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原来对自己这么重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做上饭,去后院喂猪,喂鸡,捡鸡蛋。

    平时觉得院子里面猪叫,鸡叫闹腾腾的很热闹,到处都是生活气息。

    今天就觉得不管是猪还是鸡叫的都有点凄惨。凄凄惨惨戚戚,空旷的大后院都有点瘆的慌。

    田野又一次的自言自语:“你们肯定是饿了,才叫的这么难听。”

    回到屋,说话感觉都带回音的。

    等把锅里的饭端出来,田野下意识的把桌子放在西屋炕上了。

    好半天才反映过过来,西屋没人,都没烧炕,还来西屋做什么呀。

    摇摇头赶紧端着桌子走了。

    就在锅台边吃的,姿势是田嘉志的门槛蹲。一点都不舒服。

    而且只吃了平时的一小半,这可是大事,除了家里没吃的之外,田野不管啥时候肚子的饭量都没有减下去过呢。

    田野收拾桌子的时候又开始自言自语:“肯定是因为吃饭的姿势不正确,就说这么蹲着,又难看,又不舒服吧。”

    田野都怕自己神经病了,自己说话给自己听,感觉瘆的慌:“睡觉吧,睡一觉过去就啥都忘记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然后躺在炕上,脑子里面全都是:“不知道他们到哪了,不知道看没有看到我在包裹里面放的白薯干,还有肉干,应该告诉他一声,先吃不经放的。”

    吸口气,使劲的眯着,咋就睡不着呢。

    田嘉志跟着田小武一块,肯定寂寞不了。自己操心个什么劲儿呀?

    好半天之后睁开眼睛,还是睡不着:“那几个女学生说的没错,田嘉志后来笑开嘴的样子挺好看的。”

    田野直接去空间了。干活吧,干活就没时间想东想西的了。

    而且空间里面一个人习惯了。肯定不会走神的。

    田野还鼓励自己,终于有时间大搞生产了。

    或许应该把小院在扩大一点。要去挖矿石。好好地挖矿石。

    要种花生,多多的花生。

    不管想什么,田野都在脑子里面重复播放几遍,不然一不小心田嘉志就出来造反,让人啥都干不下去。

    田野这次是有史以来在空间里面呆的最久的一次,出来的时候外面鸡都叫了。

    田野想,这要是自己总是这么勤奋,长在空间呆着,空间里面的时间就跟外面持平了。

    累的手都抬不起来了,这回好了,不用想东想西的了,累到连洗漱都没洗漱就睡觉了。

    对了,今天没人给自己打水洗脸呢。咋田嘉志又跑出来作乱呢,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田嘉志那边做了大半天的车。

    晚上不知道在哪的招待所歇着的,一群的小伙子都是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

    田嘉志的包裹也不小,不过就一个,利索的很。

    手里还拎着田小武的一个。走路的时候依然腰板挺直,步伐稳健,看着就有一股子精气神。

    田小武同田嘉志两人长期一块混,学也学了一半。

    话说老二腰板直流,走路精神,好像从老二定亲以后才变得,原来的时候他们哥两跟村里大牛他们可没啥区别。

    夏天光膀子,走路晃荡脚,冬天抄袖子,走路佝偻腰。

    田嘉志不知道自己同别人走路有什么区别,他这肩膀,腰板都是田野平时拍打出来的。

    看书挺不直,都被拍一下。见天的早晨起来洗漱,都要被嘀咕两句,尤其是自己蹲门槛的时候,被田野拎了多少次了,习惯了。

    姿势确实比没被数落过的小伙子们挺拔一些。

    只是偶尔还会走路耷拉眼角目中无人。

    让田野说,这毛病没救了,老话说的‘低头汉’不好斗的很。

    田小武纯粹被他们家老二的个人魅力感染的,腰板跟着挺拔,抬头挺胸的。

    顺便还不忘拉扯他们老二刚才口里的内部人。

    就这三人就被黄干事给记住了。看着精神,精气神足。

    打水,喊人,收拾卫生,跑腿都是他们三的。田小武私下跟田嘉志抱怨。

    田嘉志:“干吧,还不知道以后啥情况呢,至少这个当官的记住咱们了,以后有事好说话。”

    全是哥两跑城里买东西时候总结出来的经验。

    这东西在一群没出过门青瓜少年跟前,可真是实用多了。

    等田嘉志跟田小武回屋休息,拆开包裹的时候,那就不是田嘉志的人格魅力征服了。

    而是包裹魅力。

    一群的大小伙子围着田嘉志,就没想到,这么一个土鳖包裹里面装的都是实在货。

    这小子家里啥情况呀,难怪看着就不像他们乡下人呢。

    边上就有小伙子开口了:“你城里哪住着,我怎么没有看到过你。”

    田嘉志看着包裹里面的东西,心里也热堂堂的,田野多喜欢吃肉的人呀,怕是把家里的肉都做成肉干给他带上了吧。

    想到田野叮嘱他的话,在外面东西不是重要的,人重要。

    田嘉志虽然舍不得,也大方的给屋里人手递了一块,然后就快手快脚的把包裹给系上了,再多给别人一块他都心疼。

    这可是媳妇嘴里省下来的呢。

    这是为了让自己能在外面踢出去头一脚的。好歹是个好的开始。

    然后抬头唇角勾笑,没有离开公社时候那么高冷了:“我是上岗村的田嘉志,这是田小武,我们不是城里人。大家都认识一下吧,以后出门在外咱们可就是老乡。”

    上岗村的,这可不像,人不像,说话也不像,包括边上的田小武,两人在一起可一点都不像乡下小子。

    田小武这人天生的能呼朋唤友:“哥们们干嘛呢,咱哥们乡下小子还能差了呀。”

    大伙吃着人家的肉干,都笑呵呵的:“你们两个可真不像,我们都没敢过去搭话。”

    边上跟田小武一块聊半天的小伙子心说,比我这个城里的还像城里人呢。

    而且听人家说话可一点乡下口音也没有。

    田小武也纳闷了,原来老二说话比自己还溜呢,亏他以往他们在城里买东西,他以为老二不好意思开口,都是自己跟人搭话呢。

    田小武天生就是活跃气氛的:“我们哥两虽然不是城里人,不过没事爱往城里溜达,可能沾了城里人的仙气了。”

    无意的一句话,就收获好几个人的好感,要说一个大队就那么一个名额的话,那么城里应该能占总人数的一半的。

    刚才对话的时候隐隐就好像城乡分开来算,路上也是分两拨的,没想到这两人不能从外表分。

    田小武这么一句话先把城里小伙子那边的稳住了,城乡结合也很不容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