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被围观
    不过身边没人,手头没活的时候,田野得承认,他被朱家这种不要脸的行为给刺激到了。

    亲事你说退就退呀,你算老几呀?

    吃相也太难看了。凭啥自己心里不痛快呀。

    朱铁柱你骂媳妇,打儿子这事就能过去了吗?

    所以第二天开始,田野开始接活了,村里有人在田野这边订猪槽子。要延续田嘉志的策略,让自己舒坦舒坦。

    说起来,开春的时候,家家都有闹病的鸡。

    当初田嘉志跟田小武担心的事情就发生了,虽然没有人明着说,田野养鸡才带来的鸡瘟,可暗地里都嘀咕到队长家去了。

    田大队长恼了,你说鸡瘟是人田野带来的就是了不成?人家田野家的牲口咋就一点事没有呢。

    这东西得用事实说话。

    为此还带着人去了田野家的后院看田野家养的牲口。

    好吗,这下村里的妇女可是开眼了。

    原来村里人就是看着田野家的高墙大院眼热,没仔细想过院子里面啥样。

    万万没想到呀,院子里面竟然还这么讲究,比外面看着还让人眼热呢。

    一个茅坑弄得比睡觉的地方还干净呢,难道就能没有臭味了?

    被村里好几个妇女,酸了吧唧的,挤兑了好几句。

    田野一句话都没说。犯不上跟这群嫉妒到扭曲的人一般见识。

    还是田大队长媳妇站出来给维护田野的呢:“你们懂个屁,这样的厕所干净,卫生,人跟牲口都少得病,你们没文化,没知识,就少在那瞎得得。”

    还有这么一说,大伙真没人知道:“队长媳妇,这话谁说的呀,还是哪本书上这么写的,茅坑弄干净了,真的大人孩子少得病呀?”

    田队长媳妇骄傲着呢:“我哪知道哪本书上写的,我家小武告诉我的,那准没错。小武跟老二那可都是有见识的人。”

    那肯定是,别看两人都不在村里了,可村里人口袋里面那几个零钱都是这两人给淌出来的路子。

    而且到了秋天,还有路子留给他们走呢,所以队长媳妇这话,都信服。

    都暗搓搓的打主意,高墙大院的他们虽然没有这个实力,弄个干净点的茅坑还是可以的,不就是盖个盖子,把臭味堵上吗,有啥讲究的。哼。

    牛大娘对着田野家院墙边上的一圈壕沟感叹:“丫头呀,你这玩意可要命呀。”

    田野笑笑,依然啥都没说。

    谁看到这条沟,嘴角都抽抽两下。这可比传说中的坑深多了。牛大娘这次没有夸张,真要命的。

    等到了人家田野家的后院,好吗,几个妇女都舍不得走了。

    养了一辈子的猪,也没有这么精心的伺候过呀。猪都干净剔透的。

    还有那鸡,鸡窝,咋就那么干净呢。

    牛大娘啧啧半天:“我养的牲口,那就够精心了,没想到丫头比我养的好,知道的养牲口呢,不知道的以为养孩子呢,谁家猪圈坑子连点埋汰玩意都没有呀,丫头你不会给牲口都擦屁股吧。”

    夸得太过,不真实,让田野羞臊的不好意思了,给猪擦屁股,这事真做了那不是傻吗?

    田野:“家里有水方便的很,我每天都弄几桶水,冲猪圈。”

    这确实是其他人家没有的条件。

    还有就是人家的猪圈比自家的地面都干净,他们要是学田野冲猪圈,那家里都是粪坑子,没法呆了。

    看人家高墙大院的,那真是羡慕不来,折腾一样无所谓,可细算起来,没几家敢这么折腾。

    首先你得套院墙,村里都是栅栏的院墙,别说猪圈了。

    其次你家里得有井,余下的那些小建筑才可以慢慢的规划。

    光这两大件工程,那就得需要好多的积蓄,这年头积蓄这东西,就没有几户人家拥有。

    所以打算来,打算去,还是算了。

    田野家那是人家田大兴底子打得好,姑爷招的好。都是本事人,才能让田野这么折腾。

    当初田野是个孤女的时候,大家忌讳田野的名头,没有人敢惦记田野家的高墙大院。

    现如今吗,想惦记,也晚了。

    人家田野一个军属的身份,就让他们忌惮。

    没看到,每次上岗村来了领导,那都要到田野家走走,问问有没有什么困难的吗。

    你现在敢算计人家田野,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呢。

    朱大娘每次看到田野家来人,都能把鼻子气歪了。

    你说这些人眼睛不好使,脑子也不好使,自己才是田嘉志的亲妈呢,怎么就没人来他们家坐坐呢。

    老二跟田野才有关系几天呀,什么关系呀,还能亲过妈去?

    可惜她怎么刷存在感,人家都没搭理过她,朱家大门口更是都没有迈进去过一步。

    要说这事,还是人家胖师傅给力。

    田野的军属身份固然金贵,可也没到次次公社来人都过来看看的地步。

    人家胖师傅在公社只要听说有人来上岗村,都要过去跟人拜托一下,看看自家在上岗村的实在亲戚。

    谁没事愿意招惹大师傅呀,多走两步路的是,乐得送人情。

    而且从田野家出来,就没有空手的,不管院子里面有什么,哪怕就是一把青菜,田野都没让人空手出来过。

    说是给胖师傅捎的,不过都是细心的分成两份。

    用田野的话说,感谢同志们辛苦了,给家里填个菜,别嫌弃咱们乡下没好东西。说的贼客气。跟在村里的人设一点都不搭边。

    这么懂事的人家谁不愿意跑一趟呀。

    结果那不就是越来越顺脚了吗。田野这个军属的贵重,就这么越发的烘托出来了。

    众人羡慕的从田野家走了。

    再也没人敢把鸡瘟的事情往田野头上扣屎盆子了,人家牲口好着呢。

    再说了,那样养牲口,比养孩子还精心呢,就不信牲口还能闹病。

    因为这事,田野在村里丧门星的名声几乎就没人提了。

    顶多就是个妇女背后嘀咕嘀咕。

    在加上孙家媳妇嘴快给田野到处打广告,跟人说自家猪槽子就是田野给凿的,你见我家猪哪不好了?

    可不是吗,去年人家孙家杀猪的时候大伙可都看到了,又肥又大。

    早知道就该让田野给他们家凿一个的。

    这么一大圈下来,田野就有副业收入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