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良心凉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黄干事:“大娘呀,既然是特殊指标,我们自然是特殊对待的,这位大爷当初来争取这个指标的时候,也说过这样的话吧,至于说兄弟不和,不孝顺什么的,大娘我手里还有你们的字据呢”

    说着人家就把那张为朱老大当兵准备的条子‘兄弟友爱,家庭和睦,儿女孝顺,父母慈爱’的条子给拿出来了:“这都是你们写的吧,大娘你前后不一致,是不是想要欺骗公社,这问题可严重了,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有什么目的。”

    跟着人家同志还把田嘉志跟田野定亲的字据拿出来了:“田嘉志同志对父母不闻不问这事也不属实。这上面写的,田嘉志同志都有做到吧。”

    朱老大要叫嚣,人家严肃的那位同志进来:“你们这种欺骗行为本身就是部队的,犯法的。”

    朱铁柱被吓得一哆嗦:“没,没,是我们写的我们家就这样,老二不也签字了吗。”这位通知的脸太恐怖了。

    三口人直接灰溜溜的就走了。

    朱大娘想要坐在公社门口哭的,不过被朱铁柱给拉开了。

    他看出来了公社这边那是没法了。不知道老二用了啥路子,咋公事的人都这么护着他呀。

    回家跟老二闹,怕是也没啥机会,人家部队同志都说了,这事他们谁说了都不算。

    都是田大兴闹得,成也是他,亡也是他。

    朱老大这会知道没希望了,跟条丧家犬一样:“爸就没法了吗。”

    朱铁柱:“当初要是你跟田家定亲就好了。”

    是呀当初要是老大跟田家定亲,哪用得着这么仓促的成亲呀,这好事老大还能占下。

    朱老大心思活泛:“不然让老二跟丫头退亲。”

    朱大娘:“想死呀你,那丫头邪性着呢。”

    朱铁柱看看朱老大,这孩子咋能这么想呢,他都觉得不是东西:“除了当兵也不是没有出路了,你消停点吧。”

    朱老大那是真不甘心:“明明就是老二从我手里抢过去的。”

    抢过去的指标,还是媳妇好歹这人没说。不然热闹就大了。

    朱铁柱三口人回村的时候,不用询问,光看灰败的脸色就知道铁定没成事,村里人光看热闹了。

    从去年开始着朱家就成村里焦点了,每天不弄出来点新鲜事,他们自家都不舒坦。

    别人可以闷头看笑话,可被朱大娘娘俩怨怼过的这次挑兵中败北的人家,可不能就这么闷头看。

    人家心里解气着呢:“哎呦,老大,你去城里事办咋样呀,听说你要顶着你家老二的指标走呀,你家把人家田家可踩的够狠的呀。”

    朱老大简直是气急败坏,把朱老二都恨到骨子里面了:“滚,有你什么事。”

    朱大娘看着儿子遭罪,比自己遭罪还难受呢,要说最恨朱老二的就是这位亲妈了。

    朱老大那一句话,别看朱大娘给反驳回去了可在心里可是扎根了,不时地就翻出来走一遍,明明是老大的福气,愣是让老二给抢走了。

    可真没看出来隔壁丧门星的野丫头有着福气,要是能得了福气,还不去娶丧门星就好了。

    要挡在儿子跟前跟人叫骂,被朱铁柱给拦住了,还不嫌弃丢人呀。

    这事硬求那是求不来的,公社的态度都摆在那了,可就这么死心,一家子都不愿意。

    在家还没坐稳呢,朱大娘一拍大腿:“咱们去说不行,就让老二说去,他主动不去了,这名额还不能空出来。”

    朱铁柱没吭声,朱大娘扭头就去田野家了。这一出一出的就没完了。

    可惜这次连门都没进去,人家田野就没惯着他这毛病。

    田野早就想好了,田嘉志在家的时候,朱家田嘉志来应付,她就是偶尔出头,跟看热闹差不多的心情。

    以后田嘉志不在家里了,这朱家还这么闹腾,她可嫌烦。

    就得趁现在,让他们知道知道,他田野不是那么好闹腾的,田家的便宜,就不是他们朱家能肖想的,我给你是你的,不给你你得看着。

    而且这家子人闹腾的田嘉志都人心浮动了。这个田野那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朱大娘砸门的手还没落下去呢,田野就从院里把大门打开了。

    田野站在那里,光气场就把朱大娘给压住了:“大娘,你想做啥?”

    朱大娘头一次看田野,竟然有点心悸,差点让丫头给吓到:“躲开,我跟我家老二说话,让他去城里说,这兵他不当了。”

    田野脸上表情都没变,内心腹议的块疯了,啦蛤蟆打哈欠,口气这是多大呀。你当你谁呀,你真当亲妈就能这么随便祸害人呀。

    朱大娘被人这么无视,心火立刻就上来了:“你听见没有,我儿子不去当兵。”

    田野:“你儿子在你家呢,我管不上那段,大娘还是去你家说去吧。”

    朱大娘:“我说的是老二。”

    田野直接从身上掏出来一份字据:“大娘,你看清楚了,上面有你签字的,四百斤粮食我给了,老二就是被我克死你都不能说个不字,别说是去当兵了,以后这段是我的,你插不上手。”

    朱大娘上手想把字据给撤了,也不想想人家田野什么力气,轻轻的伸手挡了一下,朱大娘胳膊都够不到:“哎呦,你个不孝顺的东西,你打我呢。”

    田野翻白眼:“大伙都来看看,朱大娘隔着院墙来管我家的事,还在我家门口撒赖呢,为了他们家老大当兵,朱大娘把我都逼到这份上了。”

    牛大娘这个凑热闹的,闻声就跑出来了,根本就用田野吆喝,自动架事:“哎呦,这都是儿子,你说她咋就能这么偏心眼子呢。”

    边上的知青吴峰原来还怨田嘉志一口气呢,看到这样的亲妈搅合,吴峰都不咋怨人了。心里找到平衡了。

    这要是不出去躲躲,多不容易呀。

    朱大娘:“你倒打一耙,你踩着我们老大上去,你还有脸说,也不想想那指标咋来的。”

    田野好气又好笑:“难不说还是你朱家有人流血流泪拿命换来的?”

    那肯定不是,可没有朱铁柱上岗村能挣来这个名额吗,朱大娘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来不来的,这次真的觉得憋闷了。

    头一次吃这样的亏呢,他们当家的跑前跑后多少天呀,凭啥子给这对贼男女做嫁衣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