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心凉了
    ,精彩小说免费!

    朱会计媳妇:“你说我咋这不敢相信呢,小武那孩子就敢把老二的户口给改了,年岁给改了。”

    朱会计:“田大队长犯不上做这个。对他又没好处。”

    然后说道:“而且这事不难查,老二跟丫头定亲也没多久呢,半年的事情,工作人员怕是都有印象的。”

    朱会计媳妇:“那倒是,你说都说丫头丧门星,咋老二跟丫头成亲之后,好事都找来了呢。”

    朱会计也纠结,他这人别看大队呆着,觉悟没有田大队长高,不然也不至于当了这么多年的二把手。

    朱会计媳妇转脸又开始发愁了:“你说这要是福气,怎么就不给自己攒点,都给老二使上了。本来两孩子就小,相处的时间也不长,这要是老二真的出息了,还能认田野呀。”

    朱会计:“瞎说,咋就不认了,咱们公社出去当兵的哪个不是在家里娶媳妇的,谁出息了就不要媳妇了。”

    朱会计媳妇就想说肯定有,不过有比这个还重要的呢:“那不是老二是招亲吗。”

    朱会计都闭嘴了,这个真是问题,有出息的孩子,谁愿意顶着别家的姓氏呀。

    老二要是真的悔婚那也说的过去:“没有人家田家,这事能轮到老二头上,不是招亲,这事他们老朱家就能把老二给顶了,做人不能忘本。你可不许说这话,以后老二不在家,能帮田野一把就帮田野一把。”

    朱会计媳妇:“得了,这我还能不知道吗,问题是能帮上啥呀,人家丫头本事着呢,一个人的时候就没饿死,有了老二之后,更能气了。”

    那可不是,朱会计都觉得骄傲。

    他们朱家出来的小子本事,闯出来一个好名声,下面的朱家孩子都跟着好讨媳妇。

    想着朱老二的事情,两口子半宿没睡好。

    田大队长那边,田小武上蹿下跳的给田大队长打点明天去城里的东西,实在不放心:“爸不然明天我跟你去吧,当初我们就把老二的岁数给改了,万一他们不承认了怎么办。”

    田大队长本来就一肚子揣揣,这小子还不消停:“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家呆着,该干啥干啥,我跟你三大爷赶车去。”

    田小武被骂一顿才消停下来,第二天田嘉志该干什么干什么。除了眼皮跳,根本就啥都不知道。

    上工的时候听田小武说,大队长赶车去城里了,可是把小武好一顿的埋怨:“你咋不早说呀,知道我就跟着队长他们进城了。能搭马车去呢。”

    他们家的小葱,鸡蛋呦,又耽误换细粮了。

    田小武心里憋不住事,抓耳挠腮的。看看田嘉志就跑一边干活去了。

    田嘉志心说难道这小子也舍不得自己,所以这么别扭,话说小武热情奔放的很,不至于连这点事情都不好意思说不出口呀。总感觉怪怪的。

    中午下工,田嘉志被朱会计给叫过去了,开始的五分钟的唠嗑,田嘉志都没有找到重点,朱会计一直再说,做人不能忘本,得记情分的事情。

    田嘉志就想自己最近,以前都没有做过什么不厚道的事情呀:“叔你跟我明说吧,我年纪小呢,哪做的不好,叔你要是当我亲侄子就告诉我。”

    人都回家了,就爷两在,朱会计没啥不好说的:“老二呀,叔就像告诉你,承了人家田家的情分,就得记着人家的好,咱们不能过河拆桥让人戳脊梁骨,以后不管你多出息,都本事,都不能对丫头不好。不然叔就是追你天边去也得把你敲打醒。”

    田嘉志:“叔你听别人说啥了,我跟丫头好着呢。你也不用追我天边去呀,我还能出了上岗村呀,放心吧,我对丫头不好,你用烟袋敲打我,我都不吭声。”

    朱会计跟田嘉志都楞一下,朱会计,合着老二还不知道呀。

    田嘉志:“这话不对头呀,啥意思?”

    朱会计:“昨天田大队长过来说,村里多出来的名额你的。”

    田嘉志回的斩钉截铁:“不可能,我有媳妇了。”

    朱会计看看侄子,谁说有媳妇就不能当兵的呀,你那媳妇就是娃娃亲,跟这个没关系。

    朱会计:“你当初定亲的时候把户口过到田家那边了。”

    田嘉志点头,有这事。

    朱会计跟着询问:“岁数也改了。”

    田嘉志脑门冒汗了,这么重要的事忘记了:“改了”

    朱会计不吭声了。

    田嘉志脸色难看的跟死了爸妈一样:“叔,这事谁说的,我没想去呀。”

    朱会计摸摸脑袋,好像不对路呀:“丫头找的大队长。”

    话音落地,田嘉志已经跑走了,朱会计还想叮嘱田嘉志别因为这个跟朱家闹僵了呢,你说这孩子干嘛跑了呢。

    就田嘉志刚才的脸色,要说他是高兴坏了,朱会计自己都不相信。

    田嘉志什么心情呀,愤怒,背叛,被遗弃反正没有一个是正面的。

    田野怎么能做出来这种事情呢?

    田野怎么可能把他往外推呢?他不相信。

    比当初朱家决定把他招出来还难受呢,朱家没有田野这样对他好,这么重视过,关键时候被牺牲,田嘉志有心理准备。意料之中。

    可田野不一样呀,明明对他挺好的,好东西都给他吃,重活都不让他来,怎么会说不要他就不要他了呢。这不是欺骗感情吗。

    短时间内遭受两次一样的打击,田嘉志接受不了。

    田家,自从田嘉志到田家,头一次以粗鲁的方式推开大门,闯进来。

    一看就是败犬的形象,田野刚放好桌子,还说呢,今天回来的怎么这么晚呀。

    看到田嘉志这个样子田野恼了,这是被欺负了:“跟谁打的。”

    撸胳膊就要替田嘉志出头的模样,田嘉志心说这人明明就对自己这么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假的了呢,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自己了呢。

    喘着粗气:“你找过队长,要我去当兵。”

    田野一听这话就闭嘴了,拉起田嘉志就进屋了,隔壁住的近,让人听见虽然不怕,可让朱家闹腾,那不是闹心么。

    田嘉志看到田野这个反应,心都凉了。

    就跟被人抽走身上的精气神一样,木呆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