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跑断肠
    那倒是,这种事情真的只能凭良心,还要看缘分。别人插不上手的。

    想到那丫头的行事作风,估计难呀,谁没事受的住这个呀,那都不是不聪明,而是真憨呀,不然不能说出来那么不打弯的话。

    上岗村这边真不平静,这两制服来一圈在村里就跟水面扔下一块石头一样,水波一圈圈的荡,谁家都说道两句。

    有人感叹朱家运气好,咋就跟田野家结亲了,还有人酸了一句,当初救济粮发下来的时候,还说朱铁柱马失前蹄算计多了呢,现在好了吧,人家那边没捞到,这边捞到了。

    二儿子捞人家家产,大儿子捞人家好处,说朱铁柱不算计都没人信的。

    朱大娘走在村里,脚下都是生风的,这还是自从他们家老二跟朱家结亲以后,头一次这么风光呢。终于找回点往日的脸面。

    遗憾的就是被人说到的时候依然跟田家绑的死死的。朱大娘心里不太痛快。

    吃着人家好,不想记着人家情就算了还恨着人家,说这位大娘更年期都委屈她了,人更年期好歹还有个底线人品在呢,这位就是扭曲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压抑太过,突然爆发了。

    朱老大更是直接挥挥手,把朱小三写的玩笑一样的分家单给签字了,朱小三宝贝是的收着,可惜这东西拿大队长跟朱会计跟前的时候没人给他签字落保。

    朱小三那是比较遗憾的,大家都当玩笑了。

    田大队长看到朱小三手里那东西的时候真的当孩子闹着玩呢,谁家孩子弄这个玩呀。

    不过那也是朱家几个孩子乱象的开始,你说这么大的孩子就想这些,你当爹妈的不赶紧大鞋底子抽过来,你还给弄这玩意,那不是作死是什么呀。

    再说了朱老大就是没有田嘉志那也是一等一的走不了。真要是作保了,他们作蜡的日子也就到了。那不是没完没了的官司吗。丢不起的人。

    朱会计气的直接找朱家了,有这样的吗,有点心数吗,就是为了哄孩子这种事情也不能应呀。

    朱铁柱老脸通红:“老兄弟,那都是两孩子折腾玩的,小三小不懂事,你别生气。”

    朱会计:“我不生气,我替老哥脸红,好歹是咱们都是朱家子孙,分家这样的大事能让孩子拿出去乱说吗,别说老大还没走呢,就是老大走了,这事也不能这样办呀,老哥你这样纵容孩子,就不怕将来兄弟不和呀。”

    朱铁柱:“那不是没法吗,老大正较劲的时候,总不能让小三这孩子坏事吧。”

    朱会计气的呀,不说管孩子,竟然还蒙孩子:“老哥,孩子不是这样教的。”

    一个朱字没掰开呢,朱会计那是真的一时心软想要点拨这位老哥两句,事还每个准呢就这么蹦跶,回头那不是村里笑话吗。

    朱会计:“老哥,老大当兵这事,你也别太当真。”

    朱铁柱两口子立刻变脸:“大兄弟你跟哥说句实话这事还有变动不成。”

    朱会计不吭声,朱铁柱:“大兄弟,咱们都是老朱家的,你要是不跟哥说句实话,哥可就都蒙在鼓里,使劲都不知道朝哪使呀。”

    朱会计:“老哥这就不是使劲的事,咱们使不上劲儿。老大那边你就别想了。”

    一不小心吐露多了。

    刚才是有点担心,这一下就落实锤上了,朱家两口子做不住了,朱大娘嗓子拔高:“咋地,咋就不行了呢,这村里还有比我家老大配得上这个指标的呀。大兄弟你给说说咋就不成了呢,那不是都过来了解过了呢吗,是不是哪个瘪犊子背后使坏了。”

    朱会计脑门都疼,后悔嘴快,就不该透口风:“嫂子你这话说什么呢,要不是村里人真说啥,你家大小子能出头站到人前呀。咋就是背后使坏呢。”

    朱铁柱嘴巴立刻就上火了:“老兄弟你给老哥说个准话,到底咋回事呀?”

    朱会计:“老哥要说这事还得恭喜你,虽然老大去不了,不过老二也是一样的,都是你儿子,好事没跑出去你家去。”

    人家说的也对呀,而且朱会计真是这么想的,那不都是朱家的吗。

    朱大娘嗷的一嗓子:“我就知道那不是个好东西,连亲哥的路子都抢呀,他凭啥呀?他哪比我家老大出息呀。我跟他拼命去。”

    朱会计黑脸:“人家是田大兴正八经的女婿,就冲这个就比你家老大强。咋地,当初你要是舍得你家老大,这事跑不了别人。”

    朱大娘哪还听得进去朱会计说什么呀,恨不得冲到后院把田野跟田嘉志两人撕碎了,咬牙切齿的一张脸都扭曲了:“我找他去。”

    朱会计:“你找谁都没用,这事人家公社说了算。”

    朱铁柱咽口吐沫:“他叔,这事不能这么说,老二都成家娶媳妇了,哪能还占着指标呀?再说了他们兄弟这么争也不合适呀,哪有跟哥哥这么争抢的。”

    朱会计冷笑:“老哥你说错了吧,人家田家田大兴的余荫,到底是谁在抢呀,话我就说到这,你爱咋地咋地吧。”

    一片好心,算是白瞎了。

    朱会计前脚走,后脚朱大娘就跑田野家闹腾去了。

    田嘉志根本就不知道田野去大队跟人家做过什么事情。可不耽误他护着媳妇呀。

    看到他妈疯子是的冲进来,什么都不说呢就要动手,田嘉志就把田野给挡在身后了:“你想做什么,田野吃的可不是你家粮食,过得不顺心去拿自家孩子出气去。”

    朱大娘抓过来的手,被田嘉志给架住了。

    朱大娘嗷的一嗓子就嚎开了:“大伙都来看看呀,就这样打爹骂娘的瘪犊子还要去当兵呢,这部队到底挑的什么人呀。”

    田嘉志真不愿意去当兵,不愿意离开媳妇,可就被亲妈这么逼开,那也是从来没想到的,就这么容不下他,就这么不想看他好,就非得用这样的法子成全他家老大吗。

    田嘉志昂着脖子眼圈发红,从朱大娘嚎第一嗓子开始,田嘉志就看着自家大门呢,两家距离才多远呀,朱铁柱要是有心,听到媳妇闹腾早就过来拉架了,可朱家那边啥动静都没有。

    田嘉志的心口再次凉了几度,他爸这是想要他妈闹腾的结果的。

    田嘉志:“你别闹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当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