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暴走
    然后才想到儿子干的大事,忍不住又给了儿子一巴掌:“你说,你咋这么能作呢,你爸打你也活该。”

    田小武:“你都打了我半天了,比我爸还凶呢。”

    队长媳妇抬起巴掌,没舍得抽下去。

    田大队长特别闹心的挥挥手,不想看到这娘两了。

    田小武使劲的掐了自己一把:“妈你说我这是不是心想事成,咋就那么不真实呢,我怕忍不住会告诉老二这个消息的。”

    队长媳妇没好气:“你要是真有这本事,你咋不想给我弄个儿媳妇回来呢。”

    田小武嘿嘿傻笑。

    田大队长媳妇:“老二这孩子不容易,这事要是真的成了,也算是有个着落,总好过在村里当招姑爷。到时候真本事了,把田野接走,小两口子过日子,谁还能记得村里这点事呀。可就一样,怕是朱家那边真的要老死不相往来了。朱铁柱两口子可没有这样的胸怀。”

    特意看了儿子一眼。

    田小武:“妈你放心吧,我谁都不说。”让朱家坏事绝对不行,为了老二这事他也得忍下。他们哥两的伟大事业,可以换地方开始。

    当初自己能挑兵老二还瞒着他呢,不是也没说嘛,田小武这个恶趣味呀。

    田嘉志见天的出门干活,一点别的打算都看不出来,田大队长有时候都怀疑自己眼光退步了。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还是这小子忒能装呀,难道丫头回家就一句都没说。

    话说这两人他咋就弄不懂了呢。

    田大队长这两天心事有点重,看着儿子都没有了前几天的和气。

    田小武:“妈,我爸这是不准备让我当兵了呀。”

    田大队长媳妇:“去边玩去,哪来的这么多事,这事是能开玩笑的嘛。”

    田小武:“不是呀,自从说是让我去当兵,你看我爸,都不跟我发脾气了。见天的看见我嘴巴不笑,眼睛都是笑的,这两天倒好,看到我就阴着一张脸。”

    田大队长媳妇也看看那边的当家的,还真是这么回事:“那不正好随你心意了吗。”

    田小武:“那倒是,不过能跟老二一块出去见世面我还是愿意的。”

    说完人家就不想了,这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家里的事,自己的事,都没用他操过心。

    田大队长又不是死人,儿子媳妇说话哪能听不见呀,人家是怎么看都看不透,他儿子是不用看就透,你说咋就连点心眼都没有呢:“我跟你说的事,你真没跟老二说呀。”

    田小武拍拍胸脯:“就是为了老二我也能忍下呀。”

    那倒是,为了朱家老二好,他这个儿子可以超常发挥的。

    田大队长:“你去田家,丫头也没说什么。”

    田小武一脸的嫌弃,非常不平的就是,明明是他给老二改的年岁,偏偏让田野想起来,竟然不是他第一个想到这么重要的问题,田小武心里不忿着呢。

    怎么就让田野占先了呢:“她能知道什么呀,除了力气大点,蠢得除了老二都没人要了。”

    田大队长在想,以往那么相信儿子是不是错了,这孩子忒蠢。

    田大队长脸色凝重:“我问你,当初你们去城里倒腾东西,真的没有丫头的事情。”

    田小武:“爸你说什么呢,要不是老二跟田野定亲了,谁愿意搭理黑猴精。”

    田大队长头一次知道,田野在儿子跟田嘉志眼里还有这么一个美名呢。

    队长媳妇在边上咯咯的笑开了:“你咋就那么损呢,人家丫头碍你们什么了,还黑猴精。”

    田小武嘚瑟:“你不知道吧,那丫头还是没毛的黑猴精,当初听说要给老二当嫂子,我们几个背后没少那这个说事,谁知道突然就变成了老二媳妇了,我跟大牛看到老二都有点不好意思,再也不敢说黑猴精这话了,怕刺激老二想不开。”

    队长媳妇想到田野确实有一段时间是光头,忍不住就又笑了。挺正经的事情,愣是让老婆孩子给歪楼了,田大队长那个无奈呀,太不省心了。

    不过扭头想想,背后都这样诋毁人家了,肯定是没有联系的,田大队长:“卖猪槽子的事情,真的没有田野的手笔。”

    田小武不干了:“你什么意思呀,我们两个爷们还能不如一个丫头。没有我们,她就是凿出来一朵花,也没人多看一眼。”这就是自信爆棚。

    田大队长:“院墙呢,他们家套院墙做什么。都是老二张罗的,丫头就没有说过什么。”

    田小武:“爸你啥意思呀,咋非得要跟丫头有关系呢。”

    田大队长:“咋地,我先问问,等人家部队的同志过来了,比这问的还要仔细呢,不然你以为我为啥一点都不着急朱家老大跟你争名额的事。”

    田小武:“真的,那我好好跟你说说,你看哪不合适,回头咱们给老二说说。”

    田大队长心里那个没好气呀,这朱家二小子咋这么大的魅力呀:“老实说,一句别掺假的。”

    田小武:“我用老二保证从来没掺过假。”

    田大队长:“丫头平时在家啥样呀。”

    田大队长媳妇看看当家的在看看儿子,心里多少有点不得劲,这是问老二呢,还是问丫头呀。

    想想丫头没定亲的时候,当家的不定时的就给叫家来说说话。以为没事了呢,谁知道现在又翻起来了。低头纳鞋底子,一句话不多说,也不多问。

    田小武:“啥样呀,很蠢的样呀,让干啥干啥,除了做饭还不错,没啥让人能夸的地方了。”

    田大队长揉揉额头:“他们家真的跟你说的是老二当家呀。”

    田小武:“那是必须的呀,钱都是老二把着的,丫头心里都没数,上次老二买新大衣的事,记得吧,回来丫头就闹着要把钱,不过没成,老二说了丫头败家,把不了钱。”

    眼里都是得意。

    田大队长:“你跟他们呆着就没啥不一样的地方。”

    这话别说队长媳妇,就是田小武都觉得不对了:“爸你不是问老二吗,咋总是问丫头呢,他们能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田大队长也知道自己问急了:“哪来那么多的话,回答问题。”

    田小武使劲的想,然后贼贼的趴他爸耳朵根:“他们跟别的两口子不一样,两屋睡呢。”重生家中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