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悔婚
    就知道这家子人招惹不得,根本就不懂得感恩。

    而且还没脑子,你说村里有啥秘密呀?尤其是跟牛大娘做邻居,这么叫骂,明一早怕是全村都知道了,对你家老大能有什么好处。

    朱老大心里真的挺委屈的,他可是村里唯一一个把初中上下来的学问人呢。

    本以为去场子里面,好歹那也是学问人的待遇呀,谁知道要拿着铁锹干活呀?

    而且比村里种地累多了。

    才干了两天就忍不住了要回来,好歹被人劝着,算是等到放假才回来的。

    朱老大到是明白,为了这个工作他们家等了好几个月呢,没说撂挑子就撂挑子。

    尤其是厂子里面那点人事,朱老大根本就弄不来。

    本以为自己是个人物,结果出门才知道,他狗屁都不是。

    人家就是学问不如自己,见识还比自己多呢,顶不济人家后台比自己硬,这可真是一点发挥的余地都没有。

    跟他妈在家学的那一套一点用都没用,在外面使不开。

    好不容易熬到放假了,朱老大屁滚尿流的就跑回来了,到家可不是把委屈都给叨叨出来了吗。

    朱铁柱好歹还算是理智,压住了场子,没让儿子闹腾到门口外面去。

    不过心里也不平衡,田大队长家的老大,也在外面找工作,可没有他们家老大那么辛苦。

    哪次回村子不是人五人六的呀,在看自家儿子,怎么看都是在外面逃难回来的。

    自家孩子肯定是怂,不过田大队长也确实没给自家孩子费心思,不然不至于如此。

    朱铁柱没好气:“别嚎丧了,能干就干,不能干就回家种地。”

    朱大娘:“你说什么呢,咱们老大那是出去当工人的,不是扛铁锨的,早知道这么辛苦,那还不如回家种地呢,他田刚做事不厚道,还不许我说呀。我找他去。”

    朱铁柱:“当工人,啥是工人,工人就不干活了,老老实实的给我回去工作。别没事让人家笑话,别人能干你咋就不能干?让你读书不是让你守着这两破字当话说的。”

    好吧朱铁柱要是能时刻这么教育儿子,这朱老大没准还有救。

    朱大娘:“你咋这么狠心呢,那可是亲儿子。”

    田野摇摇头,慈母多败儿,老祖宗有见地呀。

    看在朱老大惊恐交加的份上,今儿就歇一天,不凿石头了。

    关上门窗转身进了空间。

    田野空间里面又收了一茬的麦子,等晒上两天,就能磨蹭面粉。

    储藏室里面已经存了十几袋子的大米白面了。

    袋子都是田野去破烂场跟大爷换来的。这年头没有蛇皮袋,都是布袋,装东西严实。

    田野在家把袋子洗干净,晒干之后放在空间里面堆着,啥时候用起来都方便。

    小院现在一茬一茬的种粮食,花生,什么的。

    边上一小块菜地,种着平时常吃的几样稀罕菜。啥时候吃啥时候有。

    对田野来说空间有储藏室的功能还有冰箱的功能,啥时候吃啥时候新鲜。

    就是一样投入的精力相对要多一些。不干活啥都白瞎。

    家里存的鸡蛋很多,田野这几天都在琢磨着能把乡巴佬弄出来就好了,这样能给田嘉志寄过去点。

    可惜如这样的东西都没法给田嘉志。

    收拾好出来的时候,隔壁朱家已经消停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就跟田野想象中的一样热闹。

    朱老大吃不了苦跑回来了,在村里传的谁家都知道了。

    还有人特意去田大队长家里说道这事,说朱家不知足,占着茅坑不拉屎。

    他家要是嫌弃这事,就别占着名额呀,村里愿意去,不嫌弃辛苦的后生多了。

    田刚队长更是抿着一张嘴巴,背地里气的哼哼。

    就知道朱老大那东西啥都干不了,可就不知道朱家竟然还能抱怨他,可真是没见过这样不知道感恩的。

    田大队长那就等着朱家闹腾过来呢。好好地臊臊他们。

    不过不管怎么传,朱家竟然没闹到大队长跟前来,朱老大也在家呆了两天就回城里继续干体力活了。

    也没有在嚷嚷抡铁锨板子什么的,只有田野知道,朱老大那是被朱铁柱鞋底子给打怕了,不敢在家里嚎累,乖乖的出去干活了。

    田野对于朱老大那也真是醉了,你说就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老爷们。志大才疏,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都是说他的。

    田野没事看别人乐子的时候,就不知道,相对于朱老大的乐子,上岗村最大的乐子还是她本人,外面把他跟田嘉志退亲的事情都给传遍了。

    除了她本人,所有人大概都知道了,当然了有了朱老大的宣传,怕是城里认识他们的人也都知道这事了。

    田野对这事到是无所谓。反倒是挺自在的,至少朱大娘就不在她跟前摆婆婆谱了。

    村里碰面也恶心不到自己了。

    就没见过这么想吃怕烫的,还想占便宜,还惧怕沾上自己丧门星。

    五月节的时候,田野掂量半天,想着还是得把钱给朱家送过去,毕竟是当初字据上写好的。

    可走到门口的时候,被孙大妞还有未婚夫给截住了。

    碰上了算偶遇,田野不知道孙大妞什么心思,还是过去说句话:“去婆家呀。”

    孙大妞脸蛋通红:“这是我对象。”然后就开始扭捏一双手了。

    田野就是跟田嘉志成亲的时候,都没有过这么羞涩的小模样:“呵呵”

    不知道自己夸她对象一句真精神,会不会让孙大妞紧张,自己对人家未婚夫有想法,所以只能呵呵了。

    孙大妞:“对了,我特意过来你家,跟你说句话。”

    田野心说肯定是大事,不然人家能耽误住婆家特意过来自己这边一趟吗?

    就听孙大妞说道:“那个,外面都传遍了,你跟老二的亲事不成了,是不是真的。”

    喔,这不算是啥新闻了:“那天你不是都听见了吗,就是那么一说,他家也没有给我送粮食呢,也没人上门正经的说这个事呢。”

    孙大妞:“哼,他们家想的可真美,怕是没想过退你粮食的,我跟你说,你可别傻傻的在过去给人家送钱了,人家承认不承认你这个儿媳妇还两说呢。”

    田野:“就为了这个。”

    孙大妞:“还能为了啥呀,我还能看着你吃亏呀,朱家肯定是要悔婚的,你还上赶着过去,平白让他们背地里遭禁你。”

    田野想说,问题是前两天她才收到了田嘉志的书信还有钱。

    你说这事弄得,朱家为何不跟儿子沟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