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神发展
    这几天家里日子忒好,生活水平直线上升,田嘉志怕家里细粮不够,琢磨着两人该去城里换点细粮回来,不然心里没底。

    不过田野没同意,这时候瞎跑什么呀,多敏感的时候呀,回头没有的事都得让人给埋汰一身。

    坐在家里等着掉馅饼比什么都强。

    田嘉志看着家里的小葱发愁,再过些日子等地上的野菜出来了,这些东西就不是那么值钱了。

    以为田野不愿意去城里,想要自己去,田野依然没同意:“小武这几天就要走了。你舍得他呀,到时候咱们送他到城里,这些东西背着一块弄城里去差不了几天。”

    田嘉志点点头,也对,为了小武少跑一趟城里就少跑一趟城里吧。

    田嘉志这边稳住了,田野那是为了避嫌。

    田大队长那边不能不去呀,这事肯定要跟公社汇报听取意见的。

    他们上岗大队决定权肯定是有一部分,可不能就这么自己说了算的。

    不过田大队长去城里之前,跑了一趟朱会计家。

    朱会计听到田大队长说啥的时候,都懵了:“你说啥呢?咋回事?真的?”

    田大队长也知道这事稀奇,说不是故意的都没人信。

    田大队长吧嗒烟袋锅子:“丫头的意思是,自家人够条件,没得便宜外人。”

    这话说破天也是这个道理,只要田大兴的后人够条件那肯定是优先考虑的。

    朱会计激动的有点不太能表达心情了:“队长呀,这事你没少费心吧。”

    要说老二比老大有出息,朱会计这声感谢真心的。

    田大队长一脸的黑线:“老弟呀,这声谢我真当不起,我也没那么大的本事,都是三孩子折腾的,而且还是成亲那会折腾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不然当初在城里就定下来了,那还用在跑一趟。”

    那倒是,可要说定亲时候田大队长就想到这个了,那也太深谋远虑了,想想怪可怕的呢。

    朱会计的纠结,差点让田大队长气破肚子:“想啥呢,真是几个孩子折腾的,这话我就跟你一个人说,你听了就咽肚子里面。”

    朱会计心说这里还有秘密。

    等田大队长说完,朱会计那是一脸的不自在:“真的呀,老二真的这么干了呀,这孩子咋这不靠谱呢。”

    倒霉孩子干的这是啥事呀,刚定亲就敢占人户口本头一页,这要是田野有家长在,还不得闹腾起来呀。

    田大队长:“行了,老二还没这个本事呢,怨不上老二,都是小武那孩子倒腾的。”

    好吧,那真是没法说啥了,要说老二还真没有这个本事,他能认识谁呀,就是有这个想法,也没有这个门道呀。

    而且孩子能有啥先见之明呀,这是给蒙上了,你说这事说闹的。

    朱会计不知道要怎么表达眼下这份心情,作为朱家人,老二把人家户头给占了,这事说不过去。

    不过是田小武这小子给抢的,那又是他们田家内部的事情,虽然田野那孩子跟田家关系真的没多近。

    现在实锤的好处还

    落到老二身上了,你说他这个当叔的说不高兴是假的,太高兴了又不能表达出来。

    最后朱会计说了一句:“要说小武这孩子天生带着一股子福气,这就是传说中的福将,你说这事咋就赶这么巧呀。”

    不能提他们家老二,那也只能夸田小武了。

    好吧,两人各自尴尬那么一下。

    田大队长对于朱会计能想出来这么一个说法都挺佩服的。:“好了,咱们两人也不用说虚的,也甭给自家倒霉孩子找借口,当兵这事要说换成老二我觉得比老大靠谱。”

    朱会计:“那是,就跟丫头说的一样,他田家的人要这个名额,就不能有别人家的事,说白了这还是人家大兴兄弟本事给自家后辈挣出来一条出路。”

    不留给自家人留给别人才说不过去呢。朱老大那孩子好歹是朱家出来的,朱会计到底没好意思跟着田大队长一块埋汰。

    田大队长人家思想高度够:“是村里没有比老二更适合的孩子了。大兴兄弟给咱们村挣的可不光是这些。”

    朱会计跟着提高认识:“那是,那是。”

    田大队长:“我这里跟你打个通通,明天我就去城里,好歹先跟公社的同志们说一声。这事弄得朱家那边怕是要闹。”

    朱会计一拍大腿:“他闹腾什么呀,该,做事不留余地,这次我看他们怎么闹腾。”

    田大队长:“那不是怕坏老二的名声吗。”

    朱会计:“怎么坏,老二在大队,只要不问道朱家头上,就没有一个人说不好的。要说问道他们家头上也不怕,那不是还有他们逼着老二写的字据吗,他们朱家那可是都按了手印的,这东西不光他们有,人家老二也有。”

    好吗,都给别人做铺垫了。有福之人不用忙,没福之人跑断肠,朱家这次算是亏了。

    不过想的开的话,走的左右都是朱铁柱的儿子,不过是老二换老大了,也不算是亏的,就怕朱家两口子不这么想。

    朱会计:“而且老二走都走了,他们能闹腾什么,跟丫头闹腾吗。”

    想到田野,朱会计拍着胸脯保证:“队长你放心,只要兄弟我活着,老二还想进咱们上岗村,他就不敢给丫头半点气受。”

    田大队长真没咋想过这个,他儿子当兵走了,那是他最大的愿望,田嘉志走不走碍不着他。

    说句不好听的,这就是双面剑,老二出息了,没准是丫头的靠山。

    可老二出息真不回来了,丫头在村里也翻不出来什么风浪。

    他心里也能舒心点,虽然说是现在已经不想在田野身上得到什么了,可这么多年窥探人家,田大队长那是做贼心虚。

    总怕是人家醒过闷来,回头怨怼上。

    所以他现在啥都不担心,想拦也拦不住的事情,那就只能任事态自己发展了。结果如何谁又人能控制的住。

    真要是出息了,不回来了,朱会计这话也是空话。真没啥好说的。

    田大队长走了之后,朱家两口子大半夜心都没落下来呢,你说都到这份上了,这事情还能有这样的发展。

    是朱家没有好运气,还是老二的运气逆天了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