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作妖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兵下连队的时候,田嘉志就凭这手功夫让领导赏识给挑走的。

    上岗村这边,最近朱家闹腾的不像样子,春播过后,朱家两口子见天的往田大队长家跑。

    要说确实是求人办事,可他们两口子这样朱大娘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同胁迫都差不多了。

    田大队长媳妇心里特别的不高兴。就没见过这样做人的。

    这不是才收工,晚上朱家两口子又过来了。

    朱铁柱唉声叹气的:“队长,你看我们家老大的工作可咋办呀?我们两口子要是有法,也不会过来麻烦你的,那不是真没办法嘛,上次险些被人给偏了。”

    田大队长这话都听的耳朵长茧子了:“朱老哥,要我说这事你就不能着急,急也急不来,我就是个上岗村的大队长,跟公社也没有啥硬实的关系,没机会我也硬变不出来地方把你家老大塞进去不是。”

    朱铁柱闷头抽烟。

    田大队长媳妇一肚子气,咋地,你家儿子又不是我家男人的种,凭啥我家男人要给你家儿子找工作呀,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朱大娘接着就抽嗒上了:“我家老大那可是咱们村里上学最多的,当兵就没走成,还弄得的名声臭了,说媳妇三里五村的那都被指指点点的,这要是没有个出路,可咋好呀,队长你可不能不管我家老大。”

    队长媳妇忍无可忍:“你家老大又不是田刚的儿子,凭什么说不上媳妇让田刚管,你家老大名声臭了,是我田家给弄臭的不成,凭啥赖在我家。”

    朱铁柱脸色都黑了。

    朱大娘被说的难堪,平时也是这么说的,队长媳妇也没咋地呀,今儿在就不干了呢。

    朱大娘一点都没觉得自己有错:“要不是挑兵,非得各家出来举荐自家孩子,我家老大的名声怎么会臭了。”

    队长媳妇:“那是你不留口德,使劲挤兑村里的后生,人家才臭你家老大名声的,再说了,你家老大要是真的出息,处处都出挑,人家想要臭他,也没人信呀。”

    朱大娘被激的撒泼了:“我不管,我家老大反正在村里是毁了,你是队长,你就得管。你家孩子那咋能出去上班吃公粮呢。”

    队长媳妇那是真的恼了:“我家儿子出去上班时他有出息他老子本事,跟你家有什么关系,你这婆娘可真是太可恨了,我看你就是欺负我家儿子都不在,才过来欺负我们两口子的,我儿子要是在家,早就把你打出去了。”

    说着拿着扫帚开始赶人。村里妇女就是这么剽悍,一言不合就动手。谁怕谁呀。

    田大队长媳妇那也真的腻烦这两口子:“大过年的才过来,你就到我家来掉眼泪,谁家不忌讳这个呀,我看你就没安好心。”

    骂骂咧咧的就把人给轰出去了。

    田大队长到底是面子人,跟着一块出来:“这婆娘最近吃了火药了,别搭理她,朱老哥呀,以后有事去大队找我,省的看到这个婆娘。”

    人家两口子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朱铁柱能说什么呀。

    田大队长“老大的事情你放心,我既然是应下了,就会给看着的,等春播过后公社那边招工,我肯定给你们想着。”

    本来田大队长也是这么应下的这两口子,可朱家两口子着急,总怕田大队长不用心,这才一趟一趟的跑。

    私心里还想着田刚能给朱老大安排一个跟田大武那样的工作呢。

    这不是说话不中听,把人给恼了。适得其反,弄成这个样子,怕是整个上岗村都知道,他们家老大这点打算了。

    朱大娘豁出去脸皮不怕丢人了,反正她儿子肯定是要去城里的,在村里呆不下去了。

    唯独一样这事本来悄悄的就他们一家有这个打算,田大队长媳妇这么一闹腾,村里都知道了。

    家里孩子还有招工这么一个机会,那可真是在上岗村又一次的腥风血雨了一番。

    还没影的事呢,就要打出来真火了。

    这次队长家孩子可是不跟着争了。那可不得谁家本事谁家孩子得到机会吗。

    田野就天天的干活看热闹。见天跟唱大戏是的,你才唱罢他登场。朱大娘那点本事都不够看了。

    她们家肉不够吃了,田野在空间里面挑一头最大的猪给宰了,喂得粮食多,时间久,田野估摸着得有四五百斤。

    因为她宰猪的时候感觉到费劲了。

    要说这活也是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田野连猪血都知道留下了。刮毛也干净。

    把一头猪给处理的利索索的,简直就是人生第二技能。第一技能是凿石头。

    听说村里杀猪的,可吃香了。

    田野在考虑要不要去抢人家的饭碗呢。不过这职业多少有点心理阴影,还是算了吧。

    猪肉够肥,田野特意让去城里的人给捎回来二斤肥肉,说是家里要炼油。

    就这机会把大半的肥肉都给练成荤油,存在大缸里面放空间去了。

    还把猪头,猪下水给煮了。

    虽然屋门关的很严实,可还是听见那边牛大娘再说:“你说丫头这油怎么练的呀,怎么有股猪毛味呢,这丫头到底会不会干活呀?”

    牛大叔气的都不知道怎么说婆娘好,为了她见天的母鸡味,开春的时候都已经报了一只病鸡了,被村里人斜眼看了很久呢。

    瓮声瓮气的:“你还能有点别的事不?”

    朱大娘委屈:“我那不是怕丫头不会干活,或者被人糊弄了吗。你闻闻一股子猪下水味,肯定被掺了水油了。”

    在牛大叔的瞪视下,才没有继续说下去。

    说起来自从开春之后,几个知青就搬回知青点那边了。

    牛大娘他们家的生活,确实有点素。

    几个男知青在牛大娘这边还成,牛大娘虽然算计,不过这人好吃,做出来的东西,他们几个大小伙子都能沾光改善改善,所以无所谓搬不不搬走。

    反倒是两个女知青在王寡妇家总是闹腾住不下去了。

    非得说,天气暖和了,家里有大小伙子住着不方便。

    谁家没有大小伙子呀,非得这时候闹腾,还不是冲着田野家去的。

    就田野家现在一个人。张月娥那算盘打的精,田野都不搭理她这茬。

    大队长给力,根本就不用田野自己开口,直接发话了:“你们都麻烦了人家老乡那么久了,也该回知青点了,既然不方便,就还回知青点那边吧。”

    张月娥他们一下子就不闹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