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怀上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黄干事从吃饭,到休息都观察这些人呢。

    当然了也顺走了两块肉干,这东西就是在哪都是紧俏货。

    田嘉志算是看出来了,出门在外多少东西都留不住。

    把胖师傅给的肉罐头,小武他们两一人一罐,趁着大伙吃肉干的空三两口就给赛嘴巴里面了。

    田小武还感叹呢:“原来这好东西,也就这味。”

    田嘉志心说要是能跟田野坐在家里慢慢吃,肯定不是这个味。肯定很好吃的。

    想到这里,肉罐头更没滋味了:“小武我想家了。”

    田小武搓搓手,一脸的焦灼:“想家了,老二不至于呀,咱们哥们可不能哭鼻子呀,我可不知道怎么哄你的,你说我也不能带着你飞回去呀。”

    田嘉志在伤怀的心绪,都飞了,郁闷的盯着田小武。

    边上那哥们不用田小武特意搭个,就凑过来跟哥两一块说话了,笑的那个猥琐:“小武还有这本事,带我飞一圈呗。”

    好吧,头一个离开媳妇的夜就这么过去了。

    田嘉志总结就是,外面不错,有朋友,长见识,不过就是没有媳妇在身边,很不习惯。

    还能陪着他的就是媳妇给装包裹里面这点吃的了。

    而这些吃的,为田嘉志在未来的战友跟前踢开了第一步。

    很快就让他跟战友熟悉起来了。

    一车的新兵到部队的时候,都知道田嘉志有个摆了酒的小媳妇,会做吃的,长得漂亮,温柔娴熟,在家等着田嘉志呢。

    田小武每次听到这种说法,就觉得谣言特别可怕。

    就田野那么个黑猴精,就不知道怎么被传成这样的,还温柔娴淑?

    怎么就没人知道她力大如牛呢,怎么就没人知道长得磕碜呢,怎么他们家老二就这么笑呵呵的应下了呢。

    要不是人家说田嘉志的媳妇,田小武都不知道这群人嘴巴里面说的是没毛黑猴精。

    背后没少跟田嘉志叨咕:“你也不怕牛皮吹破了,回头有认识咱们上岗村野丫头的,你还不得让人笑话死。”

    田嘉志看看田小武,啥都没说。

    自家媳妇啥样自己能不知道吗,外人说的才哪到哪呀,田野要比这些好得多。

    可叹田小武这么大了还不开窍,而且眼神这么不中用。

    自家媳妇,哼,哪哪都是好的。

    田小武吃着人家田野的肉干,还是有点良心的,啧啧两下嘴巴:“别说,丫头也就这点手艺还成了,等这些零吃吃光了,我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田嘉志心说那是给我的好不好,你还惦记着吃光了。

    等到了部队就知道了,这些东西吃不光,为什么呀,因为都被没收了。

    所有东西都要到连长那边过目封存的,原来部队纪律性这么强。

    田嘉志私下看过,别人的东西都是班长收着的,就他的东西是连长收着的,而且是黄干事特别交代收走的。

    可能是自己带的吃的惹的祸,别以为他没看到,黄干事可是没少顺走肉干。

    话说家里总共就那么点老母猪肉,田野到底怎么做出来这么多的肉干的。

    据田小武说,还是用老母鸡烫炖出来的肉,做的肉干,因为肉干有一股子鸡肉味。

    田嘉志暗暗的想,说不定就是田野把家里的鸡都给杀了,弄成肉干给他带上了呢。

    有点替家里的田野发愁,万一让人发现了怎么办,又有点心喜,田野没有看上去对他那么不经心。

    这不是都要把全家的家当给他带上了,要不是喜欢自己,怕自己在外面受罪,难能对自己这么好呀。

    小武他妈都没有对小武那么上心呢。

    想到这里田嘉志睡觉都能笑醒了。

    他们一个班的战友都说过,田嘉志要是说起来家里的媳妇,笑的都邪性。

    田嘉志这么安慰着自己,心情越来越好了,总算是把离开家的心情调整过来了。

    唯一发愁的就是,走出来的可真远,以后回家一趟可真是不容易呢。

    田野在家晃神了好几天,才打起精神来,倒不是多想念谁,纯粹就是习惯问题。

    早晨不起来吃不上饭了,晚上收工没人给打洗脸水了。

    原来觉得时间很多,很充裕,回家喂猪,喂鸡能当消遣。

    现在发觉时间很不充裕,不够用,回家活计还没干利索呢,天就黑了,见天都是点着灯吃饭的。

    而且遇上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回家没人跟她一块同仇敌忾了。

    大队去水库干活的人都已经去好几天了,田野这边大队长给压住了,就让她在地里跟着一群妇女做活。

    不过工分肯定是最高的,力气,活计摆在那呢,到是没人不服气。

    而且现在田野也算是上岗村有身份的人了。

    村里开会的时候,都是把田野跟队长媳妇给招呼过去的。

    不管她们有没有意见,有没有想法,都要被询问一句。

    处处都能体现对军属的看重。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夫贵妻荣?

    不过她的荣耀都是在泥地里干活的。

    田大队长媳妇觉得跟田野有共同语言,能一块想想儿子,经常把田野招呼过去说话。

    让田野说,她好不容易习惯点了没有田嘉志的生活,真不想同队长媳妇寻找共同的回忆。

    跟田大队长商量好几次了,想要去水库那边干活,她是真的不想再同一群女人一块呆着了。

    这几天都有人盯着她的肚子问:“有娃没呢。”

    田野当时的心情那真是到了蒙古大草原了,到处都是奔跑的马。

    还能好好地说话不,她圣母玛利亚能自己怀孕呀。

    牛大娘就在边上啧啧:“你说这都半年了,你连个娃都没怀上,还拿啥把老二给拽回来呀。”

    田野一点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孙家小嫂子一副心有戚戚的样:“可不是这么说吗,怀个娃咋就这么不容易呀。”

    田野直接扭头就走了。

    牛大娘:“这都媳妇了,还这么面嫩。丫头老二不在家你还习惯不?”

    田野气的吐血了,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你说娃就罢了,咋还开黄腔呢。

    一群的妇女说起话来荤素不济,根本就不管你能不能接受。

    田野心说完了完了,啥都完了,原来自己在她们眼里那都是个妇女了,不归在未婚那一挂。

    田大队长媳妇这个知道点内情的:“丫头没事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听听就算了,反正早晚的事。”

    那是早晚的事么,田野别提多憋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