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好事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被田野这份酸涩的心情搅合的,田嘉志都没怎么想起来隔壁朱家的恶心事。

    话说朱家做的恶心事情多了,也不在乎多一件少一件。

    就像田野说的,做事恶心跟恶心成功两码事,只要他们没恶心成功那都可以当做没发生,犯不上跟他们生气。

    田嘉志那是忘了,不是不生气。

    他们家从破烂场弄回来的书,懂不懂得不说,至少都看过了,田嘉志习惯了晚上看会书,现在没有新书感觉还有点别扭了。

    要说养成个好习惯确实很重要呢。

    田野在东屋也没睡觉,感慨挺深的,帮一个人决定未来,对她来说那也不能轻易做的。

    不过田嘉志真的不错。自从两人搭伙过日子,田嘉志别管目的是什么,外面怎么说,嘴上怎么说,受益最多的都是她田野。

    钱,吃的,田嘉志在田野身上从来都没有小气过,而且做什么打算,那都是吧田野跟他绑在一起在算计的。这份心意难得。

    田野愿意帮着田嘉志打算将来。

    有朱家搀和着,田嘉志在上岗村想要过舒坦了,真不容易。

    吃顿肉都要被吵吵一顿,时间长了,占不占理不说,光名声就让朱家给搞臭了。

    辈分在那摆着呢,老百姓嘴里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天下无不适的父母,这种问题,无关输赢无关对错,跟是非都能掰开算,碰上就纠缠不开了。所以能躲远点还是躲远点吧。

    何况对于田嘉志这个年纪来说,能去当兵,那真是好事天大的好事,没看到田大队长为了儿子都这么筹谋吗?

    没道理砸在脑袋上的好事推出去呀。

    要说除了田嘉志还有谁能够身份当的下田大兴的担保。

    田野就不相信有人能在这上争得过田嘉志。

    不得不说,田小武这倒霉玩意有先见之明呀,讨人嫌都讨的那么刚刚好,怎么就把名字,姓氏,岁数,户口本头一页都给改的那么刚刚好呢。

    这要不是传说中的神队友,田野都不相信田嘉志还能有朋友了。

    至于说田嘉志的意愿,田野真没多想,跟小武说的那么头头是道的吗。

    要让田野说,田嘉志之所以不说,不嫉妒,那是因为这道没他的份,所以把这份心思隐匿起来了。

    想到以后还要一个人过日子,田野还觉得挺不习惯的。

    田嘉志没来的时候,自己一天到晚的家里连点声音都没有呢。打开大门就进来那么点阳光,还得送走。

    田野竟然不知道才相处这么短的时间,人还没走呢,就开始舍不得了,觉得自己心思有点怪异,舍不得,这词用得上吗?

    直接进空间干活去了。对呀,把人送走了多好呀。家里想吃啥就吃啥,而且有个当兵的男人在外面,家里更自在。

    东西的来处都不用跟人交代。我家男人在外面,啥好东西弄不来呀。

    田大队长他们是半夜回来的,队长媳妇跟田小武可没有田野他们家淡定,都没有睡觉。

    听到外面动静,赶紧起来了。

    队长媳妇给田大队长打水洗脸,洗脚暖和暖和身子,田小武端着红糖鸡蛋水给田大队长:“爸咋大半夜才到家呢路上没事吧。”

    田刚想到刚才村口,朱家娘两到是老远的等在路口呢,车上他们哥三还说呢:“这可真是看出来谁家人贴心了,都等在路口了,怕是不放心了。”

    结果朱家老大张口就是:“爸事成了吗。”

    当时朱铁柱那个脸色呦,怕是臊得慌。要是没有他们刚才的感叹还好点。

    朱铁柱直接拉着家里的婆娘跟儿子就回家了。连句客气话都没脸说了,估计回家就得收拾儿子。

    在看自家儿子,虽然不整那些虚的,可头一件事关心的还是路上是不是安全。亲儿子,欣慰呀。

    田大队长媳妇端着热水进来:“去去,边去,别捣乱,让你爸洗洗脚,暖暖身子。”

    田大队长:“不用,坐车回来的,路上鞋子都没湿。”

    田小武:“那也烫烫吧,活血的。”

    田大队长:“哎呦,我老儿子还知道这个。”

    听话头就知道田大队长的心情很好。

    田小武挠挠脑袋,这话他好像听田野说过。不过想不起来了,挺骄傲的拍着胸脯子:“那是,你老儿子比谁差了。可别听那些眼皮浅的说你老儿子没读过书,没本事什么的。”

    田大队长媳妇:“哪都有你,躲开,上学的时候都么见你用过功,不上学了,到天天的抱着本破书瞎看,不定哪天给你赛灶膛呢。”

    田大队长不等儿子开口,直接拦住媳妇的话头:“头发长见识短,看书好,那是我儿子进步,知道学习。你可别乱来呀。”

    田小武咧着嘴巴就笑了:“听见了吧妈。那是我进步呢。”

    田大队长媳妇在家少有不听男人话的时候,冷着脸就出去端饭了。放上桌子,碗盘乱响:“吃吧,头发短,有见识的男人们。”

    爷两也不生气,坐在桌子上,田小武陪着田大队长吃个二席。

    队长媳妇就坐在炕边纳鞋底子。看着田大队长吃完了,田小武才开口:“爸,咋样呀,咱们村真能争取两个名额呀。”

    田大队长喝口热水,难得放开胸怀跟儿子透底:“就知道你该沉不住气了,放心有爸在,甭管多少个名额,也少不了我儿子的。”

    田小武黑脸,他就没想去好不好,他的大事业都耽误了。

    田大队长媳妇:“得了,我们娘两不稀罕这个,别觉得多得意,小武是想问,人家田家大兴兄弟,伤了一条腿换来的荣耀,就真的被朱家给抢过去了呀。”

    看吧,大家关注问题的重点根本就不一样。

    田大队长就这么点得意的地方,可惜媳妇孩子都不是很在意,心里没好气:“小武没志向都是随了你了。”

    幸好大队长媳妇不认为儿子随自己怎么不好,还挺得意,娘两还昂着下巴颏子呢。

    田大队长彻底黑脸了,没法交流哼哼两声:“朱家到是挺想美事的,可这事得人家大兴兄弟说了算。”

    田小武:“老二他老丈人不是没了吗,这可咋办呀。”

    田大队长:“那不是还有丫头还有老二呢吗。”

    好吗,田小武都从炕上蹦起来了:“看朱老大还敢嚣张不,看朱家老虎婆还敢不拿正眼看老二不,看他们还敢一口一个丧门星不,非得好好地拿捏他们,这次我得替老二好好地想想,要怎么才能把字据在写的周全一点。”

    说着田小武已经跑回屋子,拟稿子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