,没有一边糟践人,还能一边得人好处的。

    对朱家,田野那是真的膈应了,退亲,说退就退呀。

    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连当初有点得意能暂时摆脱朱家纠缠那点小心思都飞了。

    脑子全乱了。幸好田嘉志不在。也不知道自己幸好什么呢。

    今年田野给胖师傅送杏核的时候,胖师傅就给了田野一小兜的黏米,还有粽子叶,还询问过田野会不会包粽子呢。

    田野当时激动地都有点手抖,这东西绝对是奢侈品。

    村里就几户人家舍得在地边种两垄,看的紧着呢。还是年高粱,不是糯米。

    田野:“叔,我还没见过这米长啥样呢,是不是就这样种上就出来呀。”

    胖师傅:“哎呦你可别瞎来,我虽然不会伺候地,也知道这样不成,你要是真想种,回头我给你寻点种子,这个是让你拿家吃的。”

    田野高高兴兴的应下了。

    这不是今年能吃粽子了,昨天泡的米,不用去朱家,田野自己煮的豆沙馅,家里现成的红枣,包粽子了。

    煮粽子的时候,田野就想,这要是田嘉志跟田小武在家,怕是要乐飞了,听说他们上岗村上次集体吃粽子还是好几年前的事情呢。

    有些富裕人家,没准过节也能吃粽子,不过都不会露出来的。

    田野把门窗关的很严实,不过粽子这东西煮的时间长,哪有一点味不跑的呀。

    隔壁牛大娘:“我咋闻着粽子味呢。”

    牛大叔:“行了,到啥时候你这鼻子就能闻到啥味,想吃粽子就说,家里有黏米,回头我找地方给你弄点粽子叶去。”

    牛大娘一高兴,啥都忘了,最后还说了一句让田野心跳的:“你这一说,我鼻子里面粽子味更重了。”

    好吗,这可真跟牛大叔说的一样,啥季节人家都能闻到啥味。

    田野估算着明天一早起来吃刚好,还赶上过节了。

    五月端午,田野老早的出门给队长家送了几个粽子,给朱会计家送了几个粽子,都没人看到的时候去的。

    队长媳妇:“哎呦,这米咱们乡下都没看到过,跟大米是的,你哪来的这东西呀。”

    田野喜滋滋的傻乐:“上次去县城,胖师傅给的。”

    队长媳妇高高兴兴的收了,田野才走。

    田大队长望着田野的背影,心思深沉,如今的田野可真不是他能拿捏了。

    你说一个公社食堂的胖师傅而已,愣是让两人给搭上话了。

    听这意思,走的还很亲近。连这么金贵的东西都送呢。

    你去上岗村看看,端午吃得上粽子的有几户人家。别说这种传说中听过的玩意了。

    这人呀,可真是看不得,应了那句话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才多长时间呀。三年还没到呢。

    队长媳妇:“虽说咱们家不缺这个,丫头能想着我,我这心里还是高兴。”

    田大队长没吭声,他心思不在这,突然就发现一直在自己手里攥着的人,长成了,要飞了。

    没有比这个认识更糟心的了,以后对田家不能是以前的态度了,田嘉志只要跟田野的亲事还在,就得在高看丫头一眼。

    索性虽然他心思不单纯,可从来没有撕破过脸。

    相比之下朱会计家就真心的高兴,田野把粽子送到门口,朱会计媳妇愣是把人给拽屋里去了。

    田野:“婶子,我不进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能随便进屋呀。”

    朱会计失笑,当初这丫头可是说过,不随便去队长家,那就是为队长家考虑呢,没想到如今这份心思也用到自家身上了,可见人心都是走动出来的。

    朱会计媳妇:“你这是臊婶子呢,原先那是婶子头发长见识短,可不许再提了呀。现在谁还敢说你丧门星呀,啊呀,看婶子这个破嘴。”

    田野:“本来就这么回事。”

    朱会计媳妇:“什么这么回事呀,朱家老二在本事,遇不上你,他能飞出去吗,让婶子说,你才是福星呢,尤其是朱家老二的福星,外面说的话都是放屁,你可别放在心上。”

    田野心说怪不得这么热情呢,原来说的是这个事:“婶子,放心吧,没事,等啥时候老二回来,大家坐在一起说开了,怎么样都成,反正我这么多年也过来了。”

    这话听人家两口子耳朵里面就意思多了。丫头这是心灰意冷了。

    朱会计:“丫头呀,这事你不能这么说,,当初字据我写的,说白了,你跟老二的事,跟朱家没关系,他们搀和不上,愿意搭理搭理,不愿意搭理就甭搭理他们。这事老二不开口,啥都不算数。”

    人心易变,这事谁也说不准,田野还是保守点,省的自己丢面子,直接不提这个了:“婶子,你别嫌弃。我自己倒腾的。”

    朱会计媳妇:“嫌弃什么呀,这东西金贵着呢,对了你给朱家那边送了吗。”

    田野摇头,朱会计媳妇:“对,没得惯得他们,就该让他们知道知道,啥才是招出去的儿子。”

    心里想着,得,人家也有脾气的,想要借着过节缓和缓和关系怕是不成了,恨得咬牙,朱家‘欠’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