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韵事
    孙大妞看看田野没好意思说。她这瞎着急做什么呀:“你说他们想做啥?”

    田野:“左右不是冲着田嘉志去的,我们家没有什么可图的,八成是冲着大队长家去的。”

    有道理,这人蠢也有蠢的好处,你看这不是三两下就把烦恼给别人了。

    孙大妞:“喂,你是真傻吧?”

    这是啥话,田野:“你才傻呢。”

    所以孙大妞纠结着出门,这田野到底是不是真傻呀,她咋就没看出来,也没有问明白呢。

    晚上田大队长就把田嘉志的信给田野送来了。

    田大队长还跟田野说:“别听外面的胡说八道,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

    田野点点头,啥都不问,人家就是听话。大队长才放心的走了。

    田野能消停的过日子,也是因为除了头一次田嘉志邮寄了一张汇款单之外,以后的钱都是放在信封里面寄回来的。

    没人看到信封里面的钱,田野少不少的麻烦,不然就朱大娘那样贪财的,指不定要被缠上呢。

    田嘉志的信没别的意思,着重就是把钱给媳妇。

    然后重点解释,他跟女知青不熟,没联系,地址也不是他给的,至于收到的信,他连看都没有看,直接就交给领导了。

    人家处理的更好,还怕打听机密的呢。字里行间都在说他对这份感情的忠诚不二。

    而且语言用的相当的诚挚,里面还带点小诙谐,田野喜欢的那种风格。

    田野看的出来,这小子的学习没有落下,看得出来知识面更广了。

    遣词用句都有提高。上进的人到哪都上进。

    田野数数钱,这小子不是把钱都给邮回来了吧,难道部队真的一点开销都没有。

    整个上岗村都在看田野的态度呢。

    城里来的在怎么开放,也不能开放到人家里面去,张月娥说的在天花乱坠,名声也臭了。

    可惜田野竟然是软包子,一声都没吭。

    还不如大队长媳妇给力呢。你说这丫头是不是傻。

    老二都出息的让知青惦记上了,这还不知道好好地哄着,护着呢。

    看的边上的人着急,不过话说回来,田野不着急,是不是说这些人冲着田小武去的呀。

    也对哈,田嘉志有啥呀,招亲,就说出息了,那眼下除了名啥都没有,人家小武不一样呀,队长家的小儿子,没成亲,没对象的,长眼睛的人也知道选谁呀。

    所以这事吧,自然就把风向给转到田小武头上了。

    时间长了大伙都觉得跟田嘉志没关系了。

    这话不都是队长说出来的吗,队长肯定是不愿意儿子自己闹这种风流事的。

    只能说村里人的脑洞也很大。说不说人家都能脑补出来一出戏。

    朱大娘现在是恨上张月娥了,比膈应田野还厉害呢。

    你说这丫头把自家儿子的名声给坏了。朱大娘都打算着,要是朱老大的亲事实在不成,就拿张月娥将就将就了。

    谁知道就出了这事,恬不知耻的追人部队里面去了。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朱大娘那一张嘴,在一群的妇女堆里,把张月娥给磕碜的吐沫横飞。

    边上听的人都不过耳了,好歹人家大姑娘呢,哪有这么说话的呀。

    这明显就是吃不到葡萄葡萄酸呀。

    牛大娘吐着瓜子皮:“要我说呀这事也不做准,那张知青不是跟你家老大有点意思吗,你说这往部队写信到底为什么,把你家老大给踹了,不是吧,大伙说是不是?”

    朱大娘:“我呸,还把我家老大给踹了,从头到尾我家就没看上那丫头,踹也轮不到她踹,你可别张嘴埋汰人,我家老大可是正派人,跟那丫头半点关系都没有。”

    牛大娘也不知道怎么,专门跟朱大娘过不去:“不是把你家老大踹了,你嘴巴数落人家这么损干什么,不知道的以为你落井下石呢。”

    不等朱大娘开口,牛大娘:“好好了,知道跟你家老大一点关系没有,你家老大跟张知青就半夜送回家的关系,余下的啥都没有。”

    然后笑笑的挥手:“好了好啦,大家都回家吧,这事没啥好说的。”

    牛大娘这手玩的漂亮呀,都不给朱大娘开口的机会了。

    多少人背地里面给牛大娘点赞呀,你说这蠢婆娘,咋说长本事就长本事了,斗嘴都能占上风了。

    朱大娘被气的脸色都青了。啥叫半夜送人回家的关系呀,这说出去能听吗。

    不行她儿子必须去城里,在村里算是让一帮嘴上不把门的老娘们把名声给糟蹋了。

    牛大娘回家兴奋都要飞起来了:“哎呦,你说这有学问的人可真本事,就随便那么指点我两句,我现在出门都不被他们憋屈了,都是憋屈他们的,咋就那么痛快呢,这么多年我就没有那么痛快过。”

    牛大叔扫了一眼婆娘,这也不知道算好事还是坏事,惹祸的本事长了,不过惹祸之后不吃亏了。

    牛大娘感念人家指点之恩呀:“也不知道几个大小伙子,会不会捣鼓饭吃,你说在咱们家吃好好地,咋就走了呢。我现在连说话的都没有,也没人指点我怎么吵嘴能占上风了。”

    这都是什么交情呀。

    牛大叔被呛的咳嗽好几口才停下:“歇了心思吧,队长既然发话了,你就听着,不然你就是打队长的脸面呢。不想好好过了。”

    牛大娘:“我这不就是说说嘛。你说这几个小伙子在这的时候,天天的拌嘴,这突然走了,家里怪消停的,咋这么别扭呢。”

    牛大叔:“你要是有心,就把人招呼家来吃顿饭。”

    牛大娘:“那我可是舍不得,算了,冷清点也好。”

    得,这位也就这么大的出息了。

    田野今天比较倒霉,家门口碰上刚被人奚落的朱大娘了。

    朱大娘看到田野,整个脖子都昂起拉了,刚才那点不顺,让朱大娘这会有点抽风。

    田野就不知道他们家最近有什么值得抬头挺胸的事情?

    没听朱小四那个密探说过呀。不过他们家啥事跟她都没关系吧,田野装作没看到,直接回家。

    可惜这人就不让你顺心,要不然怎么叫抽风呢。俗话说该来的躲不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