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花钱肉疼
    两人僵持的边上的售货员都撤唇角无奈的笑了,要不是知道田野就是他们供销社的售货员嘴里出了名的不好招惹的主,没准都不耐烦的赶人了。

    确实贵,能在家商量好在过来不。

    现在只能笑着劝说道:“真的很便宜了,原价卖十六块多呢。”

    那就是真的捡便宜了,田野怒瞪田嘉志,身上的豪气呢,换粮食时候的豪言壮语呢,不说得让我舒心数意的吗。

    田嘉志继续捂扣袋,反正他不会买的,他不缺棉袄。

    田野小声说道:“我把你在这摔倒了抢钱或者我把大衣扔地上踩两脚吐口吐沫你选一个。”

    田嘉志都被田野的蛮横言语以及预备方案呛的咳嗽出来了,这怎么可以那么办呢。

    头一个丢男人的面子,死都不可以。

    第二个好不容易买件新衣服,还自己弄脏了,想也知道不可以呀。吐上吐沫不买都不行的。

    田嘉志:“真买呀?”掏钱买这东西,比挖心还难受呢。

    田野没好气,又不是没钱,看看花的这个舍不得劲儿的,幸好是给田嘉志买东西,这要是给自己买东西,田野肯定要翻脸的,丢不起这个人:“掏钱”

    田嘉志那动作可太经典了,无数个回放的慢镜头,田野都要捂额头了。攥出来汗的钱,就是田嘉志这个概念。

    出了供销社大门,田野想,以后能不来尽量不来了。太丢人了。

    田嘉志摸着被田野赛怀里的棉袄,一张脸上纠结出来七八种表情。

    最后还是年轻人能有一件新衣服,还是这种死贵死贵的那种喜悦战胜了。

    安慰自己,买都买了,那就让自己高兴高兴好了,拉着田野就去公共厕所那边了。那边可以换衣服。

    进去之前还对田野说道:“我可真穿了呀。”

    废话,买来还能供着不成:“你棉袄都湿了,还不快去换上。”

    田嘉志看看田野,羡慕不来,人家田野背着那么一大筐子,都没有出多少汗。终于有点兴奋,抱着新衣服进厕所了。

    田嘉志穿着藏蓝色棉大衣出来,感觉人都精神了。跟城里人差不多。

    在田野看来,这军大衣的样式土透了。幸好田嘉志年轻,身板好,颜值真上线,才不显得难看。

    田嘉志有点拘束,左右看看身上的大衣:“怎么样,好看不。”

    田野:“你把里面的秋衣脱了吗。”

    田嘉志:“没有,都塌干了。就这个棉袄湿透了,不容易干。其实也不用买的,回去的路上就又被汗水阴湿了。”

    田野接过田嘉志手里抱着的棉袄,摸摸后背那块,幸好买了新大衣,不然就这天气,回到家就得一场大病:“回去不背东西,没有那么多汗。”

    田嘉志不吭声了,关键是穿着新大衣真高兴忍不住就把唇角勾起来了:“我还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呢,小武他哥一个月的工资穿我身上了。”

    说完又在身上摸摸。

    田野抿抿嘴,终于看出来这件衣服不土的地方了,价钱不土。呵呵两声,两人回家了。<

    br />

    在食堂到时候师傅们做的面嘎达汤招待他们。中午饭都省了。

    在田嘉志坚决不要的情况下,胖师傅还给他们塞了四个肉卷子呢。田嘉志看到肉花卷,直说城里人真会吃。

    田野心说这算啥呀,回家我就换着花样的给你做面食。绝对比食堂的胖师傅花样多。可惜不能显摆呀。

    一路上就看着田嘉志不时的摸摸新大衣了。为了这个,还没拒绝田野把小框子套着大框子背身上的要求,原因就是怕框子把衣服给弄脏了。

    大半天张口就是十几块呢。田野都听腻烦了:“你也没少攒钱,咋就这十几块钱花出去都这么念念不忘的呢。”

    田嘉志:“我这辈子都没想过,能往自己身上花这么多钱。也就你舍得。也是我不提气,背那么点东西,就出那么多汗,你被那么大一筐子,怎么没出汗呢。”

    田野心说,我背着都不费力,能出多少汗:“生病了,吃药,打针的,比这个花钱没准还多呢,你不还得受罪呀。咋就算不过来帐呢。看着不蠢呀。”

    田嘉志:“要是我妈,宁可让我病死,也不会花这个钱的,别说买衣服,打针吃药都舍不得”

    这个就有点过分了,不能凭空瞎说的,母爱的伟大不容质疑,哪怕是朱大娘确实偏心点。

    田野看来田嘉志在朱家的身上太过在意了,才回如此偏激。

    田嘉志一看田野的表情就知道这人没信自己。

    自己在家里人眼里没有那么重要的事情,田嘉志是不愿意往外说的。没多光彩。

    看看身上的新大衣没忍住:“不是瞎说的,当年我发烧,我妈就给我找了半片药吃,村里赤脚医生说,要去城里卫生所看看,我妈嫌弃花钱还得耽误挣工分,直接就说,吃了药看命吧。然后管都没有管我就去上工了。”

    田野:“你听谁说的。”

    田嘉志:“我奶活着的时候说过”

    田野表示别人说的不可信,婆婆儿媳妇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个人色彩呀。

    田嘉志:“本来我是不信的,可小四小时候发烧,我妈也说了,老二小时候发烧还说让上卫生所呢,半片药不就好了,哪都不用去,该活的孩子死不了。”

    这个,这个田野都没法说是穷闹的了,朱大娘这做法确实凉薄了点,那么大孩子,合着全凭命创过来的呢。

    田嘉志说过之后,穿着新大衣都精神不起来了。朱家,朱大娘那是过不去的坎。童年都被毁了。

    田野:“咳咳,可能朱大娘小时候过得不好,就这么过来的。”

    田嘉志斜眼看了田野一下:“你也是这么过来的,你咋不跟她一样呢?”

    田野瞬间就觉被阳光照耀了,在朱大娘衬托的,自己能不长歪,特别的难能可贵:“我那是根子就正。”

    然后想到说的是田嘉志的亲妈:“当然了,你妈小时候可能不太顺畅。”

    田嘉志根本就不想提,这话谁信呀,他见过的人里面,就没有比田野过得还不容易的,人家怎么就没扭曲成那样的性子呢。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不着急赶路,身上出点汗,也不至于跟上午的时候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