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死扛
    ,!

    给田嘉志倒水洗脸,家里没有能换洗的棉衣服,田嘉志洗过之后,就围着被子在西屋炕上坐着,田野把脏衣服拿到院子里面扫尘土,然后进屋缝补丁。

    田嘉志围着被子,跟前是刚炒的瓜子,白薯干,还有花生。

    田野在边上拿着针线缝衣服,还要语重心长的劝导要走上非正常道路的少年:“打架那是最没脑子的做法,你看哈,从身体角度上来说,别人受不受伤不说,你自己肯定是伤了,其次从经济角度上说,你看棉衣服都坏了,打上补丁就不好看了,你还怎么跟田小武一块出去臭美。”

    田嘉志:“我从来就不臭美。”

    田野:“这也不是打架的理由呀。”成熟点成不成。

    田嘉志死活就是不说因为什么打架了。

    田野很是拿人没办法,就不知道这小子还是个宁脾气。硬骨头。

    最后也不劝了。爱啥样啥样吧,不过看着自家人吃亏受伤总是不舒服的,暗地里使劲的摔打田嘉志,这样出去的时候能少吃点亏。

    田嘉志心说我也不过就打了一次架,这都连着好几天了,田野都往死里收拾自己。

    幸好田野不知道他因为什么打架的,不然田嘉志心里肯定不痛快。

    田野就纳闷了,怎么田小武那小子最近也没来呀,不然他也能问问到底因为什么打架。

    好歹田嘉志到是跟田野说过,朱老大当兵的事,成不成,都不会跟他们家有关系的。

    田野心说这是事办成了。打架,送礼,出坏主意,这小子这是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呀?

    田野跟大侄子一块除了玩,什么都没有操心过,对于教育孩子一窍不通的,发愁。

    田嘉志心里琢磨着,田小武肯定是被田大队长两口子给关起来了,怕是因为打架的事情两口子恼了他了,不让儿子跟他接触了。

    二来怕小武脸上有伤,出去让人看出来打架了不好。

    大队这会还没什么活呢,田嘉志不在意脸上的伤,该出门出门,也不怕别人说嘴。

    跟在朱会计身边,只要有活就跟着跑,反倒是田野那边田嘉志说了,活不多,一家出一个人就成,大伙都添补点日子。

    所以田野最近都是在家里喂猪,喂鸡,收拾家务的。

    外面的闲话什么的,田野那是真的不知道,没人来她家串门子,这个季节也不是出门的时候呀。

    外面的闲话还是绕着田小武的多,都说小武不学好打架斗殴什么的,这话一听就是朱家传的,平时人家小武啥样,村里人都知道。

    而且这话虽然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不过询问道当事人的时候,人家都否认了,包括那群二流子都说了,打架是打架了,不过不是跟田小武,是他们自己闹着玩着。

    不但没把田小武给招出来,连田嘉志都给摘出来了,要说孙二癞子还是讲点义气的。

    当然了孙二癞子那也是怕呀,上次打架的时候就发现田嘉志打架手法老道,不是好招惹的,再想到收拾过自己的田野,这两口子都不是好招惹的。敢随便说吗。唯恐田野找上门呢。

    听到村里那些闲言碎语的时候,立刻组织兄弟第一时间出来辟谣了,恨不得把多嘴的人拉出来抽一顿。

    他对田野虽然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可那也是站在纯欣赏模样,身材上的。余下的啥心思都不敢有。

    话说朱家老二好命呀。当初田野要是说招亲,他也愿意,不要粮食都可以。

    可惜这么好的机会没自己的事。

    当然了谁都知道田野的亲事田大队长两口子做主,就是他真的有机会,这关也不过去。

    田野知道这事的时候,都过了好几天了。看着田嘉志的心情特别的纠结,打架竟然是因为她。

    这个不用核实的,想也知道田嘉志跟孙二癞子打架除了她没别的原因,两人在村里根本就不搭边,玩都不是一拨玩的。

    说起孙二癞子这人吧,田野却是挺膈应的,不过这人说话还是算话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自己那天给吓怕的,反正从那天的事情之后他们家门口就没有过二流子。

    田嘉志:“也不知道小武好了没有”

    田野才想起来,就说最近自家日子怎么过的这么舒坦呀,原来饶人的田小武没在。

    田野:“你去他家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田嘉志没好意思说,因为打架的事情,田大队长两口子怕是不大待见他,一脸的忧虑担忧:“影响小武挑兵咋办?”

    田野:“我这做了好吃的,不然你给小武送点去。”

    这算是给田嘉志找到台阶了吧,田嘉志难得还有扭捏的时候:“咱们家啥东西,队长家能没有呀。”

    田野还就不服气这个,要说做吃的,她虽然不是大厨,可在上岗村这地方,她还是能站住点与众不同的。

    让田嘉志给他拔花生,自己就开始点火刷锅,打鸡蛋清,往里撒白糖,没一会就把裹着一层白霜糖的花生沾给做好了。

    田嘉志吃的高兴,眉眼越发的舒展,连脸上那点淤青都划开了:“这东西好,我给小武送点去”然后不好意思的看着田野指着花生沾说道:“队长那边看到这个没事吧。”

    就这一句话,把田野给问愣了。

    啥意思,还是平时自己行事让田嘉志琢磨出来点什么了。

    田野镇定且含糊的说道:“早先的时候我爸给我做过。”

    又是自己无所不能的老丈人。田嘉志兜着花生沾就跑了。田嘉志那是认定了,田野说能拿出去就能拿出去。

    剩下田野在家里那个闹心呀,从头到尾的把认识田嘉志到现在的事情撸一遍,没哪让人看出来的地方呀,怎么田嘉志就知道自己防备田大队长呢。

    还有就是不想不知道,这么一想感觉自己好蠢,开始的时候自己可没想过今天呢。

    都不知道是别人把自己套路了,还是自己把自己个套路进去了。

    在想想小半年田嘉志的变化,这小子变化太快,激进型的。在发展下去,自己肯定是智商着急那块的。

    看着田嘉志还是挺喜欢吃的,田野就继续拔花生,好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因为田嘉志喜欢吃,自己就把时间浪费在拔花生上了。你说手贱不贱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