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专制各种不服
    田野在后院回来的时候,就听见这么一声。

    要说田野有啥黑历史,那就是跟朱老大相过亲,这事吧当初就是恶心自己来的,现在想起来一次那是恶心一次。

    跟这么一个蠢货被人放在一起说了那么久,膈应的慌呀。

    这朱家没完没了的,还非得踩自己两下,别人家这种事情那都是捂着的,他们家倒好了,还非得折腾,这是怕名声太好了,朱老大说媳妇容易是吧。

    田嘉志不甘心,要说这个他心里也不痛快,不过就是不能让朱家这么说:“你家看不上?那是人家田野不愿意到你们家来。”

    朱铁柱忍不住说了一句:“你是谁家的你忘了。”

    田嘉志:“忘不了,你朱家卖给田家的,现在姓田。”

    朱铁柱气的拉架的时候给了田嘉志两下子,好歹田嘉志理智还在,没敢跟朱铁柱动手。

    一腔的怒火,只能都给朱老大了,指着朱老大:“你记住了是田野看不上你家,你家非得赛儿子去人家田家的。”

    越想越不痛快“别忘了当初谁上赶攀人家田家的亲事的,没见过你们这么恶心的,好意思往外说。”

    对就是这么回事,不然他心里不痛快。

    朱老大也窝火呀,他这么大个个头,愣是被原本瘦小的老二给追着打,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只能嘴头上让田嘉志不痛快了,狠狠地说道:“我怎么不敢说,就是朱家攀亲的,她当初点头愿意那就是看上我了,我要是愿意,这亲事就没你的事,指标更没你的事。”

    话音落地,朱铁柱的鞋底子跟田嘉志的拳头一块招呼过去的。

    朱大娘都没法违心的说老大对,这种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你拿出来说干什么呀,又不能把指标争过来。

    再说那么一个丧门星的野丫头,撇开的越干净越好,还怕被她克死呢。老大咋还这么说呢。

    嘟嘟囔囔的拉架,心疼儿子被打:“老二你个昧良心的。那是你哥,你也不怕遭报应。”

    朱铁柱都脸黑了,老二当初成亲那是给老大填坑的,谁知道坑里有宝贝呀,老大后悔了,能怨老二吗。

    怨也只能怨老二不把宝贝让出来,真不能从头捯,那是自己理亏呀。

    这两人闹腾都闹腾不到点子上。着急死了。

    田嘉志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心里凉飕飕的。

    他也是从这个家里出来的,万一有天他也跟这家子人一样了,田野还不得嫌弃死他呀。

    听说书读多了能让人明智,难怪田野总是给他找书看呢,是不是田野就觉得他跟上随了朱家。田嘉志想的挺多的,不过人家手上动作一点没消停,跟他们讲不通,那就只能打明白了。

    不能动长辈,那就只能让朱老大明白。

    朱家两口子不明白,他也得让他们从朱老大身上明白过来。心疼儿子就得明白他田嘉志的道理,他田嘉志能容忍的底线。

    兄弟打架过去就拉倒,而且没有人伸手拉着,不然最后两面不讨好。

    打断骨头连着筋吗,回头人家还是兄弟。

    所以朱家外面围了一群看热闹的妇女,都是嘴巴上劝,没人上前拉架。

    最近朱家的热闹那可真是一个接一个的,都成写成一部大戏了。

    外面吃瓜群众:“老二呀,你不用这么生气,这事咋回事,咱们大伙都知道,你家老大说啥不重要。”

    还有人说了:“老大呀,你得厚道,你们兄弟打架,可上升不到打架斗殴的标准,顶多就是闹着玩呢,跟人家老二当兵没关系。”

    朱大娘气的呀,这不是让俩孩子继续打,放心没事吗。谁这么缺德,这么架事呀。

    朱老大疼的吸冷气,这他妈的还是闹着玩。你来试试。

    牛大娘那是专攻朱大娘的痛脚:“朱家的,你这两儿子都本事,我就说吧,你家老大嘴皮子利索,老二手法利索,往后让你家老大少说两句,不然动起手来,可就等着挨收拾的份了。”

    说完一声三叹的补充一句:“也不知道你咋教的孩子,咋就这样呢,作孽了呦。”

    险些把朱大娘给气死过去。

    朱老大还要叫嚣,刚开口,隔壁田野就开始凿石头了,这小子欠呀。

    好吧,几下过来朱老大就老实了。脸上冒冷汗,手脚发软,连支架躲避的力气都没有了,心理阴影竟然这么重。

    田嘉志不厚道的笑了,田野这是提醒朱老大当时啥情况呢。看他还敢瞎说不。

    朱老大不改口,田嘉志就闹腾,气的朱大娘那个恨呀。

    就说隔壁丧门星不是不好东西,搅家精。

    朱铁柱倒是想着为了大儿子把二儿子给轰出去,问题是也得有这个体力呀,拉不开打架的哥两的时候,朱铁柱就感叹自己老了,儿子长成了。

    朱老大这个怂货,愣是被田嘉志给吓唬的口气软了:“我就是不说,还能挡得住别人说。”

    好歹没说以后我不说了,朱铁柱都替大儿子丢人,有本事惹祸你倒是好歹撑住了呀。

    那是你亲兄弟,还能真打死你呀,你说你咋就那么怂呢。

    田嘉志咧嘴,一脸的混不讲理:“你放心,往后只要有人敢说,我就过来揍你。”

    朱老大脸色都惊了:“你还讲不讲理。别人说管我啥事?”

    田嘉志甩下一句:“跟你没理可讲。”人家才英勇的退场。

    朱大娘那样护着大儿子的人都一边给儿子拍打身上的土,一边说道:“你说你怕他个啥?”

    朱老大:“妈你没看到吗,他都疯了。看把我打的。”

    朱大娘看着儿子青一块的胳膊:“反了他了,我找大队去。”

    朱铁柱:“还嫌弃不够丢人呢,老实呆着吧。”

    朱老大愤愤不平也不敢多嘴了,隔壁的敲石头声那就没停下过。

    朱老大心口紧的慌:“他都回去了咋还敲呢。”

    朱铁柱这个气呀:“你能长点出息不,还能砸你身上来咋地?”

    朱大娘:“你还说,还不都是你害的,不然老大能落下这块心病呀。”

    朱铁柱没吭声,朱老大原来还能去知青点躲躲呢,现在知青都打散了跟村里入伙呢,没地去了。

    牛大娘家,还是王寡妇家,明显朱老大都不太好过去的。

    而且经过这次征兵内部检举淘汰事件,朱老大基本上把同龄差不多的都惹了,没地方去。

    田野在这么凿他也只能在家里忍着。可真是要命了。重生家中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