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峥嵘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会计对着院子里面的人:“咋地,你们这是还有想法。”

    剩下这么几个不死心的也都摔摔打打的走了。

    田大队长:“丫头,没事。”

    朱会计:“这事叔算是没脸见你了。”

    田野:“叔说啥呢,今儿不是叔,我家没准就让人分了呢。”

    朱会计:“你这丫头厚道,叔当初帮衬这门婚事,那是真的觉得朱家不错,谁知道这样呀,不过丫头呀,老二那是真不错,你可不能因为朱家,就对老二有看法。”

    田野:“叔,这事,现在可不是我说了算。还是看看再说吧。”

    田大队长:“瞎说啥呢,酒都摆了,朱家儿子本事了,想要不承认,没门,你这丫头不许瞎说了呀,吃亏的都是姑娘。”

    田野对此无所谓,她看出来了,亲事退了,田大队长还是朱会计对自己都挺愧疚的,也挺好,不退现在这样也成。

    而且朱家这事其实根本就瞎喳喳。田嘉志那要是听他们的就怪了。

    将来田嘉志跟她退亲,那也只能是田嘉志有更高的追求了,肯定跟朱家没关系。

    她口头上应下退亲,把关系给推开,图个清静多好呀。

    田嘉志现在就是山高皇帝远,朱家还能找田嘉志闹腾去不成。

    非得纠结这个没意思,等田嘉志回上岗村的时候再说不迟,或者田嘉志出息了不回来了,那就更不用说了。

    朱会计郁闷的吧嗒烟袋:“说这个做什么呀,这亲事就不会变,老二没那意思。见天的写信回来让我照顾田野呢。”

    田大队长跟田野都看向朱会计,还有这个操作呢。这小子可以呀。

    田大队长心说,田嘉志那可真是本事,原来还跟朱会计有联系呢。

    没想到呀,就知道这小子有心眼。

    田野看看朱会计,这算是照顾自己的呢,还是监督自己的呢,这个,这个,这个她真的不好评价了。

    田大队长:“哎呦,就知道老二是个有心的,这样我就放心了。”

    田野心说到底是不一样了,这要是换成原来,田大队长在上岗村的地位同霸道性子,可不会说这样的话。

    这算是很给田嘉志面子。

    两人看着田野,还是有点呆,还是有点不接地气,你说这时候你到是说两句客气话呀。

    就那么呆呆的戳着,可能刚才就是突然爆发一下,都是逼出来的。

    朱会计:“好了,丫头回家吧,这都出来一天了。看到那些不是东西的玩意,不用客气。”

    专指朱家呢。真的把朱会计给恶心到了。

    田野:“哎,那我回了。”

    说完出门背框子,连头都没回,这还是那个野丫头。刚才的剽悍语言难道有人教的?

    上岗村两个最有心思的人,就这么盯着田野的背影,到底是他们没看透呀,还是他们想多了。

    田大队长那肯定是要比朱会计纠结的。

    可在纠结也没用,田野跟田嘉志的亲事在那呢,朱会计为了朱家后生的名声,也不会准许婚事有变,

    何况田嘉志那小子可不光给朱会计写信了,自己这边也没有断了过。

    内容无非就是问好,说说田野的事,虽然一句没说过让照顾田野什么的,可字里行间那都是这点事,不然人家写信给你做啥,难道还能是照顾朱家不成。

    村口外面田野背着框子低头走没怎么走心,一直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才觉得不太对劲,为啥自己身后有脚步声呢。

    回头,好吗,还跟着两人呢,一个王大牛,后面尾随着一个看不太清楚,可田野感觉熟人。

    王大牛有点局促:“那个,你别多心,老二让我照顾你点,我看着天晚了,怕你被欺负了,就走一段路,今儿不是情况特殊吗。”

    这个可以信:“回吧,以后不用你这样,我能应付。”

    瓜田李下,真不方便被这么照顾,回头说不清楚。

    王大牛看着田野快到家门口了,才红着脸跑了。

    田野心说,就这样还送自己呢,说不是埋汰自己的都没人信,你说你脸红什么呀。真是气死了。

    最可气的是都被反跟踪了,连点警觉心都没有,你说还能做啥啊。

    田野弯腰,捡块石头:“出来。”

    好吧,可能真的怕了田野了,来人立刻就出来了,还举着双手,这动作,不知道的以为枪战呢,她拿的是石头好不好。可不可气呀。

    田野直翻白眼,一看熟人:“你想干什么。”

    孙二癞子:“误会,误会,我啥都不想干,就是看着有人尾随你身后,怕你吃亏,不对,是不知道这孙子想干什么,我在后面想提醒你一声。”

    想说帮田野一把的,那不是想到人家的比自己本事,才改口的吗。

    田野:“你有这么好心?”

    孙二癞子急了,跟田野可不能开玩笑的,上次教训太惨痛,记忆始终围绕着他呢。

    孙二癞子指天发誓:“我的姑奶奶呀,天地良心,我真是跟着那孙子过来的,对你半点坏心眼没有。”

    偷着看两眼那是爱慕,不是坏心眼。

    拧着头皮说道:“我可以指天立誓的。”

    田野:“那我还得谢谢你?”

    孙二癞子:“不用,不用,不敢不敢,你别误会就成。”

    田野扔了手里的石头,就把孙二癞子给吓一跳,呆呆的看着田野,这动作咋看着这么好看呢。

    田野:“还不走。”

    孙二癞子扭头撒丫子就跑了。

    说这人对自己有企图,田野都不信。这都被自己吓得屁滚尿流了。

    把人都打发了,田野才回家。

    这一天可真够热闹的,田野回家第一件事就绕着自家的桃树转了一圈:“不都说这是招桃花的吗。没说还招事呀。”

    不就长了几个桃吗,你说咋就弄得全村公敌是的了。

    然后才摘了一个桃子在水池子边上洗洗,咬着去后院了,还有一帮的牲口等着她伺候呢。

    至于说隔壁的热闹,田野都不稀土听。

    朱铁柱那么闹腾的骂媳妇打儿子,骂给谁听呢?做给谁看呢?是不是晚点呀。

    他纵容婆娘孩子去闹腾的时候,就没想过给儿媳妇添堵吗。

    就像田嘉志说的,他爸那是即要面子还要好处,最最不是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