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来信
    ,精彩小说免费!

    孙大妞脸不红气不喘的回头指着田野说道:“她让我给她做鞋,我这不是要定亲了吗,以后没空了,给她送过来。”

    孙大妞松口气,假的也不能拆穿。

    牛大娘:“丫头真的呀,你跟孙家大妞啥时候熟悉的呀。”

    田野脚丫子踩着新鞋:“大娘,你看还成不,大妞嫌弃我手艺不好。我就跟她多学学。”

    这都有物证了,谁好意思瞎说大姑娘呀:“还成,他婶子,你家大妞这手可真巧。”

    孙大娘:“凑合,也就凑合,这丫头不懂事,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田野看不得孙大妞得意:“就是有点挤脚。”

    孙大妞瞪眼:“刚才你咋不说呢。”

    田野还没说话呢。孙大娘就说了:“挤脚呀,丫头,回头大娘再给你做一双。”

    田野又没抢到话头,牛大娘:“呦,你们两家啥时候有这个交情了。”

    孙大娘为了闺女的名声豁出去了:“咋地,你当就你家吃到人家丫头的猪肉了,我家儿媳妇跟丫头好着呢。老二眼看着就出息了,只许你家亲近人丫头,不许我家拉拢拉拢呀。”

    这可真是敢说敢做呢。田野啥都不说了,天下父母心,为了闺女孙大娘多要强的人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这个呢。

    孙大妞眼角有点红。

    田野:“大娘,鞋子穿穿就松了,不用重做,大妞做的就挺好的,等明天大妞在出来做活,我在边上多看看,以后就学会了自己做。”

    孙大娘:“哎,哎,这事小事,等哪天大娘空了,好好跟你说说,这做活可不能看看就明白里面都有窍门的。”

    然后对着田野:“大娘家明天还有事呢,今儿就先走了。”

    田野:“大娘慢走,妞子,有空过来。”

    看着孙家娘两走远了。

    牛大娘疑惑:“丫头,你这都会说客气话了?”刮目相看

    田野:“老二都教了我半年了,咋也该会了。”

    牛大娘笑的嘴巴都歪了,怎么看怎么猥琐。

    一看就知道这人嘴上没好话,田野赶紧的进屋了。

    牛大娘扭头,哼,真当她傻呀。

    不过人家大姑娘家家的,她嘴巴上留德,不稀罕说而已。

    回家:“这朱家二小子可真招人。”

    牛大叔:“你给我闭嘴,你要敢说人家大姑娘闲话,你别说我不客气呀。”

    牛大娘:“我这不是没说嘛,还不行我在家跟你叨咕叨咕呀,你是没看到,就那女知青,老二在家的时候,眼睛就没离开过,老二走了,处处针对丫头,鼻孔都朝天了。”

    牛大叔:“有你啥事。”这是拿婆娘没法了。怎么摊上这么个婆娘呀。

    牛大娘:“我这不是替丫头操心吗,老二那么出挑,外面不定怎么招人呢,丫头这可哎”

    牛大叔都跟着沉默了,难得没说婆娘什么。

    田野家门口这点风浪没掀起来,孙家开始热闹闹的准备明天姑娘定亲了。

    田野进屋就把田嘉志的鞋子给仍空间去了。

    田野还给自己找借口,田嘉志这个岁数,长得块,鞋子换的更勤快,这都两月多了,肯定早就穿不得了。

    可不是她嫉妒什么的。不就是做鞋吗?

    田野突然就有了要学习针线的冲动。不过给田嘉志做鞋,田野还没有那个好性子呢。

    翻翻包裹里面的东西,还有田嘉志纳的鞋底子呢,刚巧是田野的小号鞋底子。她能穿的。

    田野忍不住抿嘴就笑了。

    回头拿给朱会计媳妇求人家给做双鞋,要不然就自己做。

    想着想着,这大半夜就过去了。穿着田嘉志纳的鞋底子走路,光想唇角就勾起来了。

    睡觉的时候,田野才发现,又让田嘉志给抢占了大脑。影响很大呢。

    孙家给姑娘找的人家很殷实,小伙子自己在城里挣钱的,听说对孙大妞挺好的,定亲就给买了一身列宁装呢。

    上岗大队连几个女知青都没有穿过这么出挑的衣服。

    孙大妞从婆家回来,可是风光了一把。

    本来还有人疑惑孙大妞成亲前那点事呢,不过看孙大妞跟田野真的相处挺好的,就觉得自己想多了,年轻人喜欢扎堆而已。

    当然了也有人背地里说田野傻,不过倒是没人敢说孙大妞啥闲话。

    这得归功于孙大娘在村里一张出名的利嘴,再家上孙家的几个儿媳妇,谁想说孙家的闲话都得掂量掂量。

    人家就这么一个姑娘,你敢乱说,娘几个一块上,活喷死你。

    田野院子里面桃花最艳的时候,田大队长送来了田嘉志的家书,田野都把这个事给忘记了。

    田大队长:“大武回来的时候捎回来的,还有一张汇款单,等啥时候到城里,你自己去兑。”

    田野拿着信还没反应过来呢:“哎”

    田大队长:“这老二也算是有心,知道你家里过得不容易,还知道给你寄钱回来。”

    田野没吭声,汇款单是跟信分开的,看到上面的数目,就知道田嘉志把给他带着的钱又给寄回来了。

    田大队长:“回头写信跟老二说,咱们家里好歹能过,在外面别太苦了。”

    看着钱数,田大队长也明白,这朱家老二真是个过日子的,在外面怕是一点没舍得花钱。

    顺便叮嘱一句:“别因为钱犯错。”

    田野茫然的抬头,对呀,寄回来的钱多,人家不得琢磨哪来的钱呀:“叔,这钱是家里的,出门的时候都给他带上了。”

    田大队长猜也是这么回事,就不知道这丫头对老二也这么舍得,是不是傻呀。

    看着手里的东西只能庆幸,幸好,幸好呀。

    要是这朱家小子以后能总这样,傻点也没啥。

    就不知道见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之后,还能不能跟现在是的。

    田大队长叮嘱田野,把钱好好地存着,没事别乱花,就走了。

    田野拿着信,站在桃花树下好半天才才打开。就不知道信里能说啥。

    习惯了打个电话就能问候的时代,永远不能理解,收到信的欣喜于金贵。比看到人的激动差不了多少。

    在看信封上的地址,距离上岗村真的好远好远。感觉咋就有那么点紧张呢。

    田野搓搓手,暗骂自己怂货,不就是一封信吗,难道还要焚香沐浴之后在看吗。

    撕开信封,信纸竟然有三四张那么多,从字迹上看,有进步。

    还有时间练字呢,看来部队的训练对田嘉志来说还能承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