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硬气
    只不过没想到这些人这么沉不住气,这一大早就过来了。难道不是应该等田嘉志收工回来在来吗,这是准备跟她交涉,可真是看得起自己。

    田野:“叔婶子。”至于朱老大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朱铁柱:“丫头呀,我跟你婶子还有你大哥过来串个门。”

    田野都没错开身子,堵在门口:“叔,婶子,老二出去上工了,我去大队把老二找回来吧。”

    朱铁柱:“不用,不用,老二那不是在挣工分吗,正事要紧,我跟你婶子也没啥大事。”

    田野:“那也得去把老二喊回来,大事跟我也说不上,我家小事老二当家,大事大队长帮我们做主。叔有事非得跟我说,回头我跟他们学舌也是一样的。”

    朱铁柱一张脸愣是被田野这话给堵得半会没开口。

    朱大娘:“你咋就这么事多呢,我跟你,你,你哥过来,就让你写个条子,让你哥去当兵。”

    田野:“婶子,这事我可没本事。你别吓唬我。”

    朱铁柱瞪一眼媳妇,也不看看啥时候,那是横的时候吗:“丫头,没别的意思,你爸那不是咱们村的老同志吗,叔就是想着,有老同志作保,你哥当兵走能顺利点。”

    田野:“叔,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爸都死了,这事做不来,我当小辈的,不能给长辈争光,也不能让长辈死了都不安生。”

    朱大娘:“你说啥呢,能保我家老大当兵,那就是争光了。”

    田野:“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爸有这本事,我也不能写,我这名声在村里啥样,婶子在清楚不过了,我可是有名的丧门星,我凿出来的猪槽子都没人敢用,怕家里牲口被我的名头克死,遭猪瘟了。你说你家老大走了我家的名头,到时候有个好歹的,我这不是祸害人吗。叔婶子,我这人胆小,心善,这样缺德事情不做的。我可不敢害人。”

    朱铁柱盯着田野眼神凌厉,这丫头跟在他身后时间长,田野这话糊弄的了别人可是糊弄不了他。

    句句都戳朱大娘肺管子呢,朱老大脸皮那么厚的人,都撑不住脸红了,田野凿猪槽子的时候,他就说过,丧门星凿出来的东西牲口用了还不得遭温呀。

    因为这话,村里好几户人家都没敢跟田野换猪槽子呢。这人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吧。

    朱大娘也觉得脸红,不过是气的:“你啥意思,不想写是不是,你还想拿捏着这个让我求你不成。”

    田野刚才说的这些话她都说过,那有咋样,说就说了,满村人都说呢。

    田野:“大娘,不是不想,是不能,你家老大虽然真的不咋样,可那也是田嘉志的大哥,我不能害他呀。大娘别人不理解,你该理解啊,我可是丧门星。”

    说着就要关门,朱大娘:“哎呦,不孝呦,这儿媳妇不让公婆进门。”

    田野:“大娘,我这不是怕我克死你吗,你说我这么硬的命,要是把你克个好歹的,回头田嘉志能绕过我吗。你可别为难我呀。”

    朱大娘还要嚎呢。

    朱铁柱:“闭嘴。”朱大娘嘎然而止的哭嚎跟按了暂停键一样。

    田野佩服这份功力。

    朱铁柱:“丫头,你大娘往日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你多担待,她就是嘴不好。”

    田野点头:“叔我知道,大娘嘴不好,心好,往日里别看对田嘉志横,那都是为了他好,骂他,打他那也都是想着他能成人呢。”

    朱大娘脑袋上的头发都飘起来了,看得出来那是火气催的:“我打,我骂那都是我自己儿子。”

    田野挺委屈的看着朱铁柱一句不说。你媳妇要是在蠢下去,就没话说了。

    朱铁柱:“丫头呀,叔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叔这辈子辛苦,筹划,也不过就是为了让儿子都能过好点,不管怎么说,老二现在过得不错。”

    虽然田嘉志过得好跟朱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可不得不承认,人家朱铁柱筹划的好呀,至少他们家老二现在过得日子真的挺好的。

    你说一个大老爷们能这么不要脸,也是刷新了田野的认识了。

    田野看着朱铁柱,这人除了偏心眼,还算计些,对于家里的儿子那是真的没挑了。

    当爹当的就算是合格,尤其是对于朱老大来说,那更是个一心盼着儿子出息的亲爸爸。

    这点没法否认,能直接说朱大娘嘴巴不好,没事打骂儿子,田野心里就小出一口气了。

    对着朱铁柱:“叔,虽说老二现在跟家里没关系了,可您是他爸这个关系错不了,可我爸毕竟没了,管不管用还得两说呢,再说了这是大事,我当不了家。”

    朱铁柱再多的话,再多的打算,被田野一句我当不了家就给挡回来了。

    朱老大怨怼的盯着田野:“你家,你不当家谁当家?”

    田野看着这个蠢货,回的脆生生的:“我家男人当家。”

    早就在隔壁大门听声的牛大娘一个没忍住噗嗤就笑了。

    索性也不躲着了:“哎呦,老大呀,你这要是进了丫头家的门,那就是你当家了,可惜你没这个福气,现在丫头家那都是你家老二当家的。满村子的人都知道,你不知道呀?”

    朱大娘看到牛大娘脸色立刻就不好了。

    朱老大更是呕的想吐,什么意思呀,还没忘记自己呢,想拿这个让自己后悔:“她,她这名声,多大的好处我也不来。你少多事。”

    指着田野:“你别想打我主意”

    田野喔了一声去,气的粉面通红,咋那么想怕死他呢。真想让他撒泡尿回去照照。

    无意中扫到田野的模样,朱老大脸色通红,没好意思说人家黑猴精,因为田野模样真的挑不出来毛病。一脸的桃花色让人舍不得挪眼。

    田野磨牙,想要戳瞎这人的双眼。

    等个跟田野对视上的时候,吓得捂着胸口后退好几步。眼神凶恶的太可怕了。

    牛大娘:“快得了吧,你哪点比得上人家老二呀,丫头虽然傻,那也不瞎。人家可没说看上你。”

    田野:“叔,你看到了,你家老大我是不敢让他进门的,知道的是我懂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们家老大有什么想法呢,我一个年轻轻的小媳妇,可不敢在这上坏了名声。你们要是没别的事,我就不让叔跟大娘进来坐了。”

    忍不住为自己点赞,说的真好,在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朱老大,这人配合的真是太默契了。重生家中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