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无可奈何
    ,!

    田大队长媳妇:“要是能变,我也舍不得小武呀。”

    那肯定是真的,大队长媳妇不愿意儿子出去谁都知道。

    田嘉志跟田小武心里可明白队长媳妇这份心了,听说隔壁的隔壁村去过招兵的之后,队长媳妇都哭了好几宿了。

    听说都跟田大队长生气好久了呢。所以这时候不去就是逃兵,这事在三人心里落了实锤。

    三个没见识的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都被田大队长糊弄媳妇的一番话给蒙住了。

    田小武:“老二你不说了当兵挺好的吗,能走出咱们山窝窝,你怎么就不愿意呀。”

    队长媳妇跟着点头,当初这孩子也是这么劝他的呀。

    田嘉志一脸的怨气:“我媳妇在山窝窝里面呢,我飞出山窝窝干什么去呀?”

    队长媳妇:“等你出息了,把丫头带着那也不一样吗。”

    田嘉志没说话,那能一样吗,这么多年就没有人跟田野一样一心一意的对他好,而且只对他好,长这么大就这么一点温暖,他想抓住。

    下午上工,田嘉志一张脸就没有散开过。

    田小武小心翼翼的在田嘉志边上,不敢离近了,也不敢离远了,怕刺激到田嘉志。

    牛大娘家中午听了一耳朵的吴峰,看着田嘉志阴沉的脸色,心说,自己肯定听错了,不然田嘉志脸色不能这么难看,知道能当兵走,那得多兴奋呀。

    田嘉志还是头一次在大队干活走神呢。

    朱会计过来的时候,愣是没从这位侄子身上看出来兴奋劲儿。

    心说这孩子才多大呀,竟然能这么沉稳,果然是干大事的料。

    当然了干活不咋集中精神还是能看出来,老二心里没有看上去那么稳重。不过也是难能可贵。

    话说这孩子中午没等话说完就跑了,怎么个意思呀。

    田野在家里大半天都在想,田嘉志中午没吃饭的事情,一直想着要不要给送饭过去。恨自己心软。索性跑空间去了,一顿不吃饿不死。

    田嘉志终于把田大队长盼回来的时候,脸色都黑了。

    因为跟着田大队长一起回来的还有两个穿着军服的同志。

    田嘉志成亲的时候,特意找人淘换了一条军绿色的裤子,两人因为这条裤子,背地里没少媳,穿出去的时候心里可嘚瑟了。

    可现在田嘉志看到那抹绿色一点都不舒服。心里焦躁的恨不得跟全天下的人发脾气,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朱铁柱跟二儿子的心情截然相反,大儿子能当兵那真是祖坟上冒青烟的好事。

    年月好了,不用打仗了,当兵对孩子来说那是出路。

    至于说田野跟老二在这上的分量,朱铁柱看的并不是很重,只要求媳妇儿子别招惹田野就好。

    他相信,只要他开口,儿子虽然不会同意,肯定也不会反对,他要的就是个不反对,大队都应承了的事情,还有别人说话的份。

    朱铁柱带头过去:“队长回来了。”

    后面跟着一群的妇女孩子围观着马车,对着马车上的领导们啧啧半天。

    十个妇女九个嘴里都在说,可真精神,不愧是当兵的呢。

    朱铁柱愣是被一群的妇女给挤边上去了。

    田嘉志远远地看着这群人,就不知道有什么好的。

    田小武看到这群人的心情纠结比田嘉志差点,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他可是没有朱老大那么盲目,对于当兵是什么概念心里还是知道的,人家好吃好喝的管着你,可不是为了让你过去就当官的,那是要真打实锤的付出汗水的。

    从他跟老二头一天用架杆换钱哪天开始,田小武他们哥两就明白天下没有白给的好事,想收获肯定有付出,可有时候付出都不一定有收货,哥两对这个体悟比别人深多了。

    而且田大队长那也不是为了让儿子当兵,盲目灌输儿子的人。

    早就在爷两说话的时候,把儿子叮嘱多少遍了,到人家地方就得听人家的话。

    当兵具体都做些什么田大队长不知道,可大概的能打听出来的早就给儿子打听出来了。

    他们村虽然没有当兵的,公社那边有当兵回来的人,田大队长为了儿子,没少打听,该叮嘱儿子的都叮嘱了。

    田大队长笑呵呵的:“这是公社那边过来的同志们,大伙该干嘛干嘛吧。别让人笑话咱们乡下人没规矩哈。”

    大伙说两句也就走开了。朱铁柱想要往前凑,先给人家搭句话,可队长身边的几位同志气场太硬,他愣是没能开口。

    而且这事他也不能上赶着说我家儿子内定的不是。所以缓缓在找田大队长问问也好。

    田大队长反倒是对着远处的儿子还有田嘉志挥挥手。

    田小武迫于无奈跟着他爸招呼一下。

    田嘉志那是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冷冰冰的脸色,连个笑容都没有了。

    就不知道这群人讨厌什么,他恨不得立刻就把他们讨厌的事情做个变。

    田大队长跟儿子打个招呼就走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田嘉志的反映,更没想过田嘉志情绪竟然这么抵触,

    毕竟当初这小子劝自家儿子的时候,句句说在点子上,句句说的都通情达理的。比自己这个亲爹说的都通透。

    田大队长跟来村里的同志们显摆一下:“你们看到了吗,刚才那两小子,就是咱们村看着不错的后生,在村里干活一把手,脑子也好使,心眼也实在,都是好苗子。”

    来上岗村的带兵的同志是个圆脸,看上去笑呵呵的很好说话:“老哥,那两孩子看着就有精气神,不错,不过我看着脸色有些不对呀,不是对咱们有抵触吧。”

    田大队长心下一惊,难道是小武那孩子突然闹性子了,想不通了,你说人家当兵的同志眼睛就是毒,远远地一眼就能看出来。

    田大队长立刻表态:“没有,不能,咱们大队的娃子,那可是个顶个的积极进步。一听说能去当兵,都要抢破头了,这都是咱们村里大伙一块开大会挑出来的最好,最进步,最积极的孩子呢。”

    刚才开口的那位同志:“老哥,没事,咱们部队什么地方呀,调皮打蛋点也好,机灵不怕他抵触,到部队都让他乖乖的。”

    田大队长有点扎心,咋觉得人家专门就说的田小武呢。对自家儿子没信心呀。

    关键是倒霉孩子那就跟人家嘴里调皮打蛋的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