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酒壮怂人胆
    田小武在外面叫门的时候,田野跟田嘉志斜靠在一起,晕乎乎的似睡非睡状态,说实话特别的累人,脑子不清楚不说,脖子也是酸的。

    把田嘉志给扒拉醒,田野出去洗脸,不得不说,田嘉志拽的真的挺紧,这还没撒手呢。

    田野:“撒开”

    然后暴力把两人拉着的手分开了,先给田小武开门,然后快速的洗把脸,往灶膛里面塞了一把柴禾,昨天就冻好的饺子煮了一锅。

    田嘉志云里雾里的起来,跟前田野已经变成田小武了。

    田嘉志揉揉脑袋,真的啥都晚了,幽怨的瞪了田小武一眼。

    田小武特别委屈:“说好的早起,你都起晚了,咋还怨我呢?”

    田嘉志一腔的怨男心思,没法跟他说。

    田小武这个棒槌:“不是喝多了吧,这个确实冤枉,以后酒桌上哥们罩着你。”

    田嘉志甩开他就去外面帮着田野烧火了。

    田小武头一次被这样对待呢。不过想想以后哥两相处的时间长着呢,他今天不跟丫头一般见识,也暂且放过田嘉志这个见色忘友的。

    有媳妇了不起呀。他跟他妈说了。赶快给他张罗个媳妇,在家里预备着。

    等下次回来,没准他也有媳妇了。哼。

    田小武从来不知道啥叫客气。跟着两人挤一块吃饺子。

    田嘉志拉着田野:“队里骡车去城里,你也进城送送我吧。”

    那不是废话吗,昨白天还摘了一筐的菜呢,她不进城,难道还让田大队长把东西捎回来不成。

    田小武:“老二真喝大了呀,这都断片了,以后你还是别喝酒了,太耽误事了。昨天不就说好了吗,我妈都进城送我的。”

    田嘉志头一次觉得田小武特别的不招人待见。

    两人把东西都规整好,大队的骡车也到了。

    队长媳妇在外面招呼儿子:“让你招呼老二他们出门了,就知道你肯定又在人家吃了。”

    田小武傻呵呵的笑了。这个肯定的呀。

    队长媳妇拿儿子没法,幸好田野饭量大,做饭分量足,不怕临时多田小武一张嘴。

    村口,朱会计带着几户关系不错的人家给两人送行:“老二,小武好好干,家里甭担心,都有我们照看呢,我们就不去城里了,在这送送你们。”

    田小武跟田嘉志:“叔,放心吧,大伙都放心吧。”

    然后不约而同的大家把视线放在田嘉志身上,为啥呀,因为朱铁柱一家子没露面。

    那可是亲爹妈呀,虽说现在当兵不打仗了,可那毕竟是当兵,哪有没危险的呀。

    前程这东西哪那么好求呀?咋就这时候都不过来送送。

    田嘉志真不在意朱家来不来,一个昨天还去自家询问他不在家,年节礼咋办的亲妈,你还能让他怎么期望。

    不来还不添堵呢。不过看着大伙望过来的眼神,田嘉志有点恼羞。

    临走临走又抽了一把:“叔,我妈昨天看过我了,对了,我妈担心我不在家年节礼的事,我跟他说了,我不在我媳妇给送过去,您帮我照看点,我媳妇年纪小,怕是做不周全。”

    嗡嗡的就炸窝了,朱家婆娘真能做出来这事,那也太扎孩子心了。

    田野揉脑袋,不知道气的还是困的,小声地在田嘉志耳朵边说道:“这下你痛快了。”

    田嘉志耿耿脖子,中二了:“我说的哪句不对?”

    说着扭头又要张嘴,田野算是怕了他了,赶紧伸手把人给拉住了。

    田嘉志新买的军大衣,袖子够肥大,刚好把两人牵着的手给遮掩住。

    田嘉志不在放大招抽风了。而是专注的拉住田野的手不撒开。这算是人前牵手了,可惜黑洞洞的没人看到。

    两人上车,挨着队长媳妇坐在稻草堆里面,上面盖着厚厚的大棉被。

    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有给来送行的孙大妞一个眼角。

    真的没看到这个人吗?怎么可能。

    可不管是田嘉志还是田野都直接把人给忽视了。

    不然能咋办?说出去坏了谁的名声还不一定呢。

    而且这事能捂就捂着吧,反正田嘉志也要走了。

    孙大妞在棉袄袖子里面的手,都要搅在一起了。想要过去说句话,又知道不太好。

    可不说,那以后,哪还有以后呀。

    田大队长跟人挥手:“都回吧,都回吧。”

    三大爷赶着骡子就启程了。

    孙大妞望着马车,抿抿嘴唇,彻底的没有希望了。

    大姑娘的心思,哪能瞒住一群的过来人呀。

    不过没人往田嘉志的身上想,大伙都觉得孙大妞过来送小武的。

    不过人家小武他们家怕是看不上孙家丫头。

    再说了田小武都当兵了,大队长家说儿媳妇肯定还得可劲的挑呢。

    有同孙家亲近的,拉着孙大妞就回去了,这事丫头的名声重要,回头就跟孙家说说,赶紧的给闺女说人家,别耽误了,坏了名声。

    上岗村这边,送行的人,就绕着朱家说开了,亲妈亲儿子都能到这份上,不是一个人的错。可肯定是凉薄呀。

    人都说了,朱家婆娘到处给朱老大托人说媒呢。

    那边的人又说了,人家老大可看不上咱们乡下丫头。

    唯一一致的就是几个人一块呸了一口,谁家丫头敢给她家呀。

    提媒的媒婆都不愿意挣他们家这份酒水喝了。

    朱家注定又要在风口浪尖上了。

    朱铁柱从隔壁起来烧火开始,就坐在炕上吧嗒烟袋呢。

    奈何婆娘不争气,连起来都不起来。

    朱铁柱:“话都给你掰扯清楚了,你咋就这么轴呢。”

    朱大娘:“他不缺我这个妈,我也不差他这个儿子。”

    朱铁柱:“你就不想想老二都当兵了,将来还能差了,到时候老大小三那不得都靠他帮衬。”

    朱大娘想的简单,敢不帮衬我天天闹他:“到啥时候我也是他妈。”

    问题是你现在就是他妈可不好使呀。

    等人田家坐马车走了,朱铁柱也不用纠结了。睡觉吧。说啥都那样。

    朱铁柱也觉得这儿子是自己的,还真能飞了。

    田野那边真困了,马车里面地方小,几个人挤在一起,腿上盖着大被子,两人私底下拉手什么的到是方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