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示好
    ,精彩小说免费!

    田嘉志那边挺高兴的,田野对他态度好,啥事都替着想,连自己想找田小武,田野都给自己出主意呢,想到这个田嘉志特别的有底气。

    走在村里嗖嗖的,连见田大队长跟队长媳妇那点纠结都给忘记了。

    田嘉志进门,田大队长媳妇:“老二来了,咋好几天没过来了?”

    态度竟然跟以往没啥区别。

    田嘉志有点抹不开面:“婶子,我来看看小武,这几天不是去队里干活了吗。”

    队长媳妇那点气早就没了:“行了,小武都要憋疯了,进去玩吧。”

    连田大队长都问了两句,这两天在大队咋样,有没有人找麻烦。

    田嘉志:“没人找麻烦,叔放心吧,好着呢。”

    田大队长:“有人找麻烦也别怕,一帮的二流子,整天的不干正事,揍他呀的就是,叔给做主。”

    田嘉志抿嘴:“叔知道的。”

    心说,只要不连累田小武挑兵,这位大队长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这话也就相当与在说,你自己跟人打架没事。

    田嘉志是羡慕田小武有这么护着的爸妈的。不过自己有媳妇,这不是还知道捣鼓东西给自己找借口登门呢。

    田嘉志把兜着的花生沾给队长媳妇放下一半:“婶子,田野在家里倒腾的好吃的,我给小武拿过来尝尝的,你收起来一半给叔下酒。”

    田大队长媳妇:“哎呦这是什么东西呀,看都没有看到过。”

    田嘉志一脸的傻笑:“说是我老丈人活着时候哄田野弄得好吃的”

    田大队长扫了一眼婆娘手里的东西:“哎,大兴都没多少年了,难得田野还记得他爸呢。”

    田嘉志就愣了那么一下,自然的接口说道:“也就记得这点吃的了,余下的都没有听田野说过,说是都记不住多少呢。”

    田大队长媳妇:“那倒是,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姥姥柜子里面的芝麻球的味道,你是不知道我姥姥在我四岁就没了。”

    田嘉志跟着笑了:“婶子记性好,田野说她十几岁的事情都模模糊糊的,记不住多少呢。不过我看着现在脑子记得东西也不慢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大队长媳妇:“那是记事晚,村里这样多了,不是脑子笨,你可别瞎想。说起来,大兴兄弟那可是见过世面的人,难怪这东西我都没看到过。”

    老丈人的话题田嘉志下意思的认为不能多提:“哎,知道的婶子。”

    就听西屋咣当响上了。田大队长媳妇:“得,这是生你气了,谁让你好几天不来的。”

    田嘉志高兴了,就说小武不能知道他来了不出屋吗,原来生气了。

    都不顾得跟田大队长媳妇套交情了。直接奔着西屋就去了。

    田大队长媳妇:“你说两孩子多好呀,在村里也有个伴,你非得让小武出去干什么。”

    田大队长:“头发长见识短”拿着花生沾就走了。

    要说十岁的孩子,记不住别的就记住吃的,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田嘉志捧着花生沾进屋,田小武矜持的坐在炕上眼皮都不挑,这么多年了,小武大咧咧的糙爷们性子,少有闹脾气的时候呢。

    田嘉志把花生递过去,一脸的讨好:“小武,刚做出来的。”

    田小武没禁得住诱惑,关键是从来没见过这种吃食,拿起一个塞嘴里:“可不等于我就原谅你了。”

    然后没忍住拿了第二颗花生豆:“也就那样。”

    说完之后就把田嘉志手里的花生豆都给拿过去了,一直到吃完了才怒瞪田嘉志:“你们是不是早就吃过这东西了,现在才想起来我。”

    好吧,吃货彻底把注意力转移了。这性子可真是招人喜欢。

    田嘉志:“哪能呀,我让你跟着我一起被打了,这不是一直都在琢磨给你弄好吃的吗,就怕你不搭理我了。”

    好吧,田小武彻底治愈了,就知道他们家老二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怎么能把他给忘了呢:“说什么呢,哥们是那种人吗?我还以为你会因为我妈那天的态度,跟我生分了呢,就说咱们兄弟肯定不能这样吗。”

    田嘉志:“哪能呀,婶子那是心疼你了,有这样的爸妈我替你高兴还不来及呢。当初我家那样,你不是也没有因为家里跟我疏远了吗。”

    要说小哥两这情分确实不一般。说这些都远了,田小武本来就阳光的人,过去就过去了:“老二,我在家都要猫傻了,你说就为了挑兵,我爸连屋都不让我出了。”

    田嘉志有点愧疚:“你脸上有伤,出屋那不是跟人家说你打架了吗,朱老大没事还想给你扣几个帽子呢,别说有事了,再忍忍等脸上伤好了,我陪你出去玩。”

    田小武:“得了吧,还不知道你,成天的挣工分呢,我爸都说你着十分给的不瞎。再说了,等我好了,没准当兵走了呢。”

    在人家田小武心里,也是很有自信的,只要他在,就没有朱老大那小子的屁事。那根本就不在竞争对手之内。

    田嘉志打起精神:“所以咱们哥们才要好好地玩玩呢吗。”

    顺便把村里这阵子的新鲜事都田小武说说。

    田小武吭哧半天:“老二,那天你到底因为什么揍他们呀。”

    田嘉志顿了一下:“就是看孙二癞子不顺眼。”

    田小武觉得吧,他们家老二从来都小心眼,可能纯粹就是因为孙二癞子爬过田野家的院墙,田嘉志记恨着呢。

    看着哥们不高兴,也不捅马蜂窝:“没事,你啥时候看他不高兴了,咱们哥两还收拾他,说起来老二那天你手上的功夫可真俊,我要是有你一半,那天咱们哥两就不至于那么狼狈。”

    那倒是真的,田嘉志跟着精神了:“这下子你不说田野没事找事,故意欺负我了吧。”

    田小武嘴硬不愿意承认,切了一声。

    上次被田野给摔的那么惨他可是从来没有忘记过,之所以不提,那是因为男人面子过不去,可不是忘记了。他才不会上赶着找揍呢。

    不过老二的身手真俊,真向往,拉着田嘉志:“改天咱们哥两再家摔,等我有你这身手了,咱们哥两打遍天下无敌手。”

    田嘉志心说叔把你送部队去那是在正确没有了,谁没事把这个当志向呀。打人不对,那是二流子做的事,谁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