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小武神队友
    ,精彩小说免费!

    等回到家,田嘉志脱下来放在筐子里面的棉袄,都冻的硬了。这要是穿在身上得多受罪呀。

    田野在家烧火做饭,田嘉志拿着一小半的白面去还有一半的肉卷子去田小武家里。说好的要给田小武分一半的。

    田嘉志这事做的仗义。要说这些东西没有田小武什么事的,可自来去城里就哥两一块行动,田嘉志这样做相当的厚道。

    人说吃亏是福,何况是这样的发小,男人重义气,只要分得清轻重,总比无情无义,唯利是图的好。

    田家从大队长到队长媳妇还有田小武看到田嘉志带回来的白面,都有点缓不过神来。

    田小武激动:“老二你可真够哥们,连白面,都拿出来分我一半呀。”

    田大队长媳妇对于儿子的伙伴那都不知道说啥好了,太实在了,这要是换成自家儿子,在自己这里就得不愿意,我儿子跑一趟城里,还都是自家东西,凭啥分别人一半呀。

    看人家田嘉志愣是舍得拿出来。就因为两孩子的那点交情,一般人做不出来这事。

    大队长媳妇都分不清这孩子是傻呀,还是真傻呀。

    可这效果吧,真不一般。至少在她心里,那是把田嘉志当干儿子看了。这孩子值得这么对待,人真,情分重。

    然后田小武的心思就在田嘉志的棉袄上面了:“老二新大衣,可真气派。”

    田嘉志笑的腼腆有点羞涩:“去城里一路棉袄都湿了,田野看着这个处理呢,非得给我买了一件。”那眼神要是没有那么骄傲好了。

    田小武:“处理呀,咋不给我买回来一件。”

    田大队长媳妇看着大衣也挺稀罕的,可就是没有儿子那么大的脸面,敢这么开口要。

    田嘉志:“没带那么多钱。”

    田小武:“不是处理吗?”

    田嘉志痛心疾首:“处理还十几块呢,城里人可真不会过日子。”

    田小武一下就炸毛了:“十几块呀,我就说那丫头败家吧,可真下得去手。”

    哼哼好几句,然后说道:“不过给你舍得就好,算了,看在她给你买大衣的份上,回头我就不数落她了。”

    队长媳妇在后面给儿子一巴掌,真把自己当恶婆婆了呀,就不知道儿子在人家小两口跟前这么讨人嫌:“那是人家田野心疼老二,舍得花钱,你懂个啥呀,可别瞎搀和。”

    田小武:“妈,你知道什么呀,我哪是瞎搀和呀,田野根本就没花过钱,她都不知道十多块啥概念,不管能成吗。”

    然后语重心长的对着田嘉志:“可别给她拿钱了。”

    田嘉志就没好意思说,自己被逼着掏的钱。

    田大队长媳妇吸口冷气,原来田野不当家到这份上,连数都不识:“不对呀,丫头不是会写字了吗?”

    田小武:“那管什么用?对钱没概念,没花过钱,光知道是好东西能换好东西。”

    田大队长深以为然,这丫头总共就去过三四次城里,能懂什么呀。怕是喜欢就买了,根本就不知道十多块钱能买来啥东西。

    田大队长媳妇:“老二呀,那你可得把钱把紧了,别让人把丫头给糊弄了。”

    这老二也不省心,丫头除了能干还真就没有拿得出手的地方。这种事情还得男人操心。

    田小武还让田嘉志把大衣脱了给他试试。田嘉志不好意思,连秋衣还湿乎乎的呢。

    不过看着田小武这个催呀,还是把大衣脱了。

    田大队长瞄了一眼田嘉志半湿的秋衣:“快找件衣服披着,你赶紧的把衣服给老二,冻到就坏了。”

    田嘉志:“叔没事,我穿城里去的那个棉袄,回来路上都冻上了,这不也没事吗。”

    田大队长媳妇:“那得出多少汗呀,你这孩子,换回来点细粮也不容易。”

    田小武臭美半天才把衣服给田嘉志脱下来:“回头我也买。”

    田大队长比媳妇儿子想的都多,回归到正题上,先询问田嘉志:“这粮食怎么来的,没有粮票你在啥地方买的细粮。”

    这问题可严重着呢,过年时候去城里听公社的同志说都抓起来好几个倒卖粮票,倒卖细粮的了。

    田嘉志:“上次去公社,人师傅怕田野吃不饱,送了田野一兜的馒头,我这次去带了几个鸡蛋,两把青菜感谢师傅的。师傅看到框子里面的菜,就都给留下了。”

    然后急慌慌的解释:“叔,我可没用咱们上岗村的名声做事,我跟师傅说了,不给他们的,是师傅说要给公社的同志改善改善伙食,把青菜留下的。”

    田大队长感叹,这人厚道有厚道的福气,换成村里谁,还能记着这情分,还特意送过去鸡蛋青菜呀,这不是傻人有傻福就碰上了吗。

    连鸡蛋都舍得送,看来是这得记得人家的情分,想到一兜子的大白馒头,田大队长觉得给人家鸡蛋真不冤。

    田大队长:“既然是公社的同志跟你换的,那就没事。老二呀,叔今儿得叮嘱你几句,心思活泛是本事也是好事,可不能太活泛了,你经常出去也该知道,外面可不跟咱们大队一样,乱着呢,在村里有点事叔能罩着你,可到了外面,叔这个大队长别人都不见得认识,你明白不?”

    田嘉志:“叔,你放心吧,我不会惹事的。”

    田大队长心说,就怕你被这玩意冲花了眼,到时候收不住手,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这样的事情看的多了。

    田大队长:“你要不是跟小武情分深,叔也不跟你说这个,你别觉得叔当了你的路就成。”

    田嘉志:“叔,好歹我还是分得清的,没人管着,没人约束着,我跟田野才可怜呢。您不嫌弃我们提不起来就成。”这话说的可真实在。

    田大队长那是相当满意的:“你这孩子,跟叔客气啥呀,别说你跟小武从小到大的交情,就说田野,那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叔也是怕你被外面眯花眼步子迈急了。”

    田嘉志:“我知道叔是为我好。”

    田大队长:“对了你们去城里,听到公社的同志们说过挑兵的事情没有。”

    田嘉志脸红:“叔,我跟田野就进了后厨,没敢去别的地方,不过到是听大师傅们说过,这些菜要是能留着招待客人,也不错。”

    田大队长也不觉得田嘉志能打听出来这么重要的消息,真要是有这份能力,他这个大队长心里也不舒坦。

    说这话呢,田花从外面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