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认清事实
    田野跟田小武看向王大牛:“咋了?真病了。”

    王大牛的脸色更红了,愤恨的斜了一眼张月娥。

    田小武不愧是阳光少年,大大咧咧的开口:“大牛内向,不习惯同丫头片子说话,这是不好意思了。”

    有些话说开了,放到面上,反倒不让人多想。田小武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田野笑了一下,那倒是,每次跟这位大鼻涕同志说话,好像都这种场景。

    田野:“我还以为大牛是因为当初的事情一直都恼我呢。”

    提什么不好,提当初。田嘉志不高兴了,王大牛更不在了,他看田野脸红终极原因就是他妈去提过亲这事。

    在看老二的黑脸色,王大牛:“我,我,我先回家了。”落荒而逃说的就是他。

    田野:“不是让我说中了吧。真恼我呢。”

    田小武:“瞎说,大牛就是内向。跟丫头说话就这样。”

    张月娥:“大牛同志跟我说话的时候,还是很自然的呀。”

    田小武翻过去一个白眼:“你是丫头吗?”

    张月娥气爆了:“我怎么不是丫头呢?”

    田小武这个气人呀:“你是女同志。”说完拉着老二就快步走了。

    田嘉志在生气,也顺手把田野给拽跑了,不能在外面闹笑话,回家跟田野掰扯去,过去那点事,干嘛老提。

    孙大妞嘴巴有点酸涩,他跟在这些人身边,连口都没有开过。

    张月娥纠结,丫头跟女同志的区别,一帮没文化的:“这都是什么人呀?”

    孙大妞理都不理她,城里来的知青怎么了,厚脸皮,不招人待见,哼,甩着辫子就走了。

    张月娥翻白眼,乡下丫头土老帽还敢甩她脸色。

    两人那是相看两厢厌,各自扭头回家。

    奈何张月娥回家的路跟王大牛是一样的,真是没法忍受了。

    咋就处处那么糟心呢。自从来了这里就没有一天顺心的。

    田野被人抓着手走了一路,心情有点纠结。

    跟田小武分开的时候,田嘉志就把田野的手给撒开了。田野心说不是甩开的,还好。

    回家两人一个做饭一个去后院伺候牲口,配合的特别默契。不过就是因为配合的默契,连开口的机会都少了。呵呵。

    田嘉志憋的怪难受的,斗气不说话,弄得他都没法跟田野掰扯,王大牛的事情了。

    田嘉志在内心纠结,斗气重要还是跟田野掰扯这事重要。

    田嘉志跟田小武没等几天,入伍通知书就到上岗大队了。

    对于田嘉志来说,这东西就跟举起来好久,落下的锤子一样。终于疼实在了。

    田野松口气,该来的总算是来了,在这么抻着她都要憋不住了。

    最欣喜的大概只有田大队长一家了。这算是把心放肚子了。

    而最不开心的非朱家莫属。

    朱家老大那么二傻的人都知道躲着不出门了。

    说起来这事也怨自己当初弄得太热闹,后悔好像有点晚了,早知道当初就消停点了。

    朱大娘在家里还好就是叹气,出门听到人家说老二有通知书的时候,都要疯魔了。

    朱铁柱:“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别太张扬了。长点心眼吧。”

    这事真怪不到朱大娘头上,谁知道家里大儿子这么,这么冲动,这么没心眼呀。

    再说了,那不是也没想到这事还有变动吗。

    要不是老二,他们家老大哪会被人顶了名额。想起来都是恨,牙花子都咬流血了。

    对着隔壁院子,朱大娘脸色阴沉的能滴水,凭啥这样的好事,落在他们头上?

    要不是朱铁柱说的给大儿子找工作的事情,朱大娘早就闹腾上了。

    朱铁柱:“好歹都是你儿子,你出门的时候脸色别太难看了。回头准备点东西给老二家送过去。”

    朱大娘消瘦的脸上三角眼都竖起来了:“凭啥呀?”

    朱铁柱:“平我是他老子,这家我说了算,去准备。”

    真是没法好好说话了。蠢的不透气,儿子眼看着就出息了,还不知道拉拢呢,真想老死不相往来呀。

    朱老大听到他爸说的话,甩袖子就走了。家里都没法呆了。

    朱大娘一心都在大儿子身上。对朱铁柱好一顿的埋怨。

    隔壁田家,田野盯着通知书,这东西可真金贵。

    田嘉志也看着半片纸头,眼里风云变色的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田野愣是没看出来深浅。

    田野:“有了这个,你在折腾那就是逃兵,知道不。”

    田嘉志:“你咋知道的?”

    田野挑眉:“我听大队长说的”

    田嘉志咬牙:“你放心吧,我不会跑的,这是好事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你确实是为了我好对吧。”

    盯着田野不错眼的看,唯恐漏掉了什么。..

    田野松口气,能理解就好,他也不想折腾半天弄出来一个仇人。

    不说其他,至少别被怨恨上呀。她图啥呀?

    真没想跟他一起夫贵妻荣。不如指望自己方便踏实。

    田野:“满村的打听打听,你就知道到底为谁好了。”

    田嘉志暗恨,满村人都没有你的心眼子:“满村的人都不是你。”

    田野牙疼:“我还能坑你?”

    田嘉志心说你也没想怎么着我,不然你能把我往外推吗,满村的妇女都在传,他田嘉志出去以后,铁定不会再承认这门笑话一样的亲事了。

    就不信田野一点都没听见,她咋就一点都不担心?

    想的越多,田嘉志越闹心。半年的相互扶持跟假的一样,那么的不真实。

    幸好不用两人沉默多久,田小武这个从不接受到接受,演变成如今的兴奋的人句跑来了,可见这人没啥定性。

    大呼小叫的过来了:“老二,咱们哥两这次要一起背井离乡了。”

    好吧,语气里面少点兴奋就跟说的话沾边了。

    田野把在田嘉志身上那点怨气都甩给田小武了:“看你这语气,还有神态,跟你们两要私奔是的。”

    田小武恼羞:“胡说,我们哥两用的着私奔吗。”

    然后才反应过来,这么说好像也不对,连田嘉志都被田小武这个二货给气乐了,三人才笑开了。气氛总算是活跃了点。

    改变不了的事实田嘉志也不闹气了。

    再说了,田小武都说他矫情。明明是好事,闹腾什么呀,又不是不回来了。重生家中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