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上门求人
    ,精彩小说免费!

    田大队长媳妇:“不怪小武这么说,我都觉得这便宜让朱家占了,不舒服,凭什么呀?朱家两口子对人家孩子又不好。”

    田大队长看着儿子怨怼了一句:“这都中魔了,有他啥事呀?”

    都知道儿子跟田嘉志的交情,两口子直接歇着了,可不早了。

    田小武恨不得半夜跑过去田嘉志家,跟两人说一声,朱铁柱没得逞呢。

    想想让田野一个丫头家料敌先机了,突然就觉得也没啥可高兴地了,悻悻然的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田嘉志出门就碰到朱老大了。

    朱老大凑过来,一脸的小人样:“老二,这么早出门呀。”

    田嘉志扫了他一眼,要是没有昨天的吴峰还有田小武的先后消息,出门遇上这东西怕是以为吃错药了呢。鬼上身也就这样了,平时看到自己那可是眼皮都不挑的。

    前倨后恭,奴颜婢膝,这人算是把人性的丑陋给展现的淋漓尽致。

    田嘉志连眼皮都没挑,也没搭理这人,扭头就走了。

    他还得挣工分养活媳妇呢,没空搭理这种人。

    朱老大一大早就被人甩脸色,心里不痛快,到是没跟平时一样闹腾起来。恨恨的盯着田嘉志的背影,心说也就忍你这两天。

    田嘉志冷哼,这还知道忍辱负重了。

    田嘉志跟田小武两人今天都出来挣工分了。

    朱会计睡觉少,精神不咋好,看到这两人还能跟以往一样的出工,挣分,那真是分不出来是一种什么心情,可惜老二成亲了,可惜老二年纪小,不然有朱老大什么事呀。

    当然了老二要是不跟田野定亲,这事也轮不到朱家,想到昨天朱铁柱在公社时候说的话,朱会计一阵的膈应,真是没看出来,在巨大的好处面前,这位堂哥可以比他们家大小子更无耻。

    张口就说,他跟田大兴同志是亲家,这事他可以做主不?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呀。

    朱会计都替他磕碜的慌。

    人家公社的同志冷着脸就把话给堵回来了:“你是田大兴同志的什么人都不成,这事固然是老同志给你们大队争取的机会,可还是要以咱们村大队的意见为主,当然大兴同志的后人态度很重要。”

    好吧田大队长始终在边上沉稳的看热闹的。人家等的就是这句话,你迈过队长干这事,根本就没可能。

    朱铁柱变脸也是快,转脸就对着田大队长:“队长,你看这事,是不是就给我家老大定下了。毕竟村里定好的两个名额,且不说我家老大还是田野的大伯子呢。”

    光朱铁柱这副样子,就让朱会计够够的了,丢人现眼呀。

    田大队长笑呵呵的:“朱老哥呀,你也说了,论起同田家的关系,有你在,就没别人的份,这事你还急什么,是你的早晚都跑不掉的,咱们还是按照公社同志说的规章办事,咱们也不能为难人家不是。”

    人家朱大队长这水平,轻松就把朱铁柱的打算给回了,还句句都捧着朱铁柱说,让你朱铁柱有苦说不出,你不是显摆跟田家的关系吗?

    朱会计在边上自始至终一声都没吭,对于朱铁柱瞟过来的眼神就跟没看到一样。

    当时就想了,他可是不想跟着这种人一块作磕碜了。

    一早看到这样的田嘉志,朱会计都怀疑,老二到底是不是朱家的儿子。

    太不一样了,这孩子踏实的。就不信田大队长能不跟这孩子说昨天的事情,可你看人家淡定的,就跟没事人是的。

    就是换成他都未见得能做到,那是多大的荣耀呀。这名额给了谁,怕是都要记着他们家一辈子的恩情。

    田家,田嘉志出门上工了,朱老大在他们家老二身上碰了一鼻子灰,没觉得自己有啥错,到家就把田嘉志从头到尾的给贬低一顿。

    最后总结:“那就是个白眼狼,有他这么对亲哥的吗?别以为我求着他了,以后有他求我的时候。”

    朱大娘:“要不是刚巧有田大兴的余荫在,谁会拿热脸贴他们的冷屁股呀,老大呀,你先忍忍,这是大事,等过了这阵子看妈怎么收拾他。”

    朱铁柱:“你承了田家的人情,一辈子都得记得这份恩情,可别在想找老二跟田家麻烦的事情了。这话传出去,谁还能帮你呀。”

    朱大娘叉着腰:“他敢,我是他妈,他敢给老大大当兵的事情下绊子,我天天闹他去。”

    朱铁柱:“现在的老二可不是当初咱们家的老二了,听话,为了老大你就别折腾了。”

    朱大娘那是一脸的不忿,当初在他跟前怎么说怎么是的儿子,突然就硬气了,他这个当妈的最先适应不来。

    朱老大在自己的利益跟前到是难得知道压事了:“妈,也不是大事,以后他就知道我这个大哥好了,咱们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朱铁柱:“你要是能这样想就对了,让你妈拎着点东西,咱们去西院走一趟。”

    往外拎东西,甭管给谁,朱大娘都不乐意,剜肉一样,何况是给看不上眼的田野:“我一个长辈过去串门,拎什么东西。”

    朱老大:“妈,就当可怜可怜他们了,再说了,拿着东西进门,咱们面上也好看呀。省的村里人说咱们刻薄,成天的嚼舌头跟子。”

    朱大娘不情愿,在家里倒腾半天,拿出来一捆捆柴禾的葛苕腾。

    朱铁柱看到这东西差点气死,拿这个串门,你让人家上吊用呀,真的不是交恶的吗。

    朱大娘:“瞪什么瞪,我那是怕他们不知道过日子,让他们没事勤快点,多拾点柴和,错了吗?”

    人家柴禾都剁在后院烧不过来,这个真不用你操心。

    朱铁柱:“你要是想让你大儿子好,那就别折腾。”

    朱老大难得舍得,收了一兜的白薯干:“老二喜欢这个,咱们就拿这个。”

    朱铁柱看了一眼白薯干,还算是说的过去。

    朱大娘瞪了老大一眼,愣是顶着朱铁柱的压力,把兜里的白薯干抓回去两把,才跟着朱铁柱跟朱老大一块出门。这是多给他二儿子一把都舍不得呢。

    大队活不多,一家就一个人出来挣工分,田嘉志说了一家只能出去一个人,他们两口子现在都挣十分,干嘛让田野去呀。那不是白瞎力气吗。

    田野一直就在家里面养猪喂鸡呢。

    说实话,今天朱家人过来,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