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各方云动
    人走了,田大队长媳妇:“这人原来还成,现在怎么那么不得人心呢,这也忒膈应人呀,要是大兴兄弟活着,看到朱家那么欺负人家闺女,还能愿意保他儿子去当兵,我呸。”

    田大队长看看媳妇:“行了,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做什么,这事呀,且看着吧。”

    田大队长媳妇就觉得心里恶心得慌,真没想到那么多,村里都推出来两孩子了,真要成了,那不就是便宜朱老大吗。

    越想心里越不舒坦,这朱老大跟自家儿子划一块,队长媳妇都觉得委屈他家小武了。

    朱铁柱回家,媳妇儿子都没有问他一句累不,就眼巴巴的询问:“找到门路了吗,能成吗。”

    朱老大:“爸,我还能比田小武那个不学无术的差”

    这是有底气的,后面跟着来一句:“见到部队的同志了吗。”

    好吧这儿子从小到大就这么怂,面上都撑不住。

    朱铁柱:“行了,先换鞋泡泡脚,弄口热乎吃的。”

    朱大娘:“对呀,哎呦你看我,光顾的说儿子的的事情了,这时候冷着呢。”

    然后就张罗朱老大给朱铁柱端水洗脚,弄口热乎鸡蛋汤。

    放在平时朱大娘可舍不得,那是看出来朱铁柱面上有丝喜色,估计这事有门。

    要说这朱家人察言观色的本事都练就的不一般。

    朱铁柱泡着脚丫子,喝着鸡蛋汤泡勃勃,缓过气来才略带得意的说道:“想想法子,老大能跟着田家小子一块走。”

    朱老大听了欣喜过后就是臭不要脸:“爸,田家的小混混一嘴花花,部队还能看上他。”

    好吧,他们家老大这股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劲儿真不知道随了谁了,朱铁柱也不愿意多说了,送到部队,让部队去管吧。

    朱大娘那边一脸的喜色,继他们家老二招出去之后,他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事情,往后看村里人谁敢说自己丢了西瓜捡芝麻,看谁还敢说自己留了个没出息的儿子在身边。

    激动之下咬牙切齿的说道:“看谁敢说我儿子没出息,比不上隔壁的白眼狼,把两个丧门星的玩意弄一块去那算是对了,看吧咱们家啥事都顺当起来了。”

    朱老大跟着点头:“那是,妈你就放心吧,儿子给你争脸的时候在后面呢。”

    朱小三:“你也别得意,你不把字据给我写了,我就去外面说你说你对兄弟不好,对二哥不好。你别想好处都占了,家里房子还占着。”

    朱大娘对着朱小三就想抽一顿,要不是怕孩子哭的厉害,真的给大儿子招灾,她真下得去手打,就没见过这么拖自家人后退的,隔壁白眼狼除外。

    朱大娘阴沉着一张脸:“你这话谁教你的,是不是隔壁背后挑唆的,你跟谁玩不好,你跟白眼狼亲近。”直接就给判定了。

    朱小三:“我没去隔壁,二哥都不搭理我,我哥都要当兵走了,你们还不写字据,是不是还等着他回来给你顶门立户呢。”

    朱大娘:“呸呸呸,你个不说话的东西,你哥那是出去当官的,出去了就不回来了。谁稀罕家里这点东西。”

    朱老大跟着昂着脖子:“那是,就这点东西,也就你看在眼里,都是你的行了吧。”

    好吗这娘两,朱小三不见兔子不撒鹰,谁知道他哥那样的人能不能当官呀,当兵回家的有的是。坚持要写字据的。

    朱铁柱终于权威了一把:“都别闹腾,小三,你哥当兵那也是为了家里争荣誉,你这么大的孩子闹腾什么分家呀,只要爸活着,家就是你们哥两的,有一分钱那也是分两份的。这事往后谁也别提了。”

    有这句话朱小三也不闹腾的,他爸他还是信的。

    朱铁柱对着朱老大:“你也别撒出去家雀就不忘本了,爸妈给你操心费力的,家里弟妹你的知道惦记。”

    朱老大摆摆手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朱铁柱叹气,再大点就懂事了,然后说重点:“以后别招惹隔壁,对老二好点。”

    朱大娘没等朱铁柱说完就蹿火了:“凭啥呀,对他好,他眼里有我这个妈吗。”

    朱铁柱不愿意跟媳妇儿子说里面的利害关系,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鸟悄的办成了,连人情都不用值。

    不过这还要大队长那边帮衬着点。朱铁柱估摸着,他跟田家做亲了,田家那边应该是没问题的。

    田野除了他们朱家还有更亲近的人吗。没有呀。

    朱铁柱板着一张脸:“想要让老大顺顺利利的走,你们就别折腾,见到隔壁丫头跟二小子客气点,听懂没有。”

    朱大娘还想问,被朱铁柱沉重的脸色给吓回来了,咬咬牙,狠狠心,为了儿子忍了:“老娘绕着他走,行了吧。”

    朱铁柱:“不行,你给我好好地有个当妈的样。”

    朱老大:“他都没有当儿子的样。”

    朱铁柱:“你不想当兵了。”

    朱老大权衡利弊:“妈你就委屈两天吧。”这是个什么玩意呀。

    朱铁柱对大儿子这个怂货那都没法了。要说村里哪有秘密呀,朱铁柱想要鸟悄的把事办成了,根本没可能。

    村里人知道想门道的可能就一个朱铁柱,可别忘了村里还有城里来的知青呢。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征兵又何尝不是跟去上工农大学一样的机会呢,谁愿意成天在村里跟土嘎达打交道呀。

    别看这些知青们面上一句话没说,那都心里憋着放大招呢,光过来村里请假回家探亲的,出门办事的,去城里寄信的,去城里取信的,基本上哪天都有。

    田大队长对这事心里明镜一样,只要不挡了他们田小武的路,随便他们折腾,看他们八仙过海,还能探探这些人的深浅,家底。

    第二天一大早,田大队长就让人套了骡车,带着朱铁柱朱会计一块去城里了。

    这事走的急,确实谁都没有跟村里人交代,成不成两说着呢,村里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连朱会计都不愿意看到年前时候村里乱糟糟的样了。

    要是真的能让朱老大鸟悄的去部队,朱会计那是乐意的,毕竟是他们朱家的子侄。

    要说田大队长家小武占了这个名头,朱会计从心里那是不乐意的,可朱家没有提气的后生跟人家争。也只能在心里膈应着。

    这下子好了,一家走一个,朱,田两家谁也不吃亏,至少心里平衡了。村里的平衡也没有打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