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摊上事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小三今天没说话,他也想吃桃子,隔壁二嫂要是给送来几个,好歹能有他一个呢。

    小四丫眯眼睡觉,最近她长个头了,夜里肚子也不会饿醒了。

    田野趁着凉快在院子里面拎水浇菜地呢,东院的热闹一点都没落下。

    可真是出息,因为两个桃子这么闹腾,满院子的嚷嚷,说是儿子不在家儿媳妇不孝顺。

    也不想想儿子不在家,你们有没有照顾过儿媳妇。

    就该让朱家人知道知道,除了字据上写的关系,她就没想同他们有更亲近的关系。

    田家的任何东西都跟他们没关系,别没事给自己甩脸色看,真当她好拿捏的呀。田野还是把上次朱大娘找别扭的事情记恨上了。

    田野琢磨着,不知道朱家人能不能做出来大半夜敲门,要桃子这样没皮没脸的事情。

    田野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把桃子摘了一大半下来,小心的装在篓子里面准备进城了。

    她虽然不会给自己找麻烦送去城里卖桃子,可她能去城里走人情呀。

    别看人家胖师傅就是个公社的做饭的,可人家后台硬着呢。

    田嘉志给她搭好的路,她得给走好了。

    出门口碰上脸色难看的朱大娘,田野心说晦气。

    朱大娘找茬:“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媳妇。”

    田野:“稀罕啥样的找啥样的去,昨天你不还说,你儿子不缺媳妇呢吗,不是都有追到部队去的吗?”

    这比昨天还不给面子呢,朱大娘眼睛都瞪圆了,她总算是发现了,这丫头没人的时候跟有人的时候对她态度一点都不一样。

    难以置信:“你装不下去了,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

    田野都没搭理他,锁上门就走了。

    田嘉志在家的时候,朱家从来不用她应付,田嘉志走了,她也不耐烦应付了,现在的田野可不是原来时候,被人埋汰一句就孤立无援的田野了。

    还怕啥呀?来吧。

    朱大娘在后面跳高高的叫嚣:“你,你别后悔。”

    田野直接迈着步子就走了。

    路过牛大娘门口,牛大娘那是匆忙忙出来的,看得出来头发还没梳顺呢。

    牛大娘:“喂,丫头,那婆娘又找你麻烦了,你呀就是太老实了,咋不招呼大娘一声呢,好歹吃你桃子了,大娘还能不帮着你呀。”

    说完就要出去助阵。

    田野心说您这吃谁向着谁,还真不白瞎东西呢。

    幸好牛大叔出来给拉住了:“回吧,哪都有你的事。”

    然后对着田野:“去忙吧,大伙都知道咋回事,没人说你什么。”

    田野高高兴兴的就走了,就说在村里混,人缘这东西顶重要的。

    朱大娘这么闹腾那是自毁前程。

    而她家这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这都是田嘉志给她打下的好基础呀。

    朱大娘憋着劲的喷火,太不把她当回事了,就得让小贱人知道知道厉害。

    田野把桃子给人家胖师傅送去,啥都不说,放下就走。

    弄得人家胖师傅想要给田野带回来点东西都不成。

    胖师傅那边同事绕着转悠:“哎呦你家亲戚可真实在,一句话都没有,放下就走。”

    胖师傅心说,哪来的亲戚呀,这一来二去的谁都知道,上岗村有小两口有好东西就惦记他了。

    还有人说:“乡下人就是实在,看看一点虚的都没有,个顶个的新鲜。”

    胖师傅也知道拉拢人的,他们在食堂工作,油水大的很,竞争很激烈的,连公社那边的同志都能吃到胖师傅家实在亲戚送来的桃子。

    田野在供销社买点白布,又买点花布,回家准备给自己做背心的。

    余下的也没啥好卖的了。家里都有。

    等回村的时候,才知道摊上大事了。

    有人去大队说,他们家的桃树也该是集体的。要田野把桃子上缴大队呢。

    田野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份心情好了。

    还有一个更劲爆的消息,朱家要跟田家退亲呢。

    这事吧,田野听到后就觉得吧有点闹心了。

    说不清楚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要说趁着这个机会退亲的话,挺好的,反正她自己现在也能过了。

    不过怎么感觉有一种过河拆桥,用过拉倒的凉薄呢。有点恼羞。

    反过来,她的好时光都是田嘉志给带来的。而且好处都是自己得了,朱家还要背上破名声,尤其是田嘉志。

    田野脑子里面想的更多的还是田嘉志说到朱家时候的落寞,还有一口一个咱爸时候的自然,也不知道这小子听说这事是个什么心气,竟然有点心疼。

    孙大妞:“你还愣着干什么呀,竟然不知道田嘉志竟然是个没良心的。”

    后面那句白喜欢他了,好危险就说出来了呢。

    田野下意识的维护田嘉志:“关田嘉志什么事呀?”

    孙大妞:“你傻不傻呀,朱家这么闹腾,你怎么就知道没有田嘉志的手笔在里面,大好的小伙子谁愿意背着个招亲的名头呀,将来生了孩子都得随你的姓。”

    田野:“我倒觉得他挺不容易的,摊上这样的爸妈,怪心疼的。”

    孙大妞:“谁心疼你呀,你还是赶快去大队吧。”孙大妞特意跑到村口跟田野通风报信的。

    田野这次背着空框子回来的,还没进家门呢,就来大队了,好多人都看到了。

    对于那些才被鼓动起情绪,说田野拿桃子换细粮的人来说,立刻就把那点不平衡给压下去了。

    就说吗,细粮哪是这么好换的呀。这不是空着框子回来的吗。

    人的通病,看不得别人好。

    大家一块受苦受累的,凭啥只有你一个人能过得好呢。这是犯了众怒了。

    当然了,也是有人刻意挑拨的。

    大队门口,田野把框子放在窗跟下面,自己两脚泥一身尘土的进屋:“叔,听你说你找我。”

    田大队长看着田野这个样子,就瞪了外面看热闹的人一眼:“丫头,刚回来呀,还没吃饭吧,这事不着急。”

    朱会计在田大队长前面说的,侄子临走的时候让自己照顾侄媳妇的,自己没照顾好呀。

    你说这事还是他们朱家闹腾出来的,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自己这个二侄子,运气好,人品好,学问也好,就是一样,遇上这么一个爹妈,投胎不好。

    咋就见不得儿子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