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没完没了乱糟糟
    田小武在边上忧愁了:“那样的话,老二那不是回不来上岗村了吗,我们哥两的大事业还啥时候能干呀?”

    这都要当兵走了,还想着大事业呢,这可真是贼心不死,这是随便挣钱的年代吗,作死呢呀。

    田野:“叔好不容易把你倒腾出去,你还想着回来呀?”

    瞪了一眼田小武继续数落“再说了老二要是落在外面,你们哥两那还不得守望相助,帮衬一把,咋地你还想把老二扔外面自己回来呀?”

    一顿的数落之后,田小武都蔫了,从来不知道田野嘴巴厉害起来,竟然是这样的凶悍。

    也对哈,刚才在外面田野好像就没吃亏呢。

    质疑田野:“你是不是偷偷的练习嘴皮子了,咋这么利索?”

    田野:“你们还偷偷的练习摔跤呢,就不行我跟村里的婆娘们学点嘴皮子功夫。”

    田小武暴怒:“你咋不学点好的呢?”

    田野阴沉的看向田小武:“信不信我把这话说出去,明天村里『妇』女一人吐你一口吐沫。”

    田小武脸『色』气白了,村里的『妇』女都不是好招惹的:“你太恶毒了”

    这事他真不敢跟田野叫板,还有就是学的太快了。

    田小武被田野给挤兑走了,剩下两人,田野觉得今天能跟田嘉志掰扯掰扯这事了。

    而且看着田嘉志也不是不明白的人,伸着胳膊,让被抓的地方暴漏在田嘉志的眼皮子底下看着。

    才缓缓地开口:“你就真想便宜朱老大呀,要是我爸知道把指标给这么一个人多膈应呀,是不是。”

    看着田嘉志脸『色』不对,就把胳膊晃悠晃悠。这事诚心的让田嘉志愧疚呢。

    田嘉志口气软和了:“你就真的想让我去呀,万一我要是不能接你走呢。”

    田野:“你才多大呀,就当出去见世面了。”

    田嘉志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田野说道:“我也不小了,村里跟我一边大的,都有抱孩子的了,再过几年那不啥都耽误了吗。”

    田野想摔人,这都什么思想呀。?

    田嘉志看着田野眼神变了,立刻退后一步:“我说的是实话。”

    愚昧,好险田野就骂出去了。

    田嘉志:“我就想说,要是真的想出上岗村也不一定非得这样呀。费时费力的,等我多往城里跑几趟,多存点钱,咱们就到城里过日子,我也不会饿到你的。”

    田野:“你在村里有地,在山里弄点果子,拿到城里换点盐巴,粮食,那是为了糊口,你知道你要是在城里这么做叫什么吗?那叫投机倒把。”

    缓口气继续说道:“没看到城里道边贴的那些花花绿绿的标语吗,你真以为城里日子那么好过呀。”

    田嘉志不吭声。

    田野:“你咋没问问那些来咱们村的知识青年为什么来村里,是不是愿意来的呢。咱们两个在城里谁都不熟悉,要是碰上点事,咱们指着谁去?”

    田嘉志:“这样出去的话,咱们就能站住脚吗。”

    田野:“废话,能一样吗。”

    再说就是矫情,田嘉志有些暴躁,总之是不开心。

    不过他发现他上套了,就跟田小武当兵时候一样,田野用了田大队长对付田小武的办法,温水煮青蛙。

    效果还很好,这不是已经从开始的暴躁拒绝,到现在的考虑考虑,相信过不多久自己就跟田小武一样接受这个命运了。

    他跟田野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早就『摸』清了田野的脾气,平时看着随和,好说话,也没啥主见,从不拿意见。

    可关键时候,她认准了的事情,那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而从定亲以后,田野拿主见的就两件事,一件是眼下这个,还有一件是同朱家的关系。

    田野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他用摔的把自己给摔明白了,那就是同朱家不能近了,不能远了,至少人前要保证不撕破脸皮。站在大意的立场上可以反击。

    不然你看着吧,脱出这个框框,田野就能找机会摔你一顿。

    不过这次为了他当兵,田野跟朱家撕破脸皮了。

    田嘉志宁愿田野把这两件事的处理方法换一换,这样他宁可天天的挨摔也能留在家里。天天看看媳『妇』。

    默默的拉着田野的手,家里连『药』都没有,也只能心疼的盯着看。

    在近乎认命的同时,田嘉志还在同田野呕气,比前几天到是强了许多,至少不在不吃饭了。

    田大队长家里,队长媳『妇』那都开始给儿子准备行礼了。

    要说朱老大,好歹还有二分一的机会同田小武争一下呢。

    不过这两口子当初就把力气用错了地方,对上田大队长,根本就是未战先退。

    用朱老大的说法,他们家拿什么跟队长家的孩子争。

    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能比别人强。这就是父母用门道给拉扯出来的孩子。

    遇事固定思维在那了,不看本事,看门路。

    不过朱老大最近有点闹腾,村里隐隐的有点风传,说是朱老大在外面放话,媳『妇』他让给老二的,指标也让老二给截胡了。

    田野听到这个一点都不觉的有什么,朱老大不犯蠢那才怪了呢。

    可田嘉志不是这么想的,他身上有两块逆鳞,一个就是看不得朱老大好。一个就是媳『妇』。

    这两放在一块了,田嘉志就把朱老大给打了。

    本来还是捂着说的消息,田嘉志把人打了之后,那就是谣言满天飞了。

    朱老大被打的只能叫嚣:“你打人,你还能当兵。”

    田嘉志吐口吐沫:“我就没想着当兵,不过能恶心你,真当上了我也挺痛快的”

    朱老大被朱铁柱给拉扯起来:“老二你那是做啥呢。能耐了你,还打到家里来了。”

    田嘉志:“我就是告诉他,在敢胡说八道,我还来,田野那是我媳『妇』,跟他朱老大没关系。”

    朱老大:“咋地,我说错了呀,当初要是我愿意,现在有你啥事?”

    这坑爬不出去了。

    要不是朱铁柱死命拉着,朱老大又被田嘉志给按地上了。

    朱铁柱那个恨呀,就不知道他们家老大没溜到这份上,这话能说吗,那不是给老二心里扎刺吗。真是糟心死了。

    田嘉志咬牙切齿的:“你也配?”

    朱老大:“你就配了。”

    朱大娘不愿意听了,一个丧门星还被哥两捧起来了:“说啥呢,她个丧门星是配不上我大儿子,那是我大儿子不愿意要的。”重生家中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