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内奸
    ,精彩小说免费!

    郭晓梅:“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跟你说话呢。”

    田野站住脚:“你说我就要理吗?我回不回信,需要跟你走报告吗?还是你想要通信地址?你想要做什么?你什么用心?”

    一连串的问句,把郭晓梅问晕了,从来不知道田野嘴这么利索。

    郭晓梅结巴半天:“你说什么,我那时想帮助你,怕你不识字。”

    田野:“哦,那就不必了。”

    说完甩开步子就走。

    郭晓梅在后面气的攥拳头,这人不识抬举。

    等家门口遇到朱大娘的时候,田野直接就咧嘴笑了,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朱大娘看到她十次,十次都是耷拉脸,田野就没看她笑过。

    看都没有看她,准备开门进屋。没空应付妖魔鬼怪。

    朱大娘:“老二是不是来信了。”

    田野:“你要捎话问好。”

    朱大娘:“我问你,老二是不是寄钱回来了。”倒是敢惦记。

    田野:“不到过节时候呢,我们不差你钱呀。”

    朱大娘脸色通红:“我儿子寄的钱呢。”

    田野脆生生的接下来:“是我的。”

    然后才看向朱大娘:“你不是忘了字据怎么写的吧。”

    朱大娘没碰上过田野伶牙俐齿的时候,以往可都是不咋开口的呢:“你,你”

    田野:“不然咱们找人评评理。你家朱老大”

    才提了一半,朱大娘扭身就走了。他们家朱老大从开春就见天的去找田大队长说要去城里找工作的事情,到现在才有点谱,朱大娘可是不敢这时候给添乱的。

    可听人说老二寄回来好大一笔钱,朱大娘心里就不痛快了,怎么就不知道惦记家呢。

    凭啥都给野丫头。没想到这丫头没有老二撑腰了,还敢这么横。

    牛大娘出门:“丫头,那婆娘找你做什么。”

    田野:“听说田嘉志寄钱回来了,过来打听打听。”一点都没有给瞒着。

    朱大娘隔着院墙听见这话,脸色就黑了,这丫头作死呢。这怕是要传出去了。

    牛大娘:“哎呦,她可真是好大的脸,这都敢惦记。难怪他们家老大说亲这么久都没人搭理呢,谁敢搭理她呀。”

    朱大娘那边着急了,她现在为了老大的工作,为了老大的亲事,那真是不敢随便闹腾了,原来这名声坏了,这么难。

    给他家老大提亲的丫头,不是家里条件太差,就是不顶事的,一个出挑的都没有。

    她跟媒人理论,人家媒人一点都没给留面子,直接说,就你家这名声,还想讨什么样的媳妇呀。就这样的还是我强说和呢。

    听说跟你做婆媳,人家都怕了。

    好吗朱大娘那脸当时都没地方放了。

    接着人家媒人又说了:“你家老大这还不是难的,将来你家小四说亲才不容易呢,你连招出去的儿子都这么挤兑,这么惦记,那要是谁娶了你家姑娘,你不得把人刮下来几层油呀。你也去打听打听,现在外面人都传开了。”

    朱大娘:“你说啥呢,哪能呀,那能一样吗。”

    媒人:“你别嫌弃我说话不好听,要不是咱们一个村出来的,我也犯不上告诉你。你呀还是收敛点吧,儿子都招出去了,你还这么惦记,搜刮,名声可不好听。”

    说完人家就走了。

    朱大娘心里越想越生气,她搜刮什么了呀,她那不是什么都没落到好处吗。怎么就还弄个这么臭的名声呢。

    这人也知道吸取教训,不过不是对儿媳妇好了,而是知道偷偷的找媳妇别扭了。

    也是外面传的太邪乎了,说是田嘉志给家里汇了好大一笔钱回来。不然朱大娘真能稳住的。

    财帛动人心。结果这事到了牛大娘嘴里怕是又要传出去了。朱大娘觉得额晦气死了。

    朱老大:“妈,咋样”

    朱大娘:“以后别在我跟前提他,我就当没他这个儿子。”

    朱老大恨恨的,这钱没戏了:“这个白眼狼,出去就不认爸妈了。”

    长大一岁的朱小四默默的边上玩,外面人早就传了,他二哥早就不是家里的孩子了。认什么认呀?

    原来二哥在家的时候,还能偷偷的带她出去吃口东西,有好东西也知道偷偷的给她一口。

    现在二哥不在了,她过得比谁都苦。

    孩子小不知道别的,就知道谁给吃的谁好。

    朱小四那也是从小被二哥给训练出来一身偷吃的本事。

    因为让她三哥看到,她就没得吃了。朱小三霸道,看到吃的一定抢过去的,用朱小三的话说,丫头片子吃什么吃,早晚是别人家的。

    至于他大哥,除了他三哥能哄出来一口吃的,他眼里都没别人。

    你说这朱小四过得什么日子。除了自己找口吃的,谁都指不上。

    懂点事之后,朱小四就想过,他妈咋不把她一块跟着二哥招出去呢。

    反正早晚要招出去的,村里人说二哥招出去以后日子过得可好了。

    他们家没套院墙的时候,她扒着脖子看他二哥,二哥给她一把炒黄豆。

    不过被他妈看到,一巴掌给拍地上了。还说她不怕噎死连丧门星的东西都敢吃,以后他二哥看到她都装作没看到。

    朱小四不知道两家的爱恨纠葛,她就知道谁给她吃谁好,谁不让她饿肚子谁好。

    原本远远地看着二哥也觉得安慰点,自从她二哥走了之后,她连这点精神安慰都没有了。

    田野回家先去后院捡鸡蛋,喂鸡,喂猪,这活耽误不得,牲口的肚子不能饿到。

    听到东院那边有动静,田野还以为有人想要偷鸡蛋什么的呢。

    自从田嘉志走了之后,田野就把多余的小鸡都给弄空间里面去了。

    现在他们家后院不怕来人看。可偷东西也不能惯着。

    她这一身力气,一般的贼都不怕,田野踩着块大石头扒着脖子过去一看,小四丫乱匆匆的头发在院墙那边爬墙呢。

    除了田野家没人套后院墙,四周空荡荡的,除了小四丫根本没别人。

    田野:“你在做什么。”

    小四丫吓得一屁股坐地上了,田野都替孩子屁股疼,幸好都是软软的泥土地。

    小四丫瞪着田野:“我二哥真的来信了。”

    这孩子到是懂事早,不过朱家人田野都不想沾染:“你有事。”

    小四丫看着田野要走了才开口:“告诉二哥不用给家里东西,反正他们也不说好的。”

    有意思,这还出了个内奸。

    田野不知道这对兄妹是怎么回事,可这丫头能说这么一句话,在朱家来说那是难得的厚道人。

    这性子不随朱铁柱也没有随了朱大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