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割舍(还有更新)
    最让田嘉志放松的就是这句话了,对呀,又不是不回来了,又不是走了他跟田野的亲事就没有了。

    过不了几年,不是他回来,就是把田野接走。

    他去当兵田野不也是他田嘉志的媳妇吗?为什么想不开,为什么要闹腾。

    要是把媳妇真给矫情没了,他才亏呢。

    田野:“趁着还有两天,我给你们两个做点好吃的。”

    田嘉志没吭声,拉着小武进屋了,有点后悔自己接受事实比较晚,早知道该给田野多准备些东西的。

    他不在家田野拿啥吃细粮呀。这事还得从田小武身上入手,跟哥们要粮票。

    田小武:“干啥,没剩下多少了。老二呀,哪有你那么惯着丫头的呀,天天吃细粮。”

    田嘉志:“去,我不在家,你不在家,往后家里哪来的细粮?可不得给田野都准备点吗。”

    然后开始纠结:“早知道就不养那么多的牲口了,田野一个人怎么弄得过来呀。”

    田小武郁闷:“这么不放心,你咋不把她带着呢。”

    咋不想呀?那不是带不去吗。

    田小武:“行了,回家我就跟我妈闹去,都给你拿来,反正过几个月我哥又给我妈换回来点。”

    田嘉志连头都没抬,不过从田小武的话里还是知道点事,难怪人家大队长家有细粮票呢,这也就是没心眼的田小武敢往外说呀。

    这事问清了麻烦,不如不知道。

    田野这段日子见天的做细粮吃,还把空间里面的小院又种了一茬的稻子,麦子,确保不会断了粮食。

    家里的肉也是天天有,而且出了正月,田野就开始宰鸡。家里就没有断过这些吃的。

    幸亏田嘉志工作量不小,晚上还要摔跤,不然早就该胖一圈了。

    田嘉志见田野又杀鸡:“别杀了,再杀就够数了,回头你在家馋了怎么办?”

    我馋了空间有呀,这话不能跟人说:“没事,回头老母鸡炸窝,我在孵一窝就好了,听老婶子们说,再过阵子,老母鸡就该炸窝了。”

    这还挺有打算的。

    田嘉志更想说,咱们这样吃太猖狂了,真不妥。不过真舍不得让田野眼巴巴的馋着。

    所以这话就咽肚子里面了,反倒是叮嘱田野:“咱们家老母鸡在孵蛋的时候,你别往外瞎说。”

    田野点点头,差点忘了,上次老母鸡十几天孵蛋成功,差点把田嘉志给吓到。

    田嘉志看着田野点头,特别的闹心,这人到底明不明白?自己不在家可怎么办呀?

    等吃饭的时候,使劲的给田野夹肉。

    这都好几天相互不理睬了。突然画风变过来有点不适应。

    而且是不是反了,田嘉志就要出远门了,是不是应该让他多吃点。

    田野试探的给田嘉志碗里夹了一块,田嘉志嘴角勾起来了,田野扫到一个尾巴,心说应该算是雨过天晴了吧。

    晚上田嘉志带着田野先后跑了朱会计家同田大队长家。

    别扭该闹闹,人情这点事,田嘉志没耽误走动,心里都是有数的。

    尤其是他不在村里,以后田野可以说就全赖这两人照看呢。

    田野带出来半斤的香油一家一瓶,这东西在这时候可真的金贵,荤油都拿筷子头点,何况是香油。

    也就是田野这个不会过日子的在后院归拢出来两陇芝麻,你看看别人家谁舍得。

    朱会计媳妇看到香油:“多不容易弄出来的东西,自己留着才对。”

    田野傻呵呵的光知道笑,啥都不会说。

    田嘉志:“婶子跟我们客气什么呀,这阵子叔跟婶子都没少为我们的事操心,以后田野一个人在家,我就指着婶子照看她呢。”

    朱会计媳妇高高兴兴的把香油收了:“看你这话说的,只要用得着婶子就成。”

    朱会计:“别说招不招出去,你都是朱家子侄,你媳妇你就放心吧。说起来,前阵子是叔对不住你们,一时嘴快,让你们跟着闹腾了。”

    田嘉志:“哪能怨叔,是他们自己不明白,叔是为了谁呀?再说这就是早晚的事。我前几天也没转过弯来,叔你别恼我。”

    朱会计难得跟不上思路:“啊,没转过弯来,啥事呀?”

    田嘉志怪不好意思的:“当兵这事,都是田野愿意的,我是乐意在家里的。”

    朱会计一巴掌过去:“你个没出息的,前阵子天天的耷拉个大脸子就为了这个。”

    田嘉志低头,这是认了。..

    朱会计还以为是这孩子恼了他了呢。

    朱会计:“幸好丫头主意正,老二呀,这可不是你自己的事,这是咱们老朱家的事,更是咱们上岗大队的事,你可不能糊涂,能出去不容易,好好干知道不。”

    那是真怕田嘉志听不进去,连着说了有半个小时这里面的严重性。

    田野心说早知道就不自己天天的瞎忽悠了,早给弄朱会计这边来多省心的。

    朱会计媳妇看着田野跟着人家爷两傻笑,傻乐。都替田野发愁。

    你说老二现在对田野是百分百的好,那也是真的,可这以后谁知道呢。

    两人年轻,离得远那就不说了,就说两人这亲事,还跟娃娃亲是的。

    等老二见识了世面还能认呀,你说这丫头还上赶着张罗这事,是不是傻呀。

    光在村里就够出挑的了,这要是到了外面,还能回头在看上田野?这事玄乎了。

    田野被人用这么同情的眼光盯着,也怪不适应的,傻笑不下去了:“老婶咋了?”

    能咋了,能说吗?朱会计媳妇:“没咋地。”

    田野心说你一脸的有咋地,非得这么遮掩着,让我看了难受呀。

    朱会计跟田嘉志说道不少,都是出门在外实用的,能有长辈这么叮嘱一番,对于田嘉志来说这都代替了父亲的角色了。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家朱会计最后叮嘱了一句:“别忘本,做人得厚道。”

    田野扭头装作不知道,田嘉志比谁都清楚外面的风言风语,自己还是推手呢。那不是为了让田野打消念头吗。

    早知道就不这么黑自己了。

    哪能不知道朱会计说自己,别出去了,就不认媳妇,不认这门亲事了。

    郑重其事的:“叔,你放心吧,除了田野我也没啥可惦记的了,我出门在外,别人也指不上,田野那边叔你一定多给照看着点。”

    朱会计:“放心吧。”重生家中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