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受伤
    不要说把田嘉志当儿子,朱大娘完全就把田嘉志当成仇人了,还是挡了他们家老大路的仇人,还要在说话。

    田野可不想跟他废话了:“我也不跟你说,当初这事是朱会计一手促成的,他跟我保证过,我能过消停日子,朱家不搀和。这三天两口的过来闹腾,欺负我家没人护着呢?”

    说着就利索的锁门,往外走。

    要说田野的力气,想走,想留那都是没人能拦得住的,朱大娘一时着急有点慌,伸手抓田野的胳膊腕子,想把人留住。

    田野力气大,走的急,也没使劲就把胳膊从朱大娘的手里抻出去了。

    结果就是田野的胳膊被朱大娘的指甲给花了四个道道。

    可见当时朱大娘真的着急了,用劲拽拉人了。

    看到这个结果,朱大娘觉得冤枉死了,尽管他时时刻刻都想抓花田野的脸出气,可这次真不是故意的,她就想把人给拦住。

    闹到朱会计那,还是田大队长那都没有她好果子吃。

    这事占不占理她自己明白,就想着用长辈的身份压着两口子把指标给他们家老大而已。

    田野看着胳膊上的伤口,在看看朱大娘手指甲上还有黑泥道道呢,忧愁死了,这用不用消毒呀。还不如让树枝划个口子呢。

    牛大娘一声惊天地的招呼:“天呀,地呀,不得了了,朱家婆娘把儿媳妇给抓花了,咱们上岗村还没有过这样的事呢。”

    听到这话,田野吓得赶紧往后躲躲,她珍惜这张脸着呢,抓花了可不成。

    朱大娘被牛大娘这声叫唤气的差点翻白眼,哪都有牛家败家娘们的事。

    强撑着气势:“我就是刮了一下,又不是故意的,你咋说的那么难听,我是她婆婆,我就是教训她也没错。”

    田野:“我田家坐产招夫,你朱家可教训不到我头上。”

    话还没说完呢,田嘉志跟田小武已经汗哒哒的跑过来了,这样的天气能跑出来这么一脑袋汗,可见来的多着急。

    这是知道家门口被人闹事了。

    后面还跟着朱会计呢。

    这事吧,朱会计那是真不想来,不过想到这事自己一时好心给朱家提的醒,弄得人家老二两口子三天两头不招消停,不来心里过意不去。

    本来还是紧走几步,听到牛大娘那声招呼的时候,田嘉志都跑疯了。

    田小武在后面愣是没追上。

    田嘉志喘着气,拉着田野:“哪坏了。”

    朱老大从朱家大门出来,憋了一天的多的气就等着对着田嘉志喷呢:“咋地,哪坏了,你还敢打回来不成,那可是你妈。”

    田嘉志心口起伏,盯着田野,一张脸上都是慌乱:“哪坏了?”

    田野撇撇嘴,这都好几天不说话了,现在关心是不是晚了呀?

    想要撇头不搭理田嘉志,可没忍心,这人眼圈都憋红了,想来心里不太好受。毕竟是亲妈。

    田野下意识的把手藏了一下:“没事。”

    田嘉志抓过田野的手,看着被抓出来的血道子,一张脸都狰狞了。

    朱老大这个看不出来火候的:“别说没事,有事你想咋办?你还想对着你妈打回来不成?”这个叫嚣呀。

    田嘉志放下田野的手,盯了一眼亲妈,冲着叫嚣的朱老大就扑过去了。

    咬牙切齿的说道:“咋样,我让你知道咋样,我媳妇为啥被欺负我还是知道的,我今儿就让你知道知道,再有人为了狗屁倒灶的事闹腾我家来,我就一天三顿照着吃饭揍你。”

    这话太蛮横了。不过咋听着那么解气呢。

    牛大娘拍着心口,不紧不慢的,扒着一双眼睛:“哎呦,亲兄弟呢,老二呀,你哥不是东西,你打两下就中了,一天三顿饭的打他那身子骨吃不消的。”

    田野跟朱大娘听完这话才回过神来,那边朱老大已经被锤了好几拳了。

    朱大娘心疼儿子扑过去抓田嘉志。

    田野怕这时候摊上事,过去就把田嘉志给拎起来了。

    这个力气大,不得不说真的占优势,田小武伸出去的时候,愣是没能抓到田嘉志一片衣角。

    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家老二,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他瘦小的媳妇给抓开了。

    当然了也避开了朱大娘扑过来的爪子。

    两儿子打架不说拉着,竟然扑过去帮着大儿子打小儿子。这也真是没谁了。朱大娘这行为,被村里人都看到了。

    田嘉志使劲的要挣开田野的牵扯:“你松开,我不会打死他的。”

    朱老大那边坐地上哭嚎,突然就被劈头盖脸的打了一顿,他要憋屈死了。

    张口就想说这样还当兵呢,被后面赶来的朱会计吼回去了。

    朱会计急吼吼的:“你们写字据说兄友弟恭,这是为了骗谁呢,啊,到底谁写的,当着大伙的面都出来说说,有你没有你们这样的。你们写这个的目的是想干啥的。”

    要是没有公社那一出,没准朱大娘就敢说,我写着玩的,可现在不敢了。

    他们从公社出来的时候还跟人家打听过呢,这种伪造证据的行为,很可耻,算犯法的。

    这是被人吓唬住了呢。公社不想跟这样的人淘神,肯定是往严重了说的。

    朱老大不叫唤了,这口气又憋住了,后悔当初怎么就非得写这个呀,还成了自己的给人家陪绑的罪证了。

    而且明显得好处的还是别人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他。

    拍着大腿,委屈的要死:“我他妈就是个大傻子。”

    田野跟田嘉志包括田小武齐齐的看过去,神奇了,这人终于明白一次。看来这人欠打呀。

    田小武:“看来打打还是管用的,难道说平时朱铁柱打他太少了,才成天犯蠢。”

    这话多磕碜人呀。朱老大眼睛都憋红了,愣是窝囊的啥都没说出来。

    朱大娘在那边哭哭啼啼的心疼儿子呢。不依不饶的要打田嘉志。

    田野这边就发难了:“叔,字据上写的算数不,我家日子我两自己过,朱家搀和不上。这三天两头的算咋回事?”

    朱会计羞愧死了,首先自己说话没能做到,其次这事他多嘴在先:“丫头,这事叔说话算话,当初叔就说了,以后朱家夹缠不清,叔给你顶着。”

    说完就看向朱家娘两:“你们就不嫌磕碜,你家老大干活不能满分,挑兵刷下来你是不是觉得嚷嚷出去长脸呀。”重生家中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