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护妻
    朱大娘:“他撬了他哥的好事,我要回来怎么了,当初这丫头也跟当家的说了,亲疏远近她分得清,要帮衬老大挑兵这事的,转脸就翻脸了,做人能这样吗。”

    田野:“论亲疏远近,我家男人怎么都在你家儿子前头,我这话哪说错了。”

    朱大娘再次被噎了。原来这坑挖的这么早,这么深。

    朱会计突然就觉得,没有自己这丫头也能应付朱家的。

    围着的一堆人都跟着轰嚷开了,可不是吗,欺负人家丫头傻呀,好处不给自家男人留着,还能给大伯子不成。

    朱大娘气的指着田嘉志:“他打人呢。”

    田嘉志阴沉沉的看着亲妈:“以后你只要在欺负我媳妇,我就收拾他。”

    真嚣张,田嘉志这是总能找到他妈疼的地方。

    朱老大这个躺着中枪的,气的手都哆嗦了。

    要说真没这么办事的,不过听到这话的人都骂一句‘该’叫他们蹦跶。

    朱会计直接带着朱家娘俩回朱家了。

    一句话还想不想在上岗村立足了?你家老大挑兵的希望已经没了,还想不想三里五村的娶媳妇了?

    这么闹腾下去,别说老大,小三的媳妇将来谁敢给呀。

    朱铁柱在边上没吭声,也没躲过去。

    朱会计:“老哥哥呀,你也别觉得婆娘孩子闹腾闹腾没啥,你家大儿子可不小了,再说了村里人没傻子,你这心思也别太多了。好歹都是儿子。谁知道将来落在那棵树下面呀?”

    这人也是不通透,眼看着二儿子就出息了,你非得跟儿子过不去,图什么呀?

    朱铁柱那是不爱听的,老二都招出去了,他还能指上不成?

    还是说他家老大没出息,指不上呀?

    没有当爹的愿意听人家说儿子不好。

    朱铁柱闷不吭声,朱大娘要是拿田野的名声说事,朱会计还能拿捏朱大娘一番。

    可现在朱家那是生生的搅合人家小两口的日子,这可真是起心的恶心人。

    朱会计本来真是好心,没想到现在反倒逼着自己当了坏人。

    朱会计耷拉下脸色:“老哥,孩子成亲的字据写的明明白白的,朱家是朱家,田家是田家,你朱家搀和不到人家田家去。说句不好听的,这亲事就是退了,老二是不是听你的,还回不回你朱家还不一定呢。”

    接着说道“还有你们前头算计人家两口子写的那些字据,真要是田大队长闹了,你家老大那就不是能不能去当兵的事。”

    余下的也不多说,先把人压住,让老二痛快快的走人比什么都强。

    朱铁柱听到这话才开口:“他叔,我会数落他们娘俩的,这事跟别人没关系。”

    朱会计就知道朱铁柱根本就没听进去。摇摇头就走了。

    田嘉志那边刚收工,被田野给拎进家门的。

    田小武为了哥们的形象,一直都挨着两人走呢,就盼着没人看到他们家老二被媳妇拎着走。

    田嘉志进院就冷静多了,刚才牛大娘说了,田野的胳膊被抓坏了。

    田嘉志拉着田野的手,脸上的表情风云变色,都没人跟的上他的思路,这小子也不想什么呢?

    田小武就看着两人拉手那么带着,嘴巴那个酸呀,突然发现自己很多余。

    田嘉志看着田野细白胳膊上的抓痕刺眼的很。

    平时他看一眼都小心谨慎的竟然让人给抓了:“疼吗?”

    田野这辈子活的有点槽,没办法见天跟庄稼地打交道,精致不起来:“还能比树枝子刮的严重不成?哪有那么矫情?”

    田小武:“就说你不是女人吧,谁家女人跟你是的,连这都不在乎。”

    不过心里那是挺中意田野这样不矫情的。在他看来真没啥事。

    田嘉志这股子煞气还没消下去呢:“你干嘛拦着我?就该让我狠狠地收拾他,不是因为他闹腾吗,我就专门收拾他,看心疼儿子的亲妈下次还来不来闹你?”

    田野心说,你可真是亲儿子,这都摸到你亲妈的脉了。

    田野叹口气:“你看,家里就这环境,你要是在家里,以后闹腾的时候还多着呢。”

    田嘉志立刻冷脸:“我出去就能避开这个吗?”

    田野:“他就像是想闹腾,她也得找到你呀。毕竟是长辈,你还真能把朱老大打死呀,避开那不是上策吗。”

    田嘉志一脸的阴鸷:“没道理我过日子避着人的,我肯定是越过越好的,还能避她一辈子不成。再说了我走了你怎么办,就由着他们闹腾不成。”

    太不爷们了,这事他可不做。

    田野:“你都不在家了,他们还闹腾什么呀。再说了,等你在外面站住脚了,那个当兵不是有随军一说吗,你把我接走了,那不就有盼头了吗?”

    田嘉志从来没想过这个,在他看来,田野好像从来没说过要离开上岗村呢:“你真的会跟我走?”

    田野不得不说,这人真的问到点子上了。

    在她看来,他们这门亲事,田嘉志出去几年基本上就淡化了,到时候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那是最好的发展结果了。

    至于说以后的问题,还是以后在考虑吧,眼下先把人给忽悠走了:“那我还能去哪?”

    田嘉志还是不高兴,不过脸色缓和多了,他们家带来的烦恼,他得多想想。

    这么闹腾早晚有一天会给田野他们两本来就跟别人家不太一样的夫妻感情带来矛盾的。

    田嘉志每次看到朱家闹腾,都怕田野一闹之下,再提退婚什么的。

    在这段婚姻里面,田嘉志别看一直都表现的强势,可从来都是那个小心翼翼的。

    不然也不会一直的努力想要证明存在。那都是不自信的表现。

    可朱家,有名分在那摆着呢。一句‘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田嘉志在村里就要受到掣肘。

    田嘉志要是一直都是弱势,那么他在村里就能占舆论的制高点上。

    问题是田嘉志不愿意处于弱势,他堂堂的一个爷们,要混的最好,要让媳妇过得最好,为啥要处于弱势让媳妇被人埋汰,看别人脸色。

    这样的话,早晚有一天他在上岗村混出来这点名声,都要在跟朱家的摩擦中被消磨到。

    无不是的父母一句话就把人给压死。

    至于说同朱家修复关系,田嘉志可能还没到那个胸怀宽广的年岁,从来没有考虑过呢,一个朱老大就够他膈应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