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乡下把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野没说话,看着四周没人,从墙根顺下去一个熟鸡蛋。

    小四丫就楞了那么一下,机灵的把鸡蛋拿过去,三下五除二,就把鸡蛋给吃了,可见这孩子亏嘴。

    田野看着小四丫把鸡蛋吃没了才说道:“你二哥好着呢。”

    就要回去了,她没空哄孩子,也不想跟朱家搀和上,上次朱大娘说的话他可是没有忘记呢。

    就看到朱小四擦擦嘴,一脸的认真:“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两人年岁相差太大,沟通不良,什么意思。

    朱小四:“我不会告诉别人你给我吃的,谁都不告诉。”说完率先跑走了。

    田野,哦了一下,然后龇牙,这孩子才多大呀。

    这下子可是以确定了,朱小四肯定是朱家的孩子,这么大点就这么有心眼,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

    他们朱家孩子的通性大概就是都有心眼,都不太是东西。

    不过倒是给自己省了不少麻烦。

    田野有空间在,家里现在不缺吃的了,而且有田嘉志这个外援在,家里有什么出格的东西,都可以推到田嘉志身上,

    在村里的小日子那是越过越红火。

    别人不说,隔壁朱大娘每天看到田野鼻子都是歪的,眼睛还有点红。恨不得把田野给生嚼了。

    不过这个她真的嫉妒不来,听说上次的事情传出去后,朱会计就把事给捅到朱家老辈那边了,朱铁柱两口子被老朱家的几个长辈一块数落过。

    朱大娘这算是老实了,田野这边就是杀牛,那也是人家送过去才能要,不能在伸手了。

    这话都是牛大娘在道边跟一群妇女说的,田野听了一小半。

    另一半就是隔壁家小叛徒告诉她的,说的比牛大娘知道的多多了。

    听说朱铁柱跟婆娘生半宿的气,朱大娘哭了大半夜呢。

    幸好小四丫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纠结的,没跟牛大娘一样眉飞色舞,不让田野就真的要怀疑朱家的教育问题了,四个孩子都教导的那么有特色。

    不过自打那之后,田野看到没人的时候都给小四丫点吃的。

    那孩子精怪的很,每次都把嘴角抹干净了才走呢。

    而且知道没人的时候才跟田野亲近,朱家人在的时候,一个眼神都不看田野,这就天生的戏精。

    几次之后田野就没忍住,把这事写信给田嘉志说了。

    而且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是在买好,只是说了他们家小四丫戏精,没说给小四丫吃的什么的。

    不是想给田嘉志写信,实在是不吐不快。

    田嘉志那边收到东西的时候,已经在新的部队里面站住脚了。

    老老实实的做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很幸运的跟田小武在一个部队里面。

    不过两人也只能隔几天见到一面。

    相比他们公社过来的一群人,他们两个这样的已经很不容易了。好歹算是个伴。

    看到田嘉志的包裹,战友们再次开始询问田嘉志,你真的是农村来的吗?

    这东西就是城里都不见得有。这年头但凡一口吃的在哪都金贵。

    都有人怀疑田嘉志地主老财了,这可不能瞎说。

    田嘉志恨不得把祖宗八代都给招出去。我就是乡下人,我媳妇心疼我,从牙缝里面省出来的东西都寄给我了。

    问题是一大包的肉干,牙缝里面省,那也得家里有呀。谁家吃得上肉?

    田嘉志顺便把自己跟田野的风雨扶持,患难与共描述一遍。

    大伙听到田嘉志招亲,家里还有个娃娃亲的时候,看着田嘉志的眼神那都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

    这个好像有点脱节呀:“你好好当兵,回家的时候把亲事退了就成。”

    田嘉志差点跟人翻脸,为啥要退呀,正经八本摆过酒的媳妇。

    大伙就不知道这小子思想这么封建,竟然一门心思的承认这份亲事呢。

    好吧他们也不敢多话了,尤其是吃着人家的东西呢,就更不能瞎说。

    吃人嘴短吗,违心的也要祝福一句,你们两口子真好。

    等放假的时候田嘉志给田小武送过去一份,把两人的家信顺便寄出去。

    对于田野的来信,田嘉志肯定是不满意的,哪有光教育人的,咋不说说家里的情况呢?怎么不说说她自己的情况呢?

    幸好他让小武写信的时候问大队长了,不然自己不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吗。

    好吧人家这里有渠道的。

    田野手里有余钱,不过在这个什么都是大集体的年代,也不能置办私产,钱这东西也就只能在家里存着。

    想到田嘉志来之前她过的日子,再想想自己现在过的日子,不得不说真的是受田嘉志的益呢。

    吃饭的时候就是队长来了,田野都不用藏着躲着了。咱家现在有这个条件吃口好的。

    田野把钱都给赞起来了,现在用不到不等于以后用不到,就等着厚积薄发好了。

    山杏熟的时候,田野背着框子,往家里摘了不少。

    外人都说田野饭量大,饿疯了,所以摘山杏吃。

    田野是把杏摘家去晾果脯了,杏核砸成了杏仁,一大半都给田嘉志寄过去了。

    这东西那么一大筐子也就弄出来小半口袋,可比白薯干什么的金贵多了。

    因为田野给田嘉志寄东西寄的多,田嘉志那边谁都知道田嘉志家里有个知道心疼人的媳妇,很是出了一把风头。

    面上已经没人再提招亲的事情了。

    不过大半的人背地里还是说田嘉志傻,让家里媳妇给哄住了,不然谁愿意招出来,还喜滋滋的儿呀。

    没人敢当着田嘉志的面说,因为田嘉志不愿意听。

    而且这人在部队挺狠的,新来的时候,连老兵都摔不过他。

    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怎么摔都摔不倒,爬起来特别快,抗打的那种。

    好长一段时间,在部队里面田嘉志的外号都是不倒翁,只能说这得归功于他媳妇训练有功。

    不过这话打死田嘉志也不会说出去的。

    有人问他,你这摔跤练过呀,不错呀。

    田嘉志顶多就是笑笑,说上一句,乡下把式。

    田嘉志纠结的心呀,不知道要不要感激媳妇的先见之明,还是幽怨田野下手狠,人家都说了,要不是狠狠的练过,都没有他这个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