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暗斗
    朱大娘:“你还想骗我。你个不是东西的玩意,你连兄弟的路都挡,我没你这个儿子。”

    田嘉志说的生硬:“我用不着骗你,我要是能做主,即便是我不去当兵,我也不会把名额给你家老大。”

    朱大娘:“你混账,你个不孝敬的东西,你就是见不得家里过得好。我咋就没掐死你呢。”

    田嘉志自始至终都挡在田野的前面:“随你怎么说吧,我今天把话撂这,你说我不配去当兵,随便你去闹腾,你是我妈,你说我我就不配,这事我认了。不过不是因为我人不配,不是因为我品性不配,而是我出身不配,有你们这样的家人,我去当兵那才是给部队拖后腿呢,难道我要让你们一个不如意闹到部队去吗,所以为了不给部队添麻烦这事我不去了,不过我不配朱老大也不配,我两一个家底出来都是你生的。不就是一个指标吗,爱谁争谁争去。”

    说的慷慨,牛大娘身后几个知青都听见了。

    还有一个名额呢,大伙有点兴奋,尤其是田嘉志发大招够狠,拖着朱老大绝了前路,这哥两算是死磕上了。

    田野个子小,被田嘉志给护在身后,严严实实的,想要出头说话,那就只能凭力气了,直接把田嘉志从眼前给搬开了。

    才让自己露出来,对着朱大娘田野从来不怵,原来不愿意拔尖,也不能拔尖,不过以后可不一定了。

    田嘉志被人搬起来换个地方,脑子还没落下呢,就看到田野瞪了他一眼。

    田野心说你到想着不去呢,合着你妈过来闹腾成全你的呀。你还知道临死拖个垫背的,是不是还觉得挺有价值呀。

    然后才怒对朱大娘:“你要是闹腾就去大队闹腾去,这事谁说了都不算,包括田嘉志在内,只有公社说了才算呢,你家老大没出息挑不上兵,你来我家闹腾算怎么回事,是不是回头我家老二挑不上兵,我也能去你家闹腾呀。”

    把田嘉志刚才说的话都给划拉了。

    朱大娘:“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田野:“站在我家院子里面,没有我说话的份,谁给你这么大的脸?没有我说话的份,你来我家做什么,想要拿身份压老二?那也得问我同不同意,我爸打仗受伤退下来,为集体财产没的,换来这个指标,你家朱老大凭什么抢,凭什么争,天下有没有这样的道理了。”

    朱大娘要是讲理的这会也不会再田野家了,立刻一哭二闹三上吊:“哎呦,不孝顺呀,儿媳妇敢顶撞婆婆了。”

    田野那可是连王寡妇都嗑过的人,这点阵仗能怕吗:“不怕被我克死你就在这里当我婆婆,我供着你。”

    朱大娘咬着牙撑着:“你就是不孝顺,谁家儿媳妇你这样?”

    田野:“是没见过我这样的儿媳妇,可也没见过你这样的亲妈呀。咋地你家朱老大除了抢别人东西,就没有出路了。”

    牛大娘在边上看的津津有味:“丫头你这一冬不光把肉皮子猫白了,嘴皮子也利索了呀。”

    田野说的落地有声:“都被人欺负到家里来了,我在没出息,我爸留下这点东西也得守住了。”

    院子外面围了好多人了,心说老实木讷的田野都能说出这话来,老实人被逼急了呀:“老嫂子,你这么做不厚道呀,人家田大兴给闺女留下的东西你就真当你自己的了。你家老大啥样,你好意思跟人家老二争呀。”

    田野顺势说道:“有本事你们就去大队使,去公社使,上哪说去我也是这话,没道理我家人还在呢,还得让着外人的。”

    人家说都是干的,半句不含糊。这老实人说话可真戳心。

    朱铁柱在隔壁院子吧嗒大烟袋杆子,终于醒过闷来了,合着昨儿他让人给涮了呀。

    人家可不就是说嘛,亲疏远近她分得清。好好好,没想到这没心眼的丫头,主意这么正。玩鹰的让小家雀给啄眼了。

    田野打定主意要让老二抢,这事在田家那边说啥都没用,朱铁柱想清楚利弊,一嗓子喊回了婆娘。

    朱大娘灰溜溜的走了,田野态度那么硬,还围着一堆的人,她没把握能闹出去。

    朱大娘哪甘心呀:“这事就这样了呀。”

    朱铁柱:“跟她吵吵有啥用,我这就去大队,不行就去城里,为了老大总要试试的。”这真是亲爸爸。

    朱大娘咬咬牙:“我也跟你去,总不能让他们得意了。”

    这人就不想想,得意的是你二儿子。这是做两手准备,老大不成也不能让老二得意了。这可真是亲亲的亲妈了。

    朱家消停了,牛大娘被几个男知青给招呼走了,院子里面剩下田嘉志跟田野,两人就那么戳着。

    头一次相顾无言。田野啥样啥水平,没有人比田嘉志更明白了,这人往日装傻充愣的从来不强出头。

    今儿为了自己,都正面对上隔壁他妈了,这是在告诉自己,让他走出家门的决心有多大呢。

    这人怎么就非得要自己走呢?

    田嘉志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田野听到田嘉志刚才的话,心里也知道,田嘉志那是在用自己的方法,想要把这事给搅合黄了呢,她也不明白,这么个破山沟沟,这么一家子亲人,他有什么舍不得,怎么就非得在这困着呀。

    换谁都想赶紧从这一身的是非之地爬出去,离朱家越远越好。

    两人头一次出现分歧,而且是很大的分歧。

    该劝的田野都劝了,听不听得进去那是田嘉志的事情,田野撒手不管了。

    朱家有本事,就让朱家蹦跶去吧。

    田嘉志每天该干啥干啥,就是一样不搭理田野。

    不过晚上两人练摔跤的事情从来没有停下过,而且一天比一天摔的厉害,两人都在这上发泄心火呢。

    当然了结果都是田嘉志一天比一天惨。

    往日田嘉志摔疼了就不摔了,现在是只要爬的起来就摔,跟田野较劲一样,打不死我我就坚持,这种暗喻手法,田野真懂。

    所以每天都使劲的摔到爬不起来为止,用同样的方法告诉田嘉志,爬的起来你就得去。

    所以田嘉志这几天都是被人拎进西屋歇着的。

    两人大有生命不止摔跤不息的意思在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