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霸气回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野:“我再问一句,院子里面的东西是集体的,屋子里面的呢,柜子里面的呢,是不是我也能随便去谁家拿呀。自留地的东西是不是也是集体的呀。”

    那样的话,开始他们或许能沾点便宜,时间长了,谁能比的过田野,她可是最能吃的,别人那是占下,她那是吃进肚子里面,最实惠了。

    抢,呵呵,谁能抢过她。这丫头到是敢想。

    村里人都静悄悄的,你说因为两破桃子弄出来这么大的阵仗。

    田野就想说,全村人都馋淌哈喇子了。

    寂静的晚上,远远地有个低沉的男声:“咋就不能是集体的,大家砍架杆那不都归集体了吗。”

    田野:“别以为你躲人群里就没人知道你是谁,院子里面东西都是集体的,锅里的热饭是不是集体的,你家婆娘是不是集体的。”

    好几个女人嘴巴都张圆了,田野原来可是从来没有同村里人斗过嘴的,跟王寡妇两战出名凭的都是蛮横还有一身力气。

    如今就这么一句话,田野那绝对是嘴炮出名了。

    ‘你家婆娘是不是集体的,’成办了上岗村一年的闲话。

    人群里面的男人还要开口呢,就被自家婆娘给拽走了,真是丢死人了。

    怕是一年里面都要让村里妇女笑话,男人调笑了,你说自家倒霉男人咋就啥便宜都想占呢?欺负人家一个没男人在家的女人这事也能干出来。看看被人堵嘴了吧。

    田大队长都被田野瞬间提升的战斗力给惊呆了。

    这可真是士别三人当刮目相看呀。怎么感觉有股子自家儿子说话的口气呀。

    田大队长略糟心。

    田野这话说的泼辣,有人跟着就起哄:“哎呦,这还能是集体的,老二媳妇你这说真的。”

    这点小阵仗田野还真不怕,从大队窗口拿起来一个晾着的玉米棒子就对着大队院墙扔过去了。

    那距离,换别人根本就仍不到墙上,可人家田野愣是一胳膊过去,把一个玉米棒子给摔碎了。

    玉米粒稀里哗啦的撒了一地。

    边上还想拿田野打哈哈说荤笑话的几个二流子,立刻缩脖子不开口了。

    二流子边上的孙二癞子:“该,叫你们嘴欠,那是随便能惹的吗?”

    说完对着田野这边:“可不管我的事,我就刚巧站他们一块了。”

    必须解释清楚了,看着这位煞星他就腿软。

    偏偏每次看到田野还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孙二癞子都觉得自己有点贱。

    田大队长看田野一句话一手工夫,就震慑了一帮的老少爷们。

    才开口慢慢的说道:“大伙都在这呢,这院子里面东西是不是归集体,大伙都说说,发表发表看法。”

    朱会计:“田野家是咱们上岗村的一份子,家里男人还是当兵的呢,那是给国家做贡献的,人家不要求特殊照顾,就跟咱们村里人一样就成,大伙咋决定,田野就跟着咋行事,这话我说了算。”

    这可真是给力,田野都听出来了,朱会计对田野的回护要比田大队长还直接呢。

    大伙说啥呀,自己院子里面的东西,那都是慢慢置办上的家产,凭啥子分给别人家呀,那不是平白便宜了那些平时馋懒不干活的人家吗。

    所以只有极个别的人家闹腾,那是真愿意分,家里穷的叮当响底掉了,谁能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好事呀。

    妈呀,比天上掉馅饼还容易呢。恨不得立刻就跑别人家抓两把粮食回去。

    叫唤的那个热闹呀。

    不过在淳朴的乡下,这样的人家一村超不够几户,真闹腾不起来,被人压就给压下去了。

    有刻薄的妇女:“平时不干活,又懒又馋,还想分别人东西,别做梦了,谁愿意让人分,去谁家闹腾去。”

    对呀,这事谁家闹腾起来的呀。朱家呀。

    就有人说了:“哎呦朱家可真是大方,你家套上院墙了吧,欺负我们进不去院子呢。”

    朱大娘就知道田野变厉害了,也不知道田野敢当着大队人的面,这么泼辣呀,还没回过神来呢。

    听到人家这么损,立刻变卦了:“谁说的,谁说的,我就说他家的桃子,可没说别的呀。”

    田野:“我家桃子就是我家院子里面的,大娘你要分我家桃子,那不就是要把各家院子里面的东西都分分吗。”

    哪有这么算的呀,这样下去非得乱套不可。

    田大队长:“都消停消停,这事大家愿意不愿意表个态,重新分一分东西我们也就是折腾几天的事。”

    好吧立刻大伙就说了:“自家置办的留着娶儿媳妇的东西,凭啥分给别人家呀,我家过年就盖房了呢。不分,不分。”

    那边的人跟着说道:“不就是两个破桃子吗,回头就去山上找一棵栽上,喜欢吃自己在自家院子里面栽呀,干嘛惦记别人家的。”

    说的可真明白,通情达理的。说完拉着婆娘孩子就走了,紧跟着大半的人都不凑热闹了。

    这田野要是没人帮衬,没准就分几个桃子吃,可今儿这阵仗看出来了,大队长跟朱会计都帮着田野呢。分什么分呀。瞎凑热闹,别让人记恨就好。

    还有就是田野,你说力气凭大的,本来就惹不起,真要是犯浑,不用她做别的,见天去你家坐坐,谁受得住。克死了咋办。

    脑子抽了,才被人忽悠出来呢。后悔死了。

    田野看着院子里面剩下的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心说这人活在哪也不容易。

    今天要是软一软,没准就被人拿捏了,今天院子里面的桃子没了是小事,明天还不定被人分了啥呢。

    你自己软蛋,没人扛在你前面帮着你顶着。

    别说合法什么的,现在城里还有挂牌子游街的呢,连点证据都没有,就因为一封检举信,就被游街的人多了,今天胖师傅他们还叨叨这事呢。

    这年头,就他们上岗村的偏僻情况,田大队长跟朱会计那就能把公检法的活给全干了,哪来的公道呀,那不过是一念之间而已。

    偏一点,偏那边,都在两人肚子里面呢。

    不然为何当初村里因为一个征兵的名额斗得乌眼鸡一样,田大队长家的小衙内站出来之后,除了没眼色的朱家,谁家都不吭声了呀。

    田野看着田大队长同朱会计,眼神沉了又沉。田嘉志给他搭上朱会计一家,才是她田野在上岗村站住脚,稳住田大队长的根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