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贼心不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野使劲的在脚丫子上踩了一下,田嘉志的腿不麻了,真疼。

    田大队长看着几个人的精神不错:“好了,我去公社里面看看,人多,你们别乱走。”

    不乱走哪成呀?人田嘉志那是带着目的来的。

    田嘉志跟田小武嘀咕半天,队长媳妇跟田野在边上,都不知道这两人贼头贼脑的要做啥。

    田小武斜眼瞪田野半天,才说道:“走吧。”

    田野心说去哪呀,队长不是说不让乱走吗。

    话说她也不是多听话的人,手上拎着大包小包的就跟着两人走。

    队长媳妇想要帮着拎东西的,不过被田小武给拿过去了:“妈,丫头有劲,不用你。”

    队长媳妇都看不过去了,两大小伙子,让丫头拿那么重。

    想要过去帮帮田野,人家田野就笑笑,把东西都给扛起来了。

    队长媳妇觉得自己瞎操心了。

    田小武带着田嘉志他们来的地方,有点面熟呀。

    田嘉志拉着田野:“同志我们领证”

    田野这才知道干什么来了。贼心不死呀。

    队长媳妇在边上有点发傻,这还能顺脚吗。

    在看自始至终出力最多的儿子,跟人家办事的挺熟,这不是走后门来了吧。

    狠狠地在儿子后背打了一下。万一当不成兵了可咋好呀?

    你说这孩子咋胆子那么大呢?

    大概是跟田小武熟悉,人家很好说话的:“介绍信拿来吧。”

    介绍信哪有这东西呀。田野乐了。

    田嘉志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字据:“同志,有队长,跟会计签字,您看这个成吗?”

    田野看过去,这不是成亲时候的字据吗,忍不住问了一嘴:“你去当兵拿这个做什么呀?”

    田嘉志回答的理所当然:“除了这个我啥都没有了,不放在身上怎么成。”

    田野气乐了:“合着这能当铠甲用了。”

    办事的同志认真的看了一遍:“这个可以。”

    说着就要给两人开信,这年头的结婚证真的就是一张纸,一纸婚书。

    队长媳妇心说太草率了吧,这成吗?

    办事人员一边写一边问:“多大了”

    田小武看看两人,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妥,下意识的多说了点:“田嘉志十九,田野十七。”

    办事人员不写了,抬头:“胡闹,还不够岁数呢。”

    田小武:“不行呀,差多大呀,填上去成不。”

    那不是为难人吗,就是熟人也不能这样呀。

    办事的人员幽怨的看了一眼田小武:“都是有记录的,哪能随便填。”

    田小武跟人套近乎:“能给改改不?”

    办事人员有点为难:“这。”有操作空间。

    不过被大队长媳妇一巴掌把儿子给拎出去了,她算是知道儿子到底什么东西了,都敢跟人家公社的同志讲人情了呢。

    那是随便能改的吗:“爸妈生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那是能改的吗。”

    田小武想说,要是不能改,老二能当兵吗?

    不过这事今儿肯定不能说的。

    田嘉志又一次的无奈了,时不待我,这事怕是不成了。

    凤眼乌沉沉的看着田野。

    田野心说贼心还没死呢,就不知道你还能折腾什么。严格的说自己虚岁才十六。领证,疯了。

    不过田嘉志那眼神看的自己怎么感觉肩膀子那么沉重呢。

    田大队长媳妇那边教训儿子,以后可别弄这样的事了,她老人家心跳,怕得慌。

    田小武那边安慰他妈,不是啥大事。

    大队长媳妇,心说当家的赶快过来吧,这孩子她可是管不了了。

    这还不是大事呢。要是让他把丫头跟老二的证给扯下来,那老二当兵的事情还不知道啥样呢。

    大队长媳妇就是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关系,才闹心呢。

    天不遂人愿徒呼奈何,田嘉志:“走吧,咱们先把菜送到食堂胖师傅那边去。没准就需要呢。”

    小武跟队长媳妇就在这等着田大队长。

    田嘉志他们先找到三大爷的马车,把框子背下来,才去后面食堂。

    田嘉志想要背着框子,田野怕埋汰了新大衣,直接就给拎过来了。

    变成田嘉志前面走,后面田野小媳妇是的背着框子跟着。

    要说场面可真不好看,不过人家两人不在意。

    今儿公社人多,他们公社十几个大队,要走不少的小伙子,公社进出的,连亲戚都过来送行了。

    看到这两人的都侧目看几眼,有心直口快的还要念叨一句:“这丫头怕是家里受气。”

    幸好两人都心大,田野还特意看看田嘉志的脸色,竟然没当回事。很不错。

    后面胖师傅看到田嘉志两人高兴坏了:“哎呦,这几天正好有客人,你们来了,咱们食堂终于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田嘉志:“叔,以后我媳妇送菜来,您可得关照点,我们在城里也不认识别人了。”

    田嘉志每次送菜,都给胖师傅送点体己,两人熟悉。

    胖师傅:“咋地了,你这是要去做啥呀?”

    田野:“田嘉志要去当兵了。”

    胖师傅跟着激动了:“好事呀,出息了,小子,放心吧,以后你媳妇可就是军属,没人能抢了她这差事。”

    田嘉志挺高兴的。好歹给田野点保障。总算是没白白跟媳妇分开

    田野:“那可不成,您要能照顾我,就照顾我,可不能用军属的身份说事,田嘉志在外面本来就不容易,说啥也不能因为家里这点事拖累了。”

    胖师傅都没想到一个乡下丫头还有这觉悟呢:“好样的,这丫头看着憨,心里有数。放心吧,以后来城里来有事叔担着。”

    田嘉志看着田野心里酸酸的,万一自己没出息的话,是不是对不起田野这份用心呀。

    田野这次跟大师傅要的生活用品,盐糖这样的东西多。

    用田野的话说,她不常来城里,这些东西家里得多预备点。

    细粮田嘉志不在家,吃不了那么多,可以先放放。

    胖师傅夸田野会过日子,快手快脚的给田野把东西放到框子里面了,光看动作就知道肯定多给了。

    要说整个公社就是公社食堂最富裕了。

    听说能在公社食堂做事情的人,都是在公社背景很硬实的呢。

    田嘉志看着田野还没走呢,就开始不放心了,这就开始不兑换细粮了,生活水平那不是要下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