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分产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野心里有数:“叔有事就说吧,吃饭不着急。”

    田大队长吧嗒烟袋,看看众人:“丫头,你这是带桃子去城里了。”

    田野:“嗯,串亲戚。”

    朱大娘在窗外不淡定了:“瞎说,你你哪来的城里亲戚。”

    田野:“大娘,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哪有亲戚呀,那不是老二交代我要过去时常看看的亲戚吗。”

    朱大娘:“胡说,我家在城里就没有亲戚。”

    田野:“哦,原来是这样,那大概是老二那些年吃不饱穿不暖时候,帮助过他的人,老二这人念情份,谁对他有过一点好都记着。”

    这话说完,外面嗡的一声就乱了。

    老二自从跟田野成亲,日子过得好着呢,还有啥时候受过这罪,吃不饱穿不暖呀,那就是在家时候呗,这朱家婆娘可真是恶毒,亲儿子呢。

    不是要命的恩情,谁能时刻惦记着,有点好东西就给送去呀。

    而且人家老二念情份这话,田野那可是没说假话,村里人谁不知道老二念情份呀,但凡给过人家一点好的人家,人家过年还走动走动呢。

    那问题来了,这朱家的到底做了啥,才能让老二不念父母大恩的情分呢?

    这眼神实在太过刺目,让朱家大娘嘴唇气哆嗦了。

    朱老大这个不要脸的关键时候还是很顶用的:“你少说用不着的,老二要是这么念情份,怎么就把爸妈都不顾了呢。”

    田野:“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不是应该问你们吗,怎么就养出来的儿子弄得就剩下过年过节给钱,给东西的情分了呢?”

    可别说没情份,他们家的钱跟肉不都白瞎了吗。

    牛大娘:“是呦,老大你这话可不能瞎说,不光是过年过节给钱送东西,你家老二可是还在灾荒年月,给你家换了四百斤粮食呢。”

    大伙你一句我一句的就说开了,那边就有人说:“你可是上过学的,听你妈说你可是咱们村里学问最好的,这做人可不能忘本。”

    牛大娘接着就说了:“老大呀,灾年过去了,你现在说这个,说不好听的,那是忘恩负义呀,咱们乡下人可不能这样。出门让人戳脊梁骨的。”

    朱大娘:“你放屁,你才出门让人戳脊梁骨呢。”

    牛大娘:“我又没做忘恩负义的事情,我怕什么呀。你们娘俩翻着花的折腾,你就不怕儿子在外面干啥不塌心吗,哦对了,忘了你眼里除了你家老大别的都不是亲生的。”

    朱大娘这就要跟牛大娘打起来:“你才不是亲生的呢,我家孩子我愿意怎么对怎么对。”

    牛大娘:“就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娘,老二招出去算是别人家的,咱们就不说了,小四好歹是你亲闺女,多给吃一口跟剜你肉一样,你说孩子小,你给吃一口咋的,你就不怕孩子长不高呀。”

    朱大娘:“你放屁,孩子小都那样,谁不是这么过来的,我家小四最近那不是长好了。比谁家丫头差了。”

    田野嗤之以鼻,就这样当妈的,她是真没啥好说的了。那是你喂好的吗,那是我给补贴出来的。

    牛大娘也气,可这事朱大娘站住脚了,他们家小四见天的吃口粥沫子,竟然还长挺好了。

    跟谁说理去呀。

    朱大娘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这样的年月,能把孩子拉吧长大,那就是做女人的功劳。

    养啥样真的不再考虑范围之内的。

    朱大娘:“我家的孩子不用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现在咱们就说说这桃子,是不是集体的,凭啥她自己拿着送人情。”

    这算是撕破脸了。为了没吃到桃子,竟然扯大旗要分儿媳妇的产。

    好吧,这话大伙立刻就静下来了,真能变成集体的,没准家家能分几个呢。

    田野好气又好笑。

    牛大娘这人田野头一次发现她的优点,吃谁的就站在谁那边,而且不管场合,不看情景。全力支持。

    都这时候了还嘟囔一句呢:“你肯真是亲妈,带头分儿子家产呢。”

    朱大娘:“田家是田家,我家是我家,怎么是我儿子财产的。”

    牛大娘:“这么说你这是不认田家这门亲事了。”

    朱大娘:“这样的儿媳妇我可不敢认。”

    田大队长:“朱家的你说啥呢,这话你让朱铁柱来大队说一说,我听听。你家老二是出息了,别忘那是怎么出息的。”

    朱大娘这时候可牛气了,甭管怎么说,出息的孩子也是从他肚子里面爬出来的:“孩子的事情我可做不得主,这以后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呢。”

    田大队长作为女方那都被气的哆嗦了,这是要过河拆桥,攒对他儿子当负心汉呢。

    朱家可真是,可真是恶心透了,问题是他田刚就没吃过这样地亏,这要是捏鼻子认了,算他他这个队长威严扫地,白当了。

    田野:“叔,这事,是我的事,也是朱家的事,不管老二因为什么出息的,我田家不用这个拿捏人,要退亲,那就退,这样的夹缠不清的人家,我也看不上。”

    朱会计脑门青筋都跳起来了,以后朱家的后生还去哪讨老婆呀。

    那不是都被埋汰进去了吗:“丫头,老二这事,现在跟朱家没关系,就是退亲也轮不到他们朱家开口,那是你们两个说了算的,这事咱们以后再说。”

    田野无所谓,退就退,她还怕谁,能让人用这点破事拿捏不成。

    再说了,你当的了家吗。你儿子你做的了主吗,就敢在这乱吵吵。

    朱大娘被人当场说儿子的事他说了不算,心里恼恨。

    不过人家朱会计扭头就说了:“老二都让你卖了一次了,没有卖第二次的道理,这事你们说了不算。你朱家啥样我不管,你要是坏了我老朱家后生的名声,别怪我不讲情面。让朱铁柱跟我说”

    田大队长算是挽回了脸面,直接询问田野:“你家这棵桃子怎么说。”

    田野当着上岗村那么多人的面,腰板挺的笔直:“既然是我家的桃子,还能怎么说?”

    田大队长:“村里人说了,这是集体的桃树,不该是你一家的。”

    田野:“大家都这么说我没有意见的,不过就是想问一句,我家院子里面的东西是集体的,那别人家院子里面的东西算不算是集体的,是不是明天我也能去别人家院子里面摘菜,收粮食呀。”

    大伙愣住了,这丫头不傻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