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拍板
    黄干事一本正经的对着田大队长:“田大兴同志是好样的,在部队上受伤立功回来的,在地方能还是为了维护大队财产牺牲的,以后田野同志在村里还请田大队长多照顾。”

    田大兴:“哎呦,那不是应该的吗。”

    客气话说过了就是重头戏,这次是严肃的同志开口:“田野同志,关于你们大队多出来的指标的事情,田刚队长应该跟你说过了,虽说是大队定的指标,不过我们也尊重田野同志的意见”

    人家说的隐晦,公社用老同志的名义硬争取来的指标,不过不能这么说。

    田野看向田大队长。一脸的我要怎么说,我都听队长的样子。

    冷脸的同志:“田刚同志,能让我们跟田野同志说说话吗。”

    好吧这种时候连田大队长都回避的。

    田刚出去了,人家同志才说:“你只管开口,不必考虑其他人的意见。按说这事,你家有兄弟肯定是优先考虑的,你要想好了再说。”能透漏的人家透漏了。

    田野知道不是客气的时候,很直接的开口:“我家有男人,让我说的话,这指标肯定给我家人的。”

    田野这话说的一点都不拐弯,忒接地气,两位同志都愣了一下,这姑娘看着挺俊吧的,可行事真的就是农村妇女呢。

    笑呵呵的同志:“田野同志,你不考虑考虑吗,听说你家同朱家结亲,朱家的两位老人有意让朱大壮同志争取一下指标。”

    田野:“没啥考虑的,我家招亲,我家男人进门的时候改名换姓了,朱家人有本事,挣回来荣耀也按不到我田家头上呀?没有我们当家的,我跟朱家也没啥关系。”

    这话说的没错,田野跟这群人精打交道犯怵。索性要啥说啥。

    担心说得多错的多,直来直去的就把话说出来了。

    黄干事被田野这两句家常嗑噎的险些笑不出来,说的真没有不对的地方,问题是太直接了:“好吧,田野同志的意见我们会研究的。”

    心评价田野,这位虽然看着面向憨厚,倒是明白的吗,知道盐从那头咸,没有她家男人,她田野跟朱家没关系,这好事可不就先从自家人来吗。

    而且跟朱铁柱她也说的过去,自己可是说过,亲疏远近分得清的。谁在她跟前能亲的过田嘉志去。

    这就没田野什么事了,人家大老远的跑过来一趟,要的不过就这一句话,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吗,余下的才是考察一下两个锁定目标候选人。

    田野出来跟田大队长打声招呼就回去了,都没有多呆,田大队长心说,你多说一句,让我心里有点底呀,这丫头可真是棒槌。

    田嘉志跟昨天一样,干活的时候眉头都没有散开过,田小武心说他们哥两在一块还少有这么不高兴的时候呢,都是田野闹腾的。

    这么大的事就该听老二的,他一个丫头怎么就敢当家作主呀,可也不得不说,田野这么做真的没错。

    两位同志来了一个晚上,吃过早饭就走了。

    也没见他们走过几户人家,了解什么情况,田大队长让三大爷赶车送人的。

    大伙都在地里干活呢,看到马车上靓丽的绿色风景线都羡慕几句:“我儿子将来要是能有这出息,我累死都值了。”

    边上的人一样的羡慕:“得了吧,人家那都是穿着制服的领导,你儿子。”

    好吧多说就打起来了。

    田小武注意力不在这:“老二你看那边,我咋觉得他们对着我笑了呢。”

    田嘉志冷眼扫过去,心说大雪咋不在封两月的山呢,到时候上岗村的人出不去,啥事都耽误了。这群人也就进不来了。

    不过小武没看错,他也觉得那人笑的邪乎,盯着他们这边呢。

    冷哼一声,被个人情绪占领了思想:“别傻吧呵呵的觉得对你笑就是好人了。”

    田小武揉揉脑袋:“我也觉得这人笑的邪乎,汗毛都竖起来了。”

    田嘉志心说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完全是因为个人感官给人定论了。

    田大队长那边把人送到村口,看到两位领导瞧着儿子那边看,跟着说道:“那两孩子出工干活呢,别看年岁不大,干活是好手,做事还沉得住气。咱们大队举荐他们两个,也是两孩子还成。”

    这次不是笑呵呵的的那位开口,而是那位严肃面向的:“看着就不错,身板硬朗,眼神也足。”

    田大队长顺着人家的话看过去,这俩倒霉孩子那是什么眼神,刺楞楞的。还不如不往这边看呢,难怪人家说眼神足呢。

    田大队长闹心的给两孩子遮羞:“呵呵,两孩子好奇心重。”

    除了这个田大队长的口才都没有憋出来其他的话。

    笑呵呵的那位黄干事:“我们家乡有句谚语,淘小子出好的。大队长不用放在心上。”

    田大队长把人送出村口才回来。余下的就交给三大爷了。

    人家两位同志看着走了,实际上早在田大队长上次去城里报告过这事之后,就在周边的大队打听过了。

    上岗大队的意见肯定重点考虑,可不能听一家言论。

    而且一路上人家就把上岗村的人事在三大爷嘴里套出来个**不离十,哪个孬那个俊人家心里门清。恨不得村里的是非都知道了。

    要不人家咋是专门干这个工作的呢,一直把人送到公社,三大爷才住口。

    等回来的路上,三大爷一肚子的风气不停地往外排,才想起来,一路上顶着冷风聊天被人给套出去多少玩意,索性自己说的都不是啥重要的事情。

    虽然郁闷,不过对得起良心,没埋汰谁,也没使劲的踩谁。

    送走三大爷的两位领导,一个严肃一个圆滑,两人在冷风中搓搓手,跺跺脚,严肃的那个:“咱们部队千挑万选的把你弄来征兵,不是就因为你这张骗人的脸吧。”

    笑呵呵的那位不爱听了,说的他就跟只有一张脸一样。

    不过这也是事实,谁让这张脸亲民呢。看吧随便唠唠嗑啥都套出来,天知道后来那些村里的闲事都是这位大爷自己说的,他真没有问。

    黄干事:“这两孩子还真是不错,田嘉志那孩子也不容易。幸好多出来这么一个指标。”

    严肃的那位:“那也得看这小子是不是一直有良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