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唬住了
    田大队长忍着心虚,把人部队同志带到大队部的,幸好朱会计在大队办公,大队的火炕一直都烧着呢。进屋就热热乎乎的。

    田大队长同朱会计那都是用最高级别的态度迎接人家部队同志的,自家儿子子侄没准过两天就给人家管了。必须客气,必须热情周到。

    人家部队同志在怎么和气,田大队长跟朱会计一点都没敢含糊。

    连晚上吃饭都在田大队长家里吃的,部队同志不愿意打扰老乡,不过没办法,人家田大队长说了,大队食堂不开伙的。

    公社那边都是集体开伙吃大食堂,不过上岗村偏远,田大队长能够说了算。

    只是偶尔在大队食堂开伙而已,算是对公社政策的拥护。幸好部队同志见多识广,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

    当然了还是要先办公,对田小武跟田嘉志的家庭状况什么的都要了解一遍。

    两人在村里如何本来大队就是最有利的证明,那不是田小武情况特殊吗,田大队长在这事上自动避嫌。

    所以人家同志们特意过来上岗村走一遍。

    田嘉志看到这群人的时候整个人的神采都没了,回家田野做了一桌子的菜,田嘉志愣是一点想吃的**都没有,绷着一张脸,跟隔壁朱大娘的脸色都靠拢了。

    田野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可在田嘉志跟前就是有点气虚:“吃饭吧,中午就没吃呢。”

    她给田嘉志煮了几个鸡蛋送过去,不过远远的看到田嘉志周遭跟结冰一样,田野又原道回来了。

    估计这时候自己给田嘉志东西,田嘉志也不会吃的。

    田嘉志:“你现在后悔还来的急呢。”

    田野:“咳咳,当兵有什么不好,那么多人都想去呢。”

    田嘉志:“我要是没出息,三两年后也就回来了,咱们出不了上岗村还得继续这么过日子。我要是有出息,没准就不回来了,到时候最惨的就是你,看看王寡妇带着孩子多不容易呀,人家王寡妇还有个大牛做依靠呢,你可是连个孩子都没有。”

    田野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这是软硬兼施呀,还带未来恐吓的,你说这小子脑子多好用呀,留在村里跟一群的女人在舌头上论长短确实埋没了。

    田嘉志:“你别不当回事,你别觉得当兵的咋好,跟你说,真有出息了,没人还会要乡下媳妇。我们在外面跑的时候,听到的这事多了。”

    田野:“那是那些人本来就心不正,底子就不好,你可别妄自菲薄。”

    田嘉志气急败坏:“你没看到我妈,我爸,朱家老大,朱小三吗,我是他们家出来的能咋好,我跟你说,到了外面我没本事就回来赖着你,本事了就飞了。”

    田野给田嘉志手里赛一碗米饭:“听着你比我还着急呢。”

    田嘉志气的低头看到碗里大米饭差点掉眼泪:“我不在家,弄不来粮票,你可没有白米饭吃。”

    田野:“你傻了吧,你当兵月月都有这些玩意,不给我你能给谁。”

    田嘉志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田野这是把他换粮票了:“你让我当兵就是为了这个?”

    田野:“去年大旱,家里都没多少存粮了,把你送走了,我还能省下来一口人的口粮呢。”

    田嘉志跟田野都知道,家里不缺这点粮食,可这话说出来伤人。

    田嘉志气的心口疼,嚷出来一句:“当兵有什么好”

    田野:“至少眼下没看出来什么不好。”说完低头吃饭,根本就不看他。

    田嘉志气的一口饭都吃不下去。他是软硬兼施了,可田野软硬不吃。

    两顿没吃饭,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呢,田野把桌子拿下去也开始发愁,这还真没想到,这人真不愿意。

    端着白薯干过来劝人:“本来是好事,让你弄得成什么了呀。”

    田嘉志掉头没搭理她。

    田野:“你才多大呀,总不能一辈子在上岗村吧。再说了你当初不是说过吗,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饱饭。当兵顿顿都能吃饱,还是部队管饭,给你津贴,有什么不对。”

    田嘉志觉得那不是愿望那是冤枉,他的志向变了可不可以:“我在家也吃的饱。”

    田野气的头疼,一时失控:“在嚷嚷信不信我打你。”

    田嘉志往日听到这话,不管因为什么事情都会缩回去的,被媳妇摔不好看,今日更横:“你打死我吧。”这还赖上了。

    这事打肯定是不行的,再说了也下不去手,她也没有那么野蛮好不好,田野气急:“亲友,朋友,学友当了兵你还多了战友呢。”

    田嘉志连动都没动,他缺媳妇,其他的都不缺。

    田野气的直接掉头去后院伺候老母鸡了,多捡两鸡蛋也比跟牛较劲强。

    咋就不能想想将来呢,这年头能当兵就跟坐上直通车是的,后路还愁吗。

    做人不能只顾眼前呀,是自己考虑的太远了吗?比养儿子还操心呢。

    田嘉志生闷气,要不是队长媳妇把他吓唬住了,这事不能在那两来上岗村的人跟前想办法,不然就是逃兵,要揪责的,他早就出去霍霍了。

    田嘉志跟田小武出去多了,知道这话在上岗村说没事,可出了上岗村,他敢说当兵不好,没准就让人说思想不积极的。

    朱铁柱想着这事能避过田野他们,靠大队就能成事,可田嘉志知道,这事避不过田野,朱会计跟田小武都说了,这事最后还得靠田大兴的名头呢。

    公社用田大兴的老资历跟上面争取名额,实锤自然落到上岗大队。

    所以办法就只能在田野这,让这人松口。不然都是白搭。

    可能是田大队长招待的太热情了,人家同志们表示,孩子有情绪有抵触都没有关系,到了部队保准让他们扭过来。这是让田大队长放心呢。

    田大队长得到这活话,对儿子那是松口气,真怕他们家小武傻愣楞的到时候把到手的好事给推出去。

    田小武得到这话比他爹还舒心呢,看老二那脸色可不像是愿意,真怕老二折腾出来点啥呢,这下子放心了。重生家中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