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又套路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野瞪眼,这事她办真不合适。可让田嘉志送回去也不太可能。

    田嘉志对人家没意思,这样带走鞋子,那肯定是更不合适的,万一人家真等田嘉志几年,那不是平白的耽误人吗。

    两人中间隔着一双鞋子,瞪了好半天,田嘉志:“送回去,跟他说,我是有媳妇的人,媳妇是你。”最好是把鞋子甩回去。横着点,把人在骂一顿。

    这就是让自己去宣布主权的。真敢想。

    田嘉志看田野不接鞋子,那就是不愿意的意思,恼了。

    直接把鞋子赛田野怀里,拎着包裹就走。

    田野没法子,总不能把这东西扔城里不管不是。

    拿着鞋子过来:“我来拎着包裹吧”

    田嘉志都没有搭理她。虽然眼看着就走了,真不是生气的时候,他恨不得拉着田野的小手不撒开,可太生气了。

    不生气不足以平复心情。

    田野:“包裹沉着呢,我来吧。”

    确实挺沉的,也不知道田野都给他带了什么东西。咋就这么沉呢。话说沉也自己拿着。

    不过人家田野天生力气大,轻巧的搭把手,就把包裹搭到自己肩膀上了。

    田嘉志不愿意也没法,不能跟着田野大道上抢包裹吧。

    两人走路没有刚才的好气氛了。

    公社那边,说好的吃过午饭就走。老远的看到公社大门口一辆有车棚子的军绿色大卡车都已经准备好了。

    一圈人围着大卡车送行呢。还有公社组织来的学生手里摇着大红花。这场面很激动人心。

    田小武这个欢脱的二货都有点被情绪渲染了,拉着大队长媳妇的手:“妈,我会想你的。”

    队长媳妇关键时候还是挺得住的:“好好干。”

    余下的再说就要哭出来了。

    田嘉志回头望着田野。眼神沉沉的,里面东西太多了。

    田野:“那个”

    田嘉志神来一笔:“我鼻子好像被你拍坏了。”

    田野:“啊?”

    田嘉志把脑袋伸过来:“你看看。”

    田野踮着脚尖,扒着脖子细看,身高不如人吗,还得踮着脚尖,这就是身高优势呀。

    她没用多大力气呀,可别把鼻子给拍歪了:“没事吧?”有点担忧。

    田嘉志低头给田野看鼻子,顺势在田野的脸上亲了一口,在这年代那可是贼大胆地行为了。

    不过形体上的原因,身高上的原因,跟田野垫脚尖亲人家一样。

    田小武回头找小伙伴,就看到了这一幕:“田野,你做什么呢?”太不知羞耻了。

    田嘉志心说,他要三天不搭理田小武。

    田野心说,我要不要把田小武给灭了呀,不是因为田小武坏了好事,而是杀人灭口,这么糟心的一幕让人给看到了。

    他田野竟然让人给套路了。没人搭理田小武。

    田嘉志:“我不是不生气了,而是这就走了,舍不得跟你生气了。我会常往家里写信的,你记得回信。”

    田小武终于在人群中挤过来了,对着田野:“你还是女人嘛,舍不得老二,也不能这样呀。不害臊呀。”

    说完拉着老二就走:“别人都上车了,我还是头一次坐大卡车呢。”

    就那点伤感,人家田小武在看到大卡车之后,已经痊愈了。

    一点都没给人家小夫妻留点话别的时间。

    可能是人太多了,太挤,不然老二咋这么不好拽呢,感觉怎么使劲都拽不动,田小武累坏了。

    黄同志喊都上车的时候。田嘉志脚步动了动了。

    田野看着都替田小武着急,过去三两下就把人给扒拉开了,没法,动动手,别人就踉跄一下,她要挤过去,那就没人挡得住。

    田小武心说知道这样,自己费劲的挤来挤去做什么呀。

    看着田小武,田嘉志爬上车,田野把包裹给田嘉志递进去。

    这就真的走了,没准啥时候回来呢,田野也不跟他生气了。

    偷亲也不是一次了,不过这次被套路的有点深而已。怨自己蠢,这么俗气的套路都钻。

    田嘉志从亲过田野之后还没开口呢,从车里望着车外面的田野,桃花眼深的让田野看不懂。

    田小武兴奋的在那招手。

    黄干事过来:“大家都回吧,放心吧。”说完就去前面坐着了。

    车子动的时候,田嘉志对着田野摇摇手:“等着我。”

    田野黑脸。想要扭头就走的,不过队长媳妇靠过来了,估计自己不撑着点,队长媳妇要哭晕了。

    这年头的男女就是两口子也不能大白天抱一块的,可不就得找田野靠着吗。田嘉志刚才那样的举动,让人看到绝对要当流氓的。

    队长媳妇连田野身上的晦气都顾不得了。

    队长媳妇:“丫头别伤心。”

    田野你看到我伤心了吗。再看看周围的人,都挥手呢,还眼中带泪,再看看缓缓就要移动的车子,田嘉志是不是太凄惨了点,好不容易有人送,还不太热情。

    亲她的事情可以先放放,田野抬起胳膊,看着田嘉志摇了摇。

    田嘉志嘴唇瞬间就勾起来了,桃花眼里面瞬间都是神采,胳膊摇晃的更欢快了。

    这还头一次田野这么快就不生气了呢。

    田野不太自在,还是没放下胳膊。

    车子走远了,这些人也都消停了,不过场面真不好看,都是哽咽声。

    田野听边上有人议论:“那个长得出挑的是哪个村的。”

    扫了一眼,是女学生。边上的女学生跟着说道:“都挺出挑的,谁知道你说的哪个。”

    一群的女学生说说笑笑的就走了,田野想肯定是说田嘉志呢,她刚才也看了,最出挑的就田嘉志了。

    田野还听那边女学生说呢:“开始绷着脸的那个,后来笑的特别好看。”

    可不是说的田嘉志吗,除了他耷拉个脸色,余下的人都跟田小武是的打鸡血一样的兴奋。

    果然不管什么年代,欣赏帅哥美女的变化都是婆婆丈母娘眼里的,年轻人才不会管这些呢。

    田嘉志头一次坐大卡车,心情一点都不美妙,都走出老远了,还盯着外面看呢。

    田小武拉着田嘉志找地方坐,都跟边上一个公社的小伙子搭上话了。

    偶尔过来看田嘉志一眼,都忍不住腹议,比自己这个跟亲妈分开的看着还难受呢:“老二,高兴点吧,丫头不会饿到自己的。”

    那更不放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