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不知足
    田野知道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一个村住着,提钱伤感情。

    田野跟人说了:“我饭量重,家里粮食不够吃,要猪槽子可以,给我家粮食换,而且以后你家猪也好,鸡也好,咋样都不许给我脑袋上扣屎盆子。”

    人家摆出来一副凿不凿无所谓的态度。用我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

    大伙真的都愿意凿。因为田野这人厚道,收钱比别的石匠低,而且一个村住着,少个半斤八两的粮食,田野也不计较。

    尤其是看到田野到手的粮食,都供不上吃的时候,大伙心里还怪同情田野的。

    你说一个女人饭量那么大,再怎么能干,撑死了也就挣十分,哪够吃呀?

    怕是大半时间都是饿肚子的。

    这样一想田野,挣得多吃得也多,没攒下家底,心里立刻就平衡了。酸田野的人都少了。

    田野的猪槽子生意也就多了。

    本来田野还想着尽量不饶民呢,不过从今儿开始,她不这么想了。

    田嘉志走的时候还告诉过自己呢,隔三差五的就要凿石头。咋给忘了呢?

    从朱大娘攒对分桃子的那天开始,哪天朱老大在家,哪天隔壁准开始凿石头。

    别人不说,至少西院的牛大娘就知道,田野那也是有脾气的,把人家惹毛了,看看人家出手了吧。就像田嘉志说的,打的就是你软肋,哪疼往哪打。

    朱大娘气的跳脚都没用,用身份压人,人家田野说了,你不都跟你儿子同我退亲了吗,你凭啥拿身份压我,现在咱们的关系如何还待定呢。

    好吗,整个一个被抛弃了,龇牙报复的女人模样。

    说不通,朱大娘就要撒泼,不过人家田野都不当你儿媳妇了,更不怕你这个,愿意撒就撒呗。

    朱铁柱每次都在闹腾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把婆娘给劝回去的。时间掌握的那个准。

    还腆着脸跟田野说过两次,这亲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意思就是你还是我们家老二媳妇呢,你这么闹腾不对,不合适。

    不过人家田野都没搭话头,啥都是你家说了算,你家想上天呀。

    再说了现在这样的关系挺好的,想要怨怼谁就怨怼谁。

    她才不傻呢,为啥要好好说道这个事情呀,就该等到田嘉志回来再说。

    想想就痛快,唯独不太高兴地时候,那就是给朱小四吃食的时候,这丫头竟然装心事了,不敢拿她鸡蛋。

    田野:“你妈妈知道了?”

    朱小四摇头:“你都要跟我哥退亲了,我在吃你鸡蛋,回头我哥还不上你咋办?”

    田野:“你可真不是你家养出来的孩子,你家可从来没想过要还我粮食的事情呢。”

    朱小四半听不懂的,她就知道吃了人家的给人吐出去,村里女人打架的时候这话挂在嘴上的。

    她都吃了二嫂那么多东西了,他们家要退亲,她哪给找去呀?

    田野:“吃你的吧,你二哥有本事,真要退亲,他也还的起我东西。”

    朱小四:“真的,你真的要跟我哥退亲呀。那我哥不是又要回家受罪吗。”

    田野乐了,逗弄小孩:“你倒是愿意你哥回家,还是不愿意呀?”

    朱小四啃着鸡蛋,说的认真:“我愿意我哥就在你家住着,挺好的。”

    田野看看小四丫,啥都没说,孩子小纯粹。

    小四丫没抵挡住吃东西的诱惑,到底还是把田野给的鸡蛋吃了:“你跟我哥退亲了,还能给我吃东西吗?”

    田野:“你可是才吃完我的东西呢?”

    小四丫抿嘴,偷偷看看田野:“不是没退呢吗。”

    有区别吗,朱家的倒霉孩子各个都那么有心眼子。来来回回的道理都让她说了。

    反正从这次事情以后,田野再家里凿石头的时候很多。

    朱老大就没着过消停,在家里睡不着觉,嗷嗷叫唤都不管用。

    不管田野跟朱家现在什么关系,反正整个上岗村外传的都是田野跟朱家的亲事黄了。

    有的人背后说,反正也就是娃娃亲跟胡闹是的。

    只要朱家把粮食还给人家田家,这事算也就算了。

    不过名誉受损的肯定是田野。毕竟是女孩子,还让招姑爷在家里住了半年多呢。

    现在朱家不乐意了,那也没法子。

    这事私下里面传的沸沸扬扬的。

    索性田野力气大,没人敢招惹她。轻易没人敢到她跟前搬弄这点是非。

    而且人家田野现在还顶着家属身份呢,没人敢为难她。

    村里人也就是传的厉害,田野那不是跟朱家小子还没退呢吗。

    呵呵,不过看着也是早晚的事情。

    因为田野见天的凿石头,朱老大越发的在家里,在村里呆不下去了。

    大队长好不容易带回来个招工消息的时候,朱老大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报名了。

    听说是县城一个水泥厂招临时工。

    田野就不明白了,就这么一个工作,朱家用得着如此闹腾吗。

    田野没走心就这么想一想,没想到朱家因为这事,又闹腾到一个新高度。

    小四丫跟田野说,他妈高兴地把家里的肉都给炖了,还没几天呢,朱老大就狼狈的跑回来了。

    而且这次不用听小四丫说,田野自己就听见了,朱家闹腾大半宿,朱老大这个怂货,吃不了苦,自己跑回来了的。

    当工人哪有不干活的呀,还是水泥厂,刚进去要人脉没人脉,要资历没资历,都是重体力劳动。

    朱老大这个怂货没干几天就跑回来了,在村里人面前还好,装出来一副城里人的做派,谁都看不起。跟回家探亲的一样。

    可田野就住在隔壁,知道朱老大回家什么德行,抱着朱大娘嚎的这个委屈,比坐牢回来的还委屈呢。

    朱大娘听完朱老大的话,对着门口就是一番作天作地的叫骂。

    骂田大队长糊弄人,欺负他们家城里没人,把他们家朱老大弄出去活受罪的,没安好心,缺德丧良心这都是好听了。

    田野对田大队长那绝对是有心结的,别看面上亲和,真要是谁跟田大队长过不去,田野那肯定是举双手支持的。

    可听到朱大娘这番叫骂,都得说,田刚又不是你爸,人家为啥要帮你家老大找工作呀,你求人办事,还这么挑剔以后还想不想混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