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耿耿于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大娘心疼的什么似的,也没敢去隔壁跟田野讲理。

    乡下人有乡下人的规矩,女人名声多重要呀,馋、懒背后讲究讲究就算了,不是真凭实据的都没人拿女人的名声出来说话。

    尤其是他们这种提亲没成的,咋能背后遭禁人呢,都是小伙子大姑娘,往后还敢有媒人给你家提亲呀。

    他们家老大老三小四都得说人家呢,朱大娘在怎么混也不敢在这上不修德。

    大儿子这就是犯了忌讳了。忍着吧。

    隔壁田家,田嘉志跟人撕扯回来身上有点狼狈。

    田野扫了人一眼,就继续凿石头,反正都是凿,田野这次要凿个大件,给村里的大牲口凿个草料槽子。估计三大爷准高兴。

    当然了这份功劳田野肯定不能领,不然村里大牲口有个好歹的还得按她头上。

    田嘉志打水洗漱给自己捯饬利索了,才凑过去田野那边:“你都听见了呀。”

    废话不然没事,我上赶着给人凿草料槽子干什么呀,人家还未见得领情。

    田嘉志撇撇嘴阴阳怪气的:“咳咳,看吧,以后看人得长眼睛。”

    对于田野当初看上朱老大田嘉志那是耿耿于怀的。

    田野挑眉:“恩,我往后看人仔细点。”

    这话不对呀,田嘉志立刻脸色就黑了:“看什么看,哪还有以后,就我这个一个你长住眼就够了。”

    好像头一次跟田野急赤白脸的说话呢。

    真是让人着急上火,这丫头什么意思呀?

    田野腾出手来,两手一摊:“看吧我咋说你都不高兴。”

    隔壁朱老大那边没听到敲石头的声音,心下松口气,刚缓一口气,田野拿起锤子,又凿上了。

    捂着心口机灵一下,还不如别停下,一直凿呢。嚎一嗓子:“妈,没法过了。”

    田嘉志郁闷:“你就是故意找我不痛快说呢。”

    田野:“为了朱老大这样的人生气你真成,是不是还想着当兵这事黄了呢。”

    不然犯不上打架呀。

    田嘉志:“就是啥事黄了,我也不能让他背后这么遭禁人,当他自己是太阳呢。还谁都能看得上他不成,再说了长脑子的人顶多看两眼这样人,也能迷途知返。”

    好吧自己就是个迷途知返,必须是,不然这人肯定抽风。

    田野直接转移话题了:“看样子过几天水库那边就该开始干活了。”

    田嘉志:“那边活累,咱们两人挣工分呢,我去跟叔说说,就在大队里面干点活吧。”

    虽然是商量的口气,不过决定性很强。

    跟一群妇女见天的扎堆说话,田野宁愿去水库那边,跟在牛大叔身后好歹不用费脑子:“多两分呢,我去水库那边。”

    田嘉志:“那我跟叔说说我也去,两人有伴。”

    田野:“你傻呀,你见过谁家两人去水库那边上工的。”

    是呀,活计就这么多,能出去多挣点工分谁家不愿意呀,人家田大队长分配的时候,就是算计好的,有劳动力的人家都能贴补点。

    田嘉志拍板:“那我去水库那边。”

    田野心说,我去哪都一样,你去那是受罪:“用点脑子,拎一百斤跟拎二百斤对我来说有区别吗?”

    这话田嘉志听得想吐血,太打击人了。

    关键是人家开口就是百斤百斤的差距,他田嘉志虽然力气不错,能顶的上壮年人了,可还是在十几级几十斤上面拉撤呢。

    能不吐血吗。对人家田野来说,干啥都一样,不累。

    抬头看田嘉志的表情,田野:“再说了过几天没准你们就走了,不值得折腾。”

    好吧又一个扎心得的话题,也不适合提。

    田野直接闭嘴了,她还是好好凿石头对付朱老大吧。

    田嘉志默默的进屋端饭放桌子去了。

    朱老大怎么闹腾他也就是生气,气不到心里去,可田野随便一句话那都是扎心的。

    这人时刻都没有忘记自己要走的打算呢。

    田嘉志跟朱老大打架的事情,在村里都没有掀起水花,别说闹腾到公社了。

    田大队长也没有询问,朱会计倒是揣揣好几天,见着都没有动静才知道,这算是化为家里内部事件处理了。

    心里为老二松口气,这种关键时候真不能出事,谁知道田大兴那点余阴能庇护到哪呀。

    朱家竟然也没有闹腾,村里人都说朱老大那是真的被田嘉志给打服了。

    跟朱老大争过指标的几家人还跟着后面说句‘该’呢。就没见过那么嘴欠的。

    不过大家都看大了朱铁柱出门的时候,嘴巴上都是大火泡。看来心火不小的。

    朱铁柱那是走一步想三步的主,当初敢去城里给儿子找门路,那是本着不成功便成仁的,谁知道半路出岔子了呢。

    这几件事加起来,儿子在上岗村算是没有出路了。

    尤其是他们兄弟打架的哪天,都没人上手拉架,朱铁柱不得不承认,他大儿子在村里不得人心。

    当不了兵也不能让儿子在村里了。

    那就只能去城里哪怕是当个临时工呢,也不能这么下去,不然连讨媳妇都难。

    可去城里这事还躲不开田大队长,因为朱家没有门路,这事要想成还得让田大队长出面。

    可人家凭什么呀?朱铁柱就等着机会呢,首先不闹腾了,做出个姿态出来。

    回头至少在田大队长跟前好说话,为了这个特意跟婆娘儿子好好交代过的,真不能闹腾了,不然就真的只能在村里受着了。

    朱老大这人咋说呢,那是真阳光,傻亮傻亮的,给点希望就蹦跶。

    听到朱铁柱这番筹谋的时候,立刻就活过来了。

    虽然被他爸叮嘱了,没定下来前不能跟人乱说。可不耽误人家朱老大看乡下人谁都不顺眼,这还没影的事呢,就已经把自己当成半个城里人了。

    上岗村能配得上跟他说话的也就那几个知青了。

    不过最近知青都绕着他走,朱老大体会了一把顶尖人生的寂寞。

    朱家不闹腾的日子上岗大队的人都怪不习惯的。

    田野前些日子都是在家里养鸡养猪的,没有跟着田嘉志他们一块挣工分。

    今天大队组织翻地,平地那边有骡子拖着扒犁,大队组织人手休整山坡地。

    这是需要时间,需要人力的活。也是上岗大队头一次集体出动。

    田野才发现,好像田嘉志身边多了几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