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死不要脸
    朱铁柱:“田大兴同志那是为了我们大队没的,同志人没了,不能人情跟着没了吧。”

    这倒是说了一句在点子上的话。

    朱铁柱:“大兴兄弟在部队受伤,为我们上岗大队的财产牺牲的,同志这样的同志有资格吧。”

    公社的同志一脸的严肃:“这事你还是回去同你们田刚队长商量吧。”那就是有门。

    朱铁柱回去的时候走路嗖嗖的,终于找到一条让他们朱家光耀门楣的路。

    上岗村的人不知道朱铁柱办成一件多大的事。

    田大队长在外面深沉,回家对着婆娘还能叨叨两句:“这朱家是真的动心了。”

    队长媳妇:“就他们家老大那德行,不是我说,咱们家小武就是不去挑,他也挑不上。整个一个眼高手低的东西。让我说人家王寡妇家的大牛都比他出息。好歹那孩子孝顺呢。”

    田大队长鄙视增加婆娘:“在你眼里,你老儿子稀罕的人,你都稀罕。”

    队长媳妇:“那是我儿子有眼力,能跟我老儿子交好的肯定都是出息孩子。”

    田大队长气的冷哼,这就是不长脑子的女人。有没有一点思想呀。

    皱着眉头:“朱铁柱怕是给儿子想辙呢。”

    田大队长媳妇:“别说我不愿意小武去当兵,那就是我乐意也不怕他折腾,就咱们家小武站那,要哪有哪,挑出来哪样不比他儿子强,让他随便折腾还能折腾出来花不成,部队的同志只要有眼睛,就没他们家事。”

    然后叹口气:“你说这要是来个不长眼睛多好呀,我老儿子再家娶媳妇,让我抱孙子不挺好的吗。”

    说着就幽怨的瞪了田大队长一眼。

    虽说自家儿子好,田大队长也没自信到这份上呢。这女人在儿子身上不光是非不分还没有脑子呀。

    田大队长还想着怎么套话朱家呢。人家朱铁柱竟然上赶着过来了,而且连去城里的事情都没有瞒着。这倒是省事不用套话了。

    田大队长一脸的凝重:“你说什么?”

    朱铁柱:“公社的同志说了,咱们村大兴同志,那是资深老同志,可以力保一当兵名额的。”

    朱铁柱这话说的也有技巧。人家公社的同志可不是这么说的,原话是,咱们上岗大队可以用这个争取一下名额。毕竟不是哪个大队都有这样光荣的老同志的。

    田大兴这样说也是留心眼,这个名额不跟田大兴拴上还跟他们朱家有什么关系呀?

    他跑了半天,最后让别人家孩子捡便宜,他不得膈应死。

    田大队长给眼袋锅子赛满了烟草,使劲的嘬了两口,说道田大兴,田大队长的心口就比往日跳的快,这都没了五六年的人,还有这么大的能量呢。

    公社的人竟然也还记得。

    隐晦的看看朱铁柱,这也不是好东西,算计人活人的财产,还算计人死后的名声。利用的可够彻底的。

    田大队长:“是好事呀,朱老哥,那样咱们村就能出两个名额了。”

    朱铁柱跟着高兴:“是呀是呀。”

    然后田大队长就不开口了。朱铁柱脸色讪讪,自己为了儿子去公社的事情终归不地道。

    而且这不是立刻就求到人家大队长的头上了吗,见大队长不开口,朱铁柱拧着头皮说道:“这事还得大队长跑一趟,为了咱们上岗村,也是不能让大兴兄弟给咱们村后生的好处遭禁了。”

    田大队长还是不吭声,他田刚可不是没有脑子,几句话就被人指使的动的。

    大队长媳妇在边上那真是觉得朱铁柱无耻了,你儿子给人家了,对人家闺女连搭理都不搭理,现在还想利用人家闺女死去爸爸的名头,你咋这么理直气壮呢,人家大兴兄弟该你的呀?

    还为了村里后生,说得出口,呸,拿着鞋底子就出去了。

    看着这人就堵心,这要是没有这么一个名额,是不是就要给自家儿子扯后腿使坏了呀。

    不对呀,他去城里的时候可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说法呢,那他干什么去了,那不就是给自家儿子扯后腿的去了吗,田大队长媳妇迈出去的步子,又回来了。

    对着朱铁柱:“老哥呀,要说咱么乡下人都厚道,有话当面就说了,没有背后给人扯后腿使坏的。你说两孩子被村里人抬举出来挑兵,是不是谁有本事名额是谁的?”

    朱铁柱脸色不好看:“是,是这话。”

    田大队长媳妇:“那老哥你去公社做啥去了?咋地我家小武没有能说嘴的地方,老哥就又想了这么一个法子,老哥呀,做人可不能这样。你占人家大兴兄弟的名声,有没有跟人家丫头说一声呀,你这样做你就不愧良心呀。”

    田大队长竟然就听着自家媳妇发飙了,啥都没哼。

    朱铁柱也算是知道了,这两口子故意磕碜他呢,谁让自己去城里确实有这个心呢,这话辩解没用。

    朱铁柱这人自来是个软白子,吃怨吃损不吃亏,这时候还能站在人家田大队长家里说上两句呢:“大兄弟,这事我做的不对,可那不都是为了孩子吗,咱们都是当爹的,都盼着孩子好。大兄弟呀,你大人大量别跟老哥一般见识。”

    田大队长媳妇彻底被恶心到了,扭头就走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田大队长:“老哥呀,过去就过去了,都是为了孩子,你能理解就成。”

    要说为了孩子使手段,他田刚要是出手,那就没有别人的机会,说道理解,只有他朱铁柱理解的份。这事以后走着瞧吧。早晚给他还回去。

    朱铁柱:“大兄弟这事你看看,要是真的能成,那也是两全其美的事,你辛苦点明天跑一趟城里。”

    田大队长:“多辛苦都得跑一趟,这事是咱们上岗村的大事,要说该是我这个队长说句辛苦朱老哥了,毕竟这事是朱老哥促成的。”

    朱铁柱没敢应承,真的脸红。不过还是拧着头皮说道:“没事,不辛苦,明天我在陪着大兄弟走一趟。”

    田大队长看看朱铁柱没拒绝,这人怕自己不使劲呢:“这事村里的大事,老哥不嫌辛苦肯定是要跟着走一趟的,连朱会计也得跟着走一趟的。”

    朱铁柱才放心,要是这样的话,田大队长没有不用心的道理,这才从田大队长家里出去。

    他从城里回来还没回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