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自荐
    ,!

    朱铁柱两口子跟人黄干事唠嗑,把家里事情说的田花乱坠的,最后说道自家大儿子挑兵的事情。

    黄干事笑呵呵的就给挡回去了:“婶子,你放心吧,只要是好小子在哪都一样,都能为国家贡献一份力量。那么好的本事,那么好的学问,可不能白白糟蹋了,肯定有发挥本事的地方。”

    朱大娘还没觉得咋地,公社来的同志虽然不多,不过也有过几个,打官腔的时候他们大半的人都听不懂。

    可朱铁柱听出来了,这根本就没有个准话呀:“同志,咱们村就两名额,咱们大伙推出来的两后生,这还不能定下来呀。”

    这次不是笑呵呵的同志开口了,一直绷着脸的同志:“我们尊重大伙的意见,争取大队的意见,最后的人压是要综合考察之后才能决定,现在什么都定不下来。而且你们村就一个指标,那是综合考虑之后,我们具体决定的。”

    (都是虚构的,架空的,是不是符合征兵条件,有没有这么一说不知道。我的世界我做主了。)

    朱铁柱看到人家开口冷冰冰的,一张脸都是威严,立刻不敢瞎打听了。

    队长媳妇在边上咋舌,这部队的同志可真是厉害,一个黑脸一个白脸,把该打听的打听完了之后,立刻就翻脸了呢。

    这下子她在也不说人家部队的同志和气了。替自家儿子发愁了。人家都这么厉害,自家儿子那么直性这可咋好呀。

    田大队长:“行了,瞎操心。”

    队长媳妇气的瞪眼,我跟你说什么了,那就说我瞎操心呀。

    田大队长:“你那点心思都在脸上呢,人家部队的同志啥人呀,来之前该打听的都打听清楚了,啥都瞒不过人家。”

    田大队长媳妇揉揉脸,那可真要命,就是为了小武,她也不能瞎想,让人看出来她思想不积极,背后给自家儿子穿小鞋咋办呀?

    就说不该让儿子当兵的吧。后悔死了。

    朱铁柱两口子走了,就开始发愁。朱铁柱多少明白了,这事就越不过人家田野去。

    为啥说一个名额呀,因为多出来的那个指标,跟村里关系不大。

    因为他们上岗村出过老同志。说是照顾遗孤怕是都说得过去。

    如果田野是个小子,光人家这份挑不出来毛病的家世,挑兵就没有别人的事。这指标铁定田野的。

    朱铁柱:“你老实在家呆着,我去找老二。”

    朱大娘:“找他做什么,这事他还敢使坏。”

    朱铁柱叹气,不用使坏,人家就不表态估计这事就难办。

    话说上岗村两个名额,咋都跑不了他们老大一个。这也就是费点事的问题,朱铁柱那是真的没想过他们家老大还有竞争对手呢。

    田嘉志一早就跑出去干活了,还是田野在家。

    朱铁柱敲门,田野开门,看着没有朱大娘跟在身后,田野把人给让屋里去了:“叔,老二去上工了。”

    朱铁柱真急了,没有绕弯子:“丫头,叔找你也是一样的,还是你大哥要挑兵的事情,要说叔没脸过来这边的,可论亲疏远近,这事你也得帮着咱们自家人。”

    田野:“叔你放心吧,亲疏远近我分得清,没有不帮自家人帮着外人的道理,到时候我要是做的不好,跟我今天说的不一样,口是心非,不分亲疏的做事,就让叔当着大伙的面磕碜我。”

    朱铁柱就觉得今儿田野说话特别的痛快,心里放心不少。

    田大兴没有别的孩子,论亲疏远近除了他们朱家真没有第二份,这丫头没有敷衍自己:“丫头,你这事做的仗义,叔记得你的好,你婶子那边叔好好地说道她,以后有事就过来家里,叔能帮的一定帮。”

    田野:“叔不拿我当外人,我自然是不拿叔当外人的,有事不跟叔说还能跟谁说去。”

    朱铁柱:“丫头老二那边你瞧着办吧,这孩子拧巴,不过打断骨头连着筋,我们这父子兄弟情分断不了。”

    田野:“叔我明白的。”

    三两句就把朱铁柱给打发走了,过后田野又想了一遍,自己说的这话没毛病。到啥时候他朱铁柱也挑不出来毛病。

    朱铁柱心里舒坦一点,不过总觉得这次来田家太过顺畅了点,同往日相比区别太大,感觉不太安生。

    难道是因为婆娘没有跟来的缘故,想想有可能,婆娘对田野的态度那么差,丫头就是在憨心里肯定也是有别扭的。没有婆娘在,田野对他还是不错的。

    这不是关键时候自家人给力吗,回头就告诉老大别天天的记恨老二,这事老二家还是很给面子的。

    朱大娘:“咋样?”

    朱铁柱:“那丫头也说了,除了咱们家她还有更亲近的人吗,谁还能分不出亲疏远近呀。”

    就这样朱家人放心了,朱老大在边上还昂着脖子说了一句:“虽然说咱们靠本事找的出路,不过老二两口子能够明白事理,将来我也拉车他们一把。”

    朱大娘:“呸。”

    余下的话,别朱铁柱给拦下了:“老大说的对,你这个当妈的不盼着儿子们抱团,也不能给他们兄弟拆生份。”

    朱大娘悻悻然,心说回头背地里得叮嘱儿子,隔壁没一个好东西,不能亲近,也不怕占上晦气。

    朱老大心说回头就告诉他妈别上火,我就嘴上客气客气。

    朱家这边安抚住了,比田嘉志好搞定多了。朱铁柱头脚走,田野后脚就去大队那边了。

    田大队长:“丫头过来了,刚好部队的同志要去你家坐坐呢,这倒是省事了。”

    田野心说我都算计好的,能不赶巧吗,让这两位穿着制服的同志去自家,那真是太打眼了,回头牛大娘那样的敢冲自家打听消息。她过来这边方便。

    两位同志看到田野客气多了,黄干事那张亲民的脸都跟庄重几分:“田野同志。”

    呵呵,光这么一个称呼就让田野不适应,太正式了,不适应。

    田大队长:“丫头没见过世面,村子都没有出过几次,自己一人过不容易,还是年前招了朱家小子当姑爷,日子稍微的好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