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埋伏战
    田大队长:“叔知道,那是你爸给你挣下的,就这么给了朱家心里肯定不痛快,可你得这么想,你一个姑娘留着这东西也没用不是。”

    田野:“叔,你放心吧,老二说了给大队做主,这事我就不搀和,我就是躲着他们点,不愿意听他们说假话。”

    要不人说老实人不好糊弄呢,看吧,人家田野认定了你不是好东西,再说的天花乱坠人家也不听,不信。

    朱家这不是尴尬了,做事不留余地,如今现搭桥,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你。

    田大队长:“行,那就这跟叔呆着。你呀,也得多学着点,不说多聪明,好歹不能太笨了。老二那是个精明人,好歹别让人拉下太多了。”

    余下的人家田大队长没说。按照田野的人设,这话说了跟没说没区别,肯定听不懂。

    可田野真听明白了,好歹也是混过职场的人精,跟猴子比起来就差一身毛。

    这是让他长点心眼,别啥都听田嘉志的。田野硬生生的应了一句:“哎”

    田大队长看着田野发愁,哎什么哎啊,怕是根本就没明白自己说的是什么。

    自从田野跟田嘉志定亲,成亲之后,田大队长已经很久没有找田野谈心了,都是侧面从老儿子嘴里打听出来的消息。

    对于田大队长来说,这些侧面了解的问题,比当面问田野本人的还深信不疑呢。

    田大队长:“小武这小子没少给你们添麻烦吧。”

    田野:“小武挺好的,就是老怨怼我,看不上我。”

    田大队长被田野这么直白的实话给呛到了:“咳咳,咳咳。”

    田野:“叔,没事,我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田大队长脸色那个囧呦,替老儿子闹心,操心费力的人家没拿你当回事。

    替田野发愁,你还不跟人家一般见识呢,你有这个身份吗。

    算了,不说了,说多了替儿子上火。

    田大队长:“小武对当兵这事,不太高兴,你让老二平时多劝着点。”

    田野:“知道的叔,老二说了,当兵是一辈子的事,不能由着性子来。老二就是有点舍不得小武。”

    田大队长真信这话,没看到三天两头的给他们小武送好吃的吗,就跟小武去的地方吃不上东西是的。

    田大队长:“你性子好,不跟他们一般见识,随着他们折腾。”

    田野:“那不是事,身边能有个伴商量着来挺好的,看到他们两个,我可稀罕了,从小到大就我一个人呢。”

    那倒是,这个田野真羡慕不来,除了不怕死的朱老二,还没人敢跟田野走近了呢。他们家小武也是个例外。

    田大队长:“那倒是,他们这也算是难得的情分呢。”

    田野:“要是能在一块就好了。”

    田大队长:“可不是,要是两人能在一块,我也能放心点,小武那性子,可真是让人操心死了。”

    田野跟着点头:“嗯,是让人操心,说话很惹人。”

    田大队长就那么盯着田野,小武是我儿子,你能这样说呀,你懂不懂事呀。不过这小子多讨厌,才让这么老实的孩子说出来这话呀,有一句是一句,都是干的。

    田野:“叔我不是说小武不好,那不是要出院门了吗,不比家里,还是讨人喜欢点好。”

    田大队长怨怼的数落田野两句:“老二到是把你带的不错,都知道讨人喜欢点好了,咋不知道说点讨我喜欢的呢。”

    田野挠挠头:“叔,你别管我了,我呆会就走。”好吧,这就更没法表扬了。

    不会说话我闭嘴,这是什么人呀?

    田大队长:“哎,你说的都是实话,我心里明白,想说就说吧。”

    田野:“叔,我就是多嘴。没啥好说的,老二说了,小武哪哪都好,到哪都讨喜。”

    田大队长看看田野,忍不住还是把嘴角勾起来了:“要不说这人听不得坏话呢。可惜老二年岁小了点,不然多好的机会呀,小武也有个伴。”

    田野:“叔,成亲了也能当兵呀?”

    田大队长:“你们那叫什么成亲,那也不过是村里摆个酒,走个过程,到了外面,没领证,都没人承认的。”

    田野:“证呀?当初我跟老二定亲的时候,是没领证,不过老二把我家户头给占了,当初小武还给他改了岁数呢。”

    田大队长坐椅子上差点给自己栽了:“这真的。”

    田野放大招:“嗯,小武是这么说的。那人跟小武认识,说是户口上没有撑家的,就把老二改上去两岁,把我家户头给占了。”

    都是你家儿子干的好事呀。

    田大队长再次咳嗽好半天,倒霉儿子原来不光给人家朱家二小子改名字,改户头,还改了岁数呢。

    田大队长心里咬牙,这要是自家儿子没搀和里面,他肯定遇上埋伏战了,底子打的多好呀:“丫头,你知道你这么说意味着什么吗。”

    田野觉得这个态度不好拿捏,她不是中戏毕业的呀。而且还不那么聪明的人设,可这时候要说自己没有让田嘉志去当兵的意思,那也太假了。

    田野:“叔这样说,老二能去当兵呀?”意思就是我在家里想过,不过心里没底。爱咋想咋想吧,顾不了那么多了。

    田大队长眼神深沉,比田野想的多多了,好半天才开口:“丫头,你可得想好了。”

    田野浑不在意:“不让朱家人膈应到就成,老二跟我有字据的,以后伤了,死了都不能说我克的。”

    好吧田大队长焦躁了,使劲的嘬烟袋杆子,忍不住盯了田野好几眼。

    田野脑门有点冒汗,今儿来的冒失,这事怕是要露相。人设要崩。为了田嘉志牺牲大了。

    田大队长:“丫头,出去当兵是好事,有出息的兴许就留在外面了,没出息的回来,也能在村里让人高看一眼。你这是招亲,要是老二出去了,你们也没有领证什么的,到时候这亲事如何可就不一定了。”

    年代在怎么淳朴,男人本事了,抛弃妻子的也常见。

    尤其是田野这种招亲,本事的男人八成都受不得改姓,过别人家日子的。

    田野就跟没听懂一样,茫茫然的:“还能如何,出去了他就不是田嘉志了?”

    田大队长抿嘴:“丫头这事你让我想想。”

    田野:“叔,出去就出去,不出去就不出去,不是啥大事。”重生家中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