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横插进来的一脚
    ,精彩小说免费!

    田小武都要翘尾巴了:“精神吧,以后再也不用让你去淘换衣服了。我这可是新的。”

    就这么一句话田野就知道这对兄弟相处模式了,替田大武闹心呀,估计没少因为田小武操心费力的。

    田嘉志:“大武哥。”

    田大武:“老二呀,好好干,让那帮没长眼睛的东西后悔去吧。”

    这是平时没让田小武输灌朱家的事情,不然人家也不能张口就说这个。

    田大武不愧是被田大队长送出来吃公粮的,还跟田野说了一句话:“田野是吧,我家小武可没少吃你家饭。”

    呵呵,不知道的以为小武是他儿子呢,可真有当哥的样。

    田野没吭声,内向,羞涩,不善言辞依然是她的人设。

    瞟了一眼边上的田嘉志,不会让人家兄弟情分给刺激到吧。

    食品站这边看他们这边穿着军装带着大红花的两人,还特意个端出来一盆蛋花汤呢,白送的。

    田野就说,难怪这些人为了当兵争成这样。原来这么光荣呢,不光是有前途呀。

    吃过饭送他们去公社,田野他们这边要是再不回村,到家估计就黑了。

    不过队长媳妇舍不得儿子,说了车上有被子,不怕黑。

    田野还带着手电呢,肯定也是不怕黑的。

    人家一家四口那边说话,田嘉志就拽着田野的手没撒开,把新买的的蓝大衣给田野穿着。

    都不出声感觉怪不自在的。

    田野就不知道田嘉志不出声,完全是受打击了。原来他这样的算未婚,那他跟田野算什么呀?

    看着田野半天,都忍住了没告诉田野这个事实。

    也不想告诉田野,等田野过了十八,他就打结婚报告。

    这事还是先别让田野知道了,反正村里是认他们是两口子的,而且他们还有四百斤粮食的关系呢。

    好吧,也就剩下这个能安慰自己了。

    田野:“你还是穿着吧,早晚的冻到就不好了。”

    田嘉志:“我问过了,部队都发,你在家留着穿。你可得把自己照顾好了。等我回来,我回来。”

    田野抬头,咋没后话了。好吧这位眼圈又红了。

    田野挠挠脑袋,头发长了,不太方便:“没事放心吧,你在外面也别委屈了。钱都给兜里装了一些,包裹里面还有一些。记得收起来。”

    田嘉志:“怎么包裹里面还有呀,我用不了那么多。你还是留着吧。”

    田野:“我在家也没有花销,你还不知道村里面吗,花钱都没地方花去。”

    再说了,田野也不好意思把人家田嘉志早出晚归攒下这点家底扣下。

    她空间里面啥都有,一个人在家真没啥花销。

    有了田嘉志这个军属身份,以后她田野在上岗村过得绝对是养老的日子。

    田嘉志打开包裹想要把钱拿出来给田野,两人就看到包裹里面多出来一双鞋:“你给我做的?”

    田野看着鞋子,也不明白咋多出来的:“想多了,我没那手艺”

    两人对望,队长媳妇给她的,朱会计媳妇给他的都在包裹里面呢,这东西哪来的呀?

    田嘉志想到早晨送他们的人,唯一蹭过来没说话的,就是孙大妞了。

    抬头看看田野,这还没走呢,别就给自己扣屎盆子呀,他对他媳妇可一点二心都没有的。

    田野也想到了,接近他们的就那么两人,真的很好定位。

    不过就跟没事人一样,啥都没说,这事自己管不上呀,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

    田野很自然的就翻动包里其他的东西,提都不提这双鞋的问题。

    田嘉志恼怒于田野的态度,就不信田野一点都不知道谁送的,怎么可以如此不在意呢?

    王大牛多看田野一眼他都不乐意的。

    是不是田野心里根本就没有他。

    田嘉志顷刻间脑子里面风云变色的,换成以前,他还能好好地在田野身边守着,不着急慢慢来。

    可现在呢,两人分开那么久,田野对他还还如此的不经心,这亲事真的跟自己想的一样吗。

    田嘉志一把拉住田野的手,成亲他不敢提了,刚刚知道的,他们的关系没有证,外面人都不承认。

    而且这事打死都不能让田野知道,就田野着态度,没准他当兵回来,媳妇就飞了。

    可啥都不说心里堵得慌:“你到底眼里有我没有?”

    田野想说,我瞳孔能力跟一般人一样,看一眼肯定有倒影的。

    看着田嘉志情绪不对头,才没敢开玩笑。

    田嘉志用的肯定句:“我在不在家都是你男人。”有点狠,有点恨,不知道在说服谁呢?

    跟着来了一句:“自己男人自己得守着,你没看到村里女人怎么做吗,王寡妇多看一眼自家男人都要骂大街的吗?”

    你这是什么要求标准,别说两人关系不是真两口子,就是真两口子她也做不到,太没水准了。

    听着田嘉志还要开口喷,田野抽出手,把鞋摔到田嘉志的嘴巴上:“闭嘴吧,谁招来的麻烦,你倒打一耙呢,自爱点吧。”

    这是真的有点恼。

    田野那劲头,就是控制力到位,那都比一般人的力气大呀。

    鞋底子摔嘴上,田嘉志嘴唇火辣辣的,不过心里舒坦了,田野生气了还摔鞋,肯定是因为鞋生气的。

    田嘉志觉得自己肉皮子贱,明明被收拾了,没准鼻子上还有鞋印子呢,咋还能笑的傻呵呵的呢。

    田野把包裹陇上,起身深呼吸:“走不走”

    田嘉志把拍嘴巴上的鞋子递给田野。

    田野感觉这东西咬手:“干嘛?”

    田嘉志:“除了你我谁都没有多看过一眼,你也得跟我是的别多看其他人,懂不?这东西不是咱们的,咱们不要,你给退回去。”

    田野:“你说啥?”退回去,人姑娘脸还要不要了。

    田嘉志:“我说我都没有多看别人一眼,你也得跟我是的少没事乱看别的男人。”

    田野黑脸:“后面的那句。”

    田嘉志说的干脆利索,幽怨田野不听重点:“你把鞋子给送回去。”

    田野:“又不是给我的,我不管,你自己送吧。”那不是明显不可能吗。

    田嘉志:“你是我媳妇,你不送回去,谁送回去,你还想把我真的这么送人怎么的。”越说越恼的前奏。

    问题是你都不是我的,我凭什么送呀,田野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个权利。

    田嘉志把鞋子往田野的胸口上又推进了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