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差距
    ,精彩小说免费!

    好吧他们家还有个定时炸弹呢。那天朱大娘答应朱小三写字据,朱小三才不闹腾的。不然这几天家里就消停不了。

    问题是你答应了人家就当真了,见天的逼着朱老大跟他立字据呢。

    闹腾的没法子,朱大娘都想着自家写一个糊弄糊弄老三得了,好歹别让孩子见天泪包是的屁股后面追着了。

    朱老大也不傻直接就不干了:“妈你真什么都由着他呀,就是你给惯的,要我说两鞋底子就把他抽老实了。”

    朱大娘:“去,你当都是你呢,你爸两鞋底子就嘴软了。”

    后面那句没说,当初老二被打爬不起来,嘴巴都没软了过。

    家里不消停,外面也不消停,朱大娘急的嘴巴都起泡了。

    听到朱铁柱这话,朱大娘的脸色就耷拉下来了,你说这儿子说大就大了,老三这么大的就那么多的心眼子,这也不是随了谁了。

    朱大娘:“你总得为儿子想想法呀。多好的机会呀。”

    朱铁柱敲敲烟袋锅子,下定决心:“我明天去城里一趟,咱们老大这事要想有戏,村里是别指望了。”

    朱大娘:“去城里呀,咱们城里也不认识人呀。”

    朱铁柱:“这事你别跟人说,成不成怕是以后都把田大队长给惹了。哎,为了老大也只能这样了。”

    朱大娘:“只要咱们老大能当兵,以后咱们就是军属,还能怕了他田大队长。”

    这话有道理,可朱铁柱这人心里有数就成,从来不会说在嘴上,问题是,去城里他们家老大也不见得能争得过小武。

    要知道田大队长在城里门路肯定比他们这些摸着进城的强多了。朱铁柱去城里能做什么?活动范围都没有,他就没打好主意。

    朱铁柱:“这要是跟老二关系好点,还能去那边听听田家什么打算呢。”

    朱大娘双眼露出凶光:“我是她妈,我现在去问,他也得说。”

    朱铁柱叹气:“这时候别去招惹是非,老老实实的家里猫着,老二那性子,就是告诉你,你能信吗?”

    孩子不跟咱们一心,这话说的隐晦,朱大娘能听懂,咬牙切齿的恨:“狼心狗肺的崽子,我就后悔生他,你说当初就不该留着他。”

    朱铁柱:“孩子都养大了,还说这个做什么。那不是把孩子往外推吗,你也是,就不能给老二点好脸色,哪怕是做做面子呢。”这可是掏心窝子的话了。

    朱大娘一脸的不情愿:“我是他妈,怎么对他,他都得受着。”

    朱铁柱叹气,孩子都招出去了,你这亲妈可不好使了,可惜婆娘转不过弯来。

    如今的老二可不是当初在朱家的老二了。

    朱铁柱在村子里面走动,对田嘉志在村里的变化看的最明白最清楚。

    当初在朱家,谁认识朱家老二呀,顶多就是那个不爱说话的孩子。

    现在可不一样,提起田嘉志那都说一句,田大兴家顶门立户的招姑爷,有本事的那个,会说话会来事,还能文能武的。快把田嘉志给夸出来花了。

    都没人提一句这是他们朱家老二。

    而且村里开会什么的,都是把老二叫过去放在朱会计边上的,写写记记的俨然是村里一号人物了呢。

    这些变化让朱铁柱都要快认不出来儿子了,这跟自家总是不吭声,帮着婆娘抱柴禾烧火做饭,看孩子喂猪喂鸡的二儿子比起来,根本就换了一个人一样。

    朱铁柱没觉得儿子在人田家被重视了才有这种变化的,而是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好像儿子在家防备他一样。

    要说这就是朱铁柱的不对了,你说孩子在家的时候你不打眼,孩子出息了,你不说你没给孩子机会发展,反而觉得孩子防备你了,哪有这样的呀。

    幸好田嘉志不知道朱铁柱这点心思,不然不定多膈应呢。

    朱铁柱这人心思深,偶尔这么想的时候,从来不挂在脸上,也不会说出来。

    儿子出息了,终归是他们朱家面上跟着好看。

    朱铁柱逢人的时候还能跟着笑笑。不过关键时候防备儿子就是了。

    二小子跟队长家好,关键时候怕是不会顾忌兄弟情分,朱铁柱特意叮嘱朱大娘,把田嘉志写的东西收好,到时候没准就能用上。

    万一他门家老大真的挑上了,谁知道田大队长会不会狗急跳墙,拿儿子之间失和这件事来阻断儿子的前程呀。

    他们家老二是个拎不清的,为了田小武出头拽老大下来,那都是说不准的事情,所以这份字据朱铁柱就觉得幸好当初写了。

    朱大娘虽然会过日子,也知道去城里一路不容易,早早的给朱铁柱做了干粮,也就是棒面饼子,一葫芦热水,要是不揣在胸口里面,没准半路上就能冻了。

    别看出了正月了,天气依然很冷很冷的,没看到大队的活计,迟迟都没有正式开工吗。

    朱老大还想跟着呢,朱大娘心疼儿子给劝住了。

    朱铁柱看看这娘两,也没说什么,都是婆娘惯的,大儿子要是不能当兵出去,那他才真的发愁呢。

    就这个少爷做派,在村里娶上媳妇也得饿肚子。总不能让他们老两口子总是这么养着吧。

    再说了,他们家小三那也不干呀,没看到现在开始就不依不饶的吗。

    没想到老二能扛大梁了,早知道把老二留在家里他们还能轻省些。

    算了不能提老二,提就一心火。留在家里那孩子也不会全心全意的为家里考虑。

    就跟婆娘说的一样,那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那小子天生的反骨,不然咋就亲爹打一下都犯怵呢。

    算了不能想,可看到朱老大这样,朱铁柱脑子里面都是大队里面人五人六出息的二儿子,哪是说不想就不想的呀。

    朱铁柱不愿意承认,心里那也知道自己看走眼了。可老大就这样了,能咋样呀。只能给孩子想出路。

    朱铁柱去县城天还没亮就走了,避讳着村里人呢。

    田大队长那是人精子,他朱铁柱没事去县城,不用说,田大队长都能琢磨个差不离,朱铁柱能不避讳吗。

    可惜朱铁柱就不知道,他家大儿子那真不是能瞒住事的人。

    朱大娘一早就到大队去了,本来两口子商量好的对外就说是给朱铁柱请假说是身子不舒服。

    可惜朱大娘舍不得一天十分,愣是舔着脸跟大队商量,让他们家老大替朱铁柱出工一天,明天朱铁柱身体好了,就来上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