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搭人情
    ,精彩小说免费!

    被认命这几天一直跟着他哥的田花,看到田小武这个德行,那是一点都看不上眼的,就不知道怎那么荣耀的事情给他哥这样一点都没有积极性的人了。

    让田花看朱老大比田小武积极进步多了。偏偏他哥还不愿意,田花那个看不上眼呀。

    兄妹两怨怼一眼,扭头回家。

    田嘉志对着田小武:“我给你带好吃的回来。”还比个手势。

    田小武明白田嘉志的意思,等着分钱吧。不过凭什么分钱呀,他又没出力。老二舍得给,他也没脸要呀。

    看到田大队长更幽怨了:“你连亲儿子都不信了呀?看看人家都进城了。老二跟田野带了不好东西呢,肯定换回来不少钱。”

    田大队长:“老子不缺你那两钱,给我老实地里干活去。”

    田花把人交给他爸,扭头就走了,这算是任务完成。

    田小武郁闷死了还没开始当兵呢,就开始过上管制的日子了。这还不如去当兵呢。

    好吧现在就开始转变心态了。看来田大队长的教育方针很正确的。

    田野跟田嘉志背着框子,拎着篮子进城。

    一路上田野不时的回头看看田嘉志,询问要不要把框子给她,她可以把小筐子顶在大框子的上面。

    田嘉志默默的看看田野背着的大框子,上面要是在落个小筐子,那还能看吗,风一吹就得晃悠。

    再说了好歹自己是个男人,总是让田野这么回头询问,真的特别没有面子。

    田嘉志:“我跟小武一块进城的时候,大部分的东西都是我背的,没问题放心吧。”

    田野这才放心点,别看背的东西不重,可路远,没把子力气根本就做不到。

    想想田嘉志那时候瘦巴巴的身材,也不知道受多少罪才咬牙坚持下来的。

    到城里的时候,田野啥事都没有,田嘉志脑袋上的头发都让汗水给阴湿了。看样子就知道棉袄里面肯定都湿了。

    冷风吹过来,那罪过可不好受。

    田野:“先去供销社吧。”

    田嘉志:“先去把菜卖掉,不然咱们买了东西也拿不了呀。”

    田野摇头:“还是先买个大衣给你换换吧,棉袄都湿透了,在吹冷风就感冒了。”

    田嘉志摇头:“没有那么矫情,我身体好着呢,走吧。”

    带头就开始走了,不过唇角勾的一口白牙都露出来了。听了田野这话,不累了,身上有劲儿了,感觉身上的汗水都能被心口的火热蒸发没了。

    田野就没见过田嘉志这么要钱不要命的。这要是感冒了要命的。

    田嘉志过去拉田野那只没有挎着篮子的手:“走吧,你放心,来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咱们先去公社的食堂。”

    田野都没顾得上把手抻回来:“咦,去公社。”

    田嘉志一张脸上都是精明,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对,去公社,上次大师傅给咱们那么多馒头,咱们可不能把这情分给忘了。”

    田野怎么看田嘉志的表情都不像是想要还情分的,倒像是不想把这份关系给断了。

    昨天就想到这个了,可见这小子早就惦记上人家大师傅了。

    田野把人拽住,放下篮子,拿出来一块粗布,包裹上十几个鸡蛋:“既然送人,就别小气了。”

    田嘉志看着心疼,不过媳妇说得对,田野有时候做事比他们这些爷们还大气呢。

    两人直接就奔着公社的食堂去了,田嘉志也不知道大师傅叫什么,两个乡巴佬扒着脖子往人家食堂里面望。

    出来位分量十足的大妈:“你们做什么的,干什么呢。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随便进来的吗。”

    田嘉志下意识的把田野挡在身后,不惧大妈的冷脸:“大娘,我们是来找咱们公社的胖师傅的。”

    田野记得头一次来供销社的时候,售货员态度不好,田嘉志还不太敢说话呢,没想到现在都敢拦在自己前面跟人搭话了。

    胖大妈:“找胖师傅,哪个胖师傅,你们是他什么人,想做什么。”

    这是被人当成乡下穷亲戚了。看看两人走了半天路的棉袄,还有湿了脚尖的鞋子,也难怪。

    田嘉志:“大娘,我跟我媳妇过来,就是想要谢谢胖师傅,上次我们村来公社的时候,胖师傅可照顾我们了。”

    胖大妈脸色缓和些:“你们倒是记情分,不过你们找哪个胖师傅呀。”

    看来公社食堂胖子不少。田野就在边上看乐呵,看田嘉志这回怎么说。

    就看到田嘉志桃花眼勾勾的,笑的特别的灿烂:“我们就找面相最和气的那个胖师傅。”

    田野心说,这是对胖大妈用美男记呢,这小子太没底线了。

    胖大妈不知道是看美男晃眼了,还是被田嘉志的语言糖衣炮弹攻击了,转脸就笑呵呵的:“我们食堂都是和气的。”说完就往食堂里面招呼一嗓子。

    好吗总共四五个师傅都出来了。都是胖子。

    田嘉志这小子记性好,看到上次的胖师傅,立刻把田野包好的十几个鸡蛋,还有从田野框子里面拿出来的两把青菜,拿着给胖师傅递了过去:“师傅,我跟我媳妇是上岗村的,特意过来谢谢您,我媳妇上次多亏了您才吃饱。”

    胖师傅开始茫茫然的,后来听到田嘉志说吃饱这个字眼,扭头看像田野,想起来了:“啊,想起来了,你媳妇很能吃的那个。”

    这小子说的话真实在,他这媳妇在一般家里怕是都吃不饱。那份饭量,想忘掉都难。

    田野一脸的黑线,合着就记住这个了是吧。

    田嘉志跟着点头:“是呀,是呀,多亏了您我媳妇才吃饱。还是细粮呢。我们一直记着您的情分,村里穷,家里没好东西,知道您喜欢吃青菜,特意给您送来一把。您别嫌弃。”

    胖师傅看到青菜真高兴,这时候这东西稀缺:“哎呦,看你这孩子,不是啥大事,哪用你这么记着呀。一大早过来的吧,快进来歇歇。”

    田嘉志嘴上说不了不了,腿上没客气,顺着人家大师傅的劲头就进去了。

    田野就跟内向的小媳妇一样跟在田嘉志后面,一句话都不多说,一步不多迈。

    胖大妈:“这就是那个传说中吃了十几个大馒头的姑娘呀,哎呦看着真不像,长得芊芊细细的,这馒头都吃哪去了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